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介]《遠距工作,go!》:實現「浪漫」工作、美好人生的最佳指南

2015.01.04 by
Readmoo
固定上下班打卡?遜!彈性工時,酷!在這網路、數位、行動載具如此發達的年代,越來越多公司提倡彈性工時的遠距工作,《遠距工作,go!》作者福萊德...

固定上下班打卡?遜!彈性工時,酷!在這網路、數位、行動載具如此發達的年代,越來越多公司提倡彈性工時的遠距工作,《遠距工作,go!》作者福萊德、漢森(David Heinemeier Hansson)就說:如今遠距工作所需的技術已到位,需要升級的其實是人的腦袋!

記得前一陣子英國維珍集團執行長理察.布蘭森(Richard Branson)才剛宣佈員工享有無限期休假的權益,在不影響工作進度情形之下,想休多久就休多久,且薪水照領。Netflix 也自5年前開始實施隨時休假制度。許多國際級大公司包括:IBM、eBay、麥肯錫等,也早就開始讓部分勞工啟動遠距辦公的模式。

無論是彈性工時、遠距工作、無限期休假,其實真正希望實踐的是快樂工作、美好生活的願景。在這個工作與生活分不開的時代裡,太多因工時過長而導致過勞死的案例,甚至家庭無法兼顧造成婚姻破裂、親子關係緊張的困境,理察認為,選擇在哪個空間、時間工作,並不是工作有效率的重點,透過遠距工作反而能讓工作者擁有更深度思考與更佳創意。

理察的這番話不是沒有道理,想想在辦公室裡上班時間常被切碎成片段,一下接電話、一下處理同事的臨時需求、一下茶水間聊個八卦,很難專心完成有意義的工作。當然也有人會反對的提出,在家工作誘惑更多,例如開個冰箱、看個電視,甚至上網瀏覽與工作無關的網站。

重點不在工作地點或工時 而在企業文化

作者認為,這些情況在任何工作場域都可能發生,並不一定只在辦公室就不會發生。例如百貨零售賣場 JC Penny 就發現,其實有30%的員工在辦公室居然都在看 YouTube 影片。由此可知,不一定把員工都綁在辦公室,就表示他們努力認真工作。

作者更犀利的指出,無論是打卡進辦公室、或是遠距工作,其實都需要建立「信任感」。如果不信任自己的員工,只要沒在視線內就懷疑他們是不是在外偷懶,那麼充其量,公司主管就只是員工的保姆而已。理察認為,一個具有強烈企業文化與價值的公司就能凝聚員工。

那麼什麼是企業文化呢?一群同事到戶外打球?一整年成為笑柄的尾牙晚會表演?理察說,這只是一群人一起「找樂子」,並不是企業文化。他指出,「企業文化是組織內不言而喻或言明的價值,與行動準則。」也就是,每個人清楚企業與工作的目標,了解自己的定位,自然會趨動自我的使命感,而不會只是遵守公司教條而已。

當然,遠距工作並非是非此即彼的選擇,部分工作性質、與部分員工可以選擇這類型的工作模式,有些時候選擇進辦公室、或在他方工作,重點在於「彈性」才是最佳的優勢。

用「變裝」來進入工作模式

當然,遠距工作、彈性工時也不是毫無缺點的工作制度,例如工作者自身需要守紀律、有執行力與自我約束力強,否則可能造工作效率不彰,甚至一天24小時都處在工作模式,而無法真正休息。因此,作者也說,這種看似自由的工作,其實陷阱還不少。理察就拿 George Orwell 在《1984》小說中所說的:「自由是一種奴役」,一語道破,若沒有妥善分配工作與生活,反而容易陷入被工作枷鎖完全禁錮的局面。

因此,書中就建議可以區分電腦用途、穿著來讓自己轉換心情,例如 37signals 有位員工就用拖鞋來區分他的工作模式與居家模式。有人是用筆電與平板電腦來區分,何時是工作、何時是娛樂休閒。另外,把一天時段區分出何時處理文件、視訊會議、電子郵件等,建立好工作習慣,持之以恆讓自己「變裝」就能夠自動進入狀態。

日本近年來也流行起「游牧工作」的型式,日本一位編輯米田智彥就身體實踐游牧工作者的生活。他在2011年展開拋下固定工作、固定居住地點,以游牧方式工作一年的生活實驗。米田智彥認為,重點不在於工作地點,而是來自於「產生連結」,與工作、生活、甚至共事的夥伴產生連結,這些連結在現代靠著各種科技(如e-mail、線上聊天室、視訊、即時通訊軟體、協同工作平台等)都可以完成。

因此,理察認為,遠距工作也未必一定是種固定的型式,它更強調的是一種「分散型團隊」的精神,尤其遇到各種天災突發狀況時,遠距工作恰巧能發揮各種功效,繼續「無縫」的服務客戶。

理察在《遠距工作,go!》這本書也給了我們一個新的想法:人生未必一定要劃分出拼命工作與退休養老的界限,尤其在競爭激烈、經濟需求強烈的年代之中,工作與退休混合,如何在這中間取得平衡過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彈性」可能是一種趨勢。就像作者點出,工作本身若能帶來的樂趣,讓人有成就感,多數的人都是想要工作的。

(作者Jasmine,曾擔任科技媒體記者,現為Readmoo特約作者。)

《遠距工作,go!》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