[盧諭緯] 2015年,把麥克風交棒吧!

2014.12.31 by
盧諭緯
一年不一定容易過去,不論好的、壞的,我們就要揮別2014了。對我來說,剛過去的2014年,是個精采的一年,跑了巴塞隆納、北京、矽谷、倫敦、芬...

一年不一定容易過去,不論好的、壞的,我們就要揮別2014了。對我來說,剛過去的2014年,是個精采的一年,跑了巴塞隆納、北京、矽谷、倫敦、芬蘭赫爾辛基,從新創企業到國際性大企業,可以感受到大家求心求變的強烈慾望,我們盤點了一下,至少有25個城市都在做類似的事情。台北也是。網路科技改變經濟版圖,全球都在瘋創業。「創業」、「給年輕人」機會,大概是出現最頻繁的兩個關鍵字。我們在1月號的雜誌裡,就整理了全球城市間的新競爭。

但我想談談的是年輕人。過去一年在台灣,從318學運起,整個世代的焦慮與衝突被挑起放大,很多人以為,這是台灣的狀況,其實這是全球共同面臨的問題,找不到好工作、買不起房子,紐約有、倫敦有、北京有、赫爾辛基也有,所以大家開始都關心創新與創業。但為什麼台灣情況好像特別嚴重?很大的關鍵在於心態,我們一直談世代衝突,卻沒有去討論如何世代合作。

今年兩度的芬蘭之行,讓我對世代合作有了體會。5月份,我跟同事翁書婷、林衍億第一次飛到北歐,印象中均富安樂的國家,正在經濟轉型中努力著,但採訪的年輕人,一如北歐明朗清亮的夏季氣候,心情是熱烈的,他們覺得,這是他們最好的機會。11月份,在寒冷且濕滑的冬季,我參加了歐陸屬一屬二的創業大會Slush,來自全球創業社群的熱情,溫暖了接近零度的天候。

Slush開場主題演講,由2014年7月新接任總理一職的斯圖布上台致辭,但令我驚訝的是,他才不過46歲,比我大不了5歲。我好奇地與芬蘭的官員聊,他們說,有6個主要黨派的芬蘭,雖然立場不同,但有個默契是,都讓大約40~50年輕一輩站上檯面說話,在斯圖布之前的總理卡泰寧,更是年輕,只有43歲,他們站在第一線,面對人民、面對國際,與其說是掌控大局,也許用練膽識可能更貼切,因為真正操盤運籌、穿梭協調的還是那些大家口中的政治老傢伙。芬蘭人覺得,這樣的作法,年輕一代被認識了、出頭了,但卻又能穩住局面。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勇於交棒年輕人,讓他們發聲,芬蘭正在努力改變自己,14000人的Slush大會,就是由一群年輕的大學生主導)

類似的狀況也出現在Slush大會的籌辦,大會第一天開場,與最後一天的閉募,都是由20出頭的大學生擔綱主角,在籌備期間,主要工作雖然由學生組織,然而,背後有像是Ravio的創辦人、Supercell的創辦人,這些創業有成的企業家,提供包括資金於資源的整合串連角色,重要的是,這些人不搶功,讓學生們出來說話。

芬蘭朋友告訴我,這樣可以讓年輕人有機會跟不同人接觸、溝通,幫助年輕人打開視野,也增加他們的自信,對社會來說,他們的出線,也能激勵其它人有為者亦若是的企圖心。有說話權,有意見領袖是重要的事。也許有人會批評這是造神,不過,當眾聲喧嘩之際,意見領袖的出現,仍有助於共識的形成與行動的號召。

這讓我想到,媒體總愛追逐張忠謀、郭台銘、施振榮,有沒有可能,從媒體到企業,對30歲年輕人也許不夠熟悉,但至少都大膽一點把麥克風交給企業內部40~50歲的中堅高級幹部吧!我接觸過的採訪對象,許多人都極有洞察力,也言之有物,但他們多半只能聊聊,不太能曝光。也許他們第一次生疏,但一定會成長,再鄉愿一點想,還有大老背後撐腰啊~柯文哲這次與年輕網路世代合作,打了一場漂亮的非典型科技選戰,就是個好例子。

放下某些執著,先把麥克風交棒,就是改變的契機,世代的合作與交接,才有可能發生。創新,才有機會。在迎新送舊的這天,大夢想創業很棒,小確幸生活也很好,不論你的新年願望是什麼,都祝福大家能夠有個美好的實踐。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