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新生] 綠黨從草根走進人群

2015.01.22 by
莫小莉
2014年終台灣被翻轉了無數次,次次驚心動魄。從3月學運、4月反核,一直累積到年底的九合一選舉,引發青年參政風潮,一時間清新參選成為主流。事...

2014年終台灣被翻轉了無數次,次次驚心動魄。從3月學運、4月反核,一直累積到年底的九合一選舉,引發青年參政風潮,一時間清新參選成為主流。事實上,所謂的清新參政、青年問政,綠黨早已坎坷經營多年。

台灣綠黨在1996年由環保運動先鋒高成淵成立,在年輕志工紛紛出國求學時,綠黨沉寂了數年,直到2006年在美國學成歸國的彭渰雯、溫炳源召集下,綠黨重新活躍於台灣的社運圈。

儘管綠黨在歐洲是強勢政黨,在台灣卻一直受限於過高的參政門檻,一直無法壯大,更無法透過參政,實現社會改革之夢。台灣在社會改革的路上,大量倚重社運團體,但是社會運動最終的決戰場都不在街頭,而是立法院的法案攻防,以及地方議會的預算審議。社運團體必須依靠特定的立法委員、議員,長此以往很容易成為政黨附庸,缺少自主性。

綠黨用直接參政改變這一切。召集人李根政說:「上層結構不改變,地方就永遠要抗爭。況且依靠他黨委員,像是從天花板放一個繩索下來,繩索不知何時會來、何時鬆掉。綠黨把人送進國會,則是在天花板打一個洞,讓陽光流洩進國會。」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長期關注環保議題的李根政,接手綠黨共同召集人的工作後,積極進行組織改造與跨社團連結,帶領綠黨挑戰更多公職選舉。圖片來源:林衍億攝)

在台灣想要投入公職選舉,遠比想像中艱難。歐洲許多國家實施「公費選舉」、「低門檻政黨補助票」,讓許多有理念的人可以從政。台灣一場議員選舉動輒數百到上千萬的經費,一般人根本無法負擔,更值得探究的是:一個議員年薪不過500萬,還要聘請助理。當他投入上千萬競選經費後,他要從哪裡賺回這麼多錢?

導入新技術改造

16年來,只要有選舉,綠黨就推出候選人,除了第一年選上一位國代之外,沒有選上任何一席。網路的崛起,加上2014年的翻轉,讓綠黨終於可以打破宣傳限制,利用Facebook「每個人都是一個新聞站」的特性進行宣傳。終於在成立15年後,再度把兩位議員送進議場。

綠黨這次的突破不是憑空而降,相反的卻是經過品牌改造,加上新技術導入、新風氣吹起,才能夠突圍。

2013年,李根政擔任綠黨召集人,他首先著手進行體質改造。他接手時,綠黨只有1名專職工作人員,他除了擴充成5個專職人員,積極把綠黨氣氛打造得更溫暖、正向,並加強與其他公民團體的連結。

前不久綠黨搬家,跟民主陣線聯盟、地球公民基金會在同一棟大樓,不只合作方便,缺鹽缺油,探個頭就可以借到。中執委吳銘端開玩笑地說:「我現在都捨不得回家,因為在辦公室很快樂。」李根政也非常積極地拜會更多公民團體,他深知綠黨要壯大,必須與其他團體有更深刻的連結。

穩固內部、串連外部的同時,綠黨進行了更大的「產品改造」──改變候選人的提名方式。以往綠黨想要找人參選,總是要苦苦相求,才能求到一個候選人。「台灣人對政治的印象非常負面,參選更得把自己完全攤在陽光下被檢視,投入許多金錢、時間,甚至犧牲工作。選上還好,有錢有人;萬一落選,人財兩失。中年人有點社會經驗了,不會願意放下工作,更不願把一切都攤給別人看。」李根政說。

為了徹底改變過去幾年的競選策略,2014年九合一選舉時,綠黨明確地將自己定位為「參政平台」,只要想投入政黨選舉,又符合綠黨的條件,綠黨就以黨的力量來協助。

綠黨新的提名規則很像過五關,也像集點遊戲,必須集滿社群與在地的支持,然後簽署同意書,才能夠成為綠黨參選的代表。社群的部分,必須有5個公民團體的連署或代表人的推薦。候選人還要證明自己有在地鄉親的支持,得到當地1%居民的推薦。

結合社群力

當兩樣連署都得到後,就得跟綠黨簽訂政治代理人公約。李根政強調:「不要相信無黨無派的候選人,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他的背後是誰支持的。政黨則會約束候選人,綠黨規範候選人必須保證選後會落實政策,比如財務公開透明、定期上傳問政報告。更重要的是,助理的聘用必須與黨中央討論,如此才能關注到問政的細節,同時培養新的接班人。」

2014年綠黨提名了10個候選人,從台北、基隆、桃園、新竹、高雄一直到澎湖,都有候選人參選。議題則從環保、性別、原住民、民主推動等都有,除了符合綠黨本來的六大核心訴求,還增加很多候選人本身的特質與特色,百花齊開,好不熱鬧。

往年綠黨打選戰最辛苦的地方,就是要一直重複喊:「綠黨不是民進黨。」喊了16年,終於社會大眾漸漸了解綠黨不等於民進黨。2014年綠黨更跳脫綠色的緊箍咒,用鮮豔的橘黃色當代表色,喊出明亮的「挺好的政黨」,來建立新的「品牌形象」。更舉辦「綠黨民主戰鬥營」,透過「全員選舉中」的活動,培訓年輕志工。甚至有應援團的巴士,載著應援團志工全省助選。

長期投入環保運動的李根政,面對這些活潑的點子,也忍不住笑了:「現在的抗爭不那麼苦了,甚至有點潮,還結合小確幸,有種苦中作樂的味道。4月28日的反核遊行,方仰寧用水車驅趕反核人士時,有些人大喊『方仰寧選總統』,現場很多人都笑了,氣氛緩解不少。」

經過一整年的「品牌改造」之路,綠黨終於把兩位候選人送進議會,分別是桃園中壢選區的王浩宇,以及新竹縣第八選區的周江杰。26歲的王浩宇經營網路社群「我是中壢人」4年,從幫忙找走失的小狗到抓肇事逃逸者,簡直是24萬人的里民辦公室;周江杰則是在政黨輪替後,仍然看不到希望,乾脆自己跳進來追求民主,靠著長久以來被忽略的新住民議題脫穎而出。

儘管遺憾有很多優秀候選人無法當選,但這已經是台灣綠黨最好的成績了。李根政強調:「綠黨不追求政治明星,綠黨要的是從草根來、願意扎根的候選人。」

台灣的民主樣態越來越活潑,「市場」上的選擇也越來越多,除了老態龍鍾的國民黨與民進黨之外,「第三勢力」也越來越龐大。公民組合挾著太陽花運動崛起,綠黨則脫胎換骨,彷如新生品牌,精神奕奕。因為有這些小黨,2016年的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將燦爛多元,充滿趣味。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綠黨老人帶新人,環保老將帶著滿腔熱血的年輕小將到處拜票。圖片來源:綠黨提供)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數位時代》第248期)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