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創業現場一]非常不德國:Berlin is poor,but sexy!

2015.05.01 by
翁書婷
「這是,柏林的掙脫術。歷史的繩索曾經牢牢套住這城市,但柏林的反叛精神沒有被摧毀,城市從廢墟裡重生,推倒了切割人民的冰冷圍牆,逃脫過往的陰霾,...

「這是,柏林的掙脫術。歷史的繩索曾經牢牢套住這城市,但柏林的反叛精神沒有被摧毀,城市從廢墟裡重生,推倒了切割人民的冰冷圍牆,逃脫過往的陰霾,這是全新的柏林。」這是《叛逆柏林》作者陳思宏對於柏林的感觸。

「柏林是個兼容並蓄的城市。來自世界各地的創業家,不認為身在異鄉,而是一個新世界,他們一不小心就駐足在此,成為Berliner(柏林人)。」對我而言。

圖說明
(圖說:柏林的辦公室租金價格僅是倫敦的20%,這是柏林的最大優勢。攝影:翁書婷)

巧遇中東戰火創業家

「地址:Saarbrücker Straße 24。」柏林知名創客空間Fab Lab藏身在Mitte區一座啤酒廠二樓,在這裡我遇見了27歲,棕色頭髮的艾哈邁德 (Ahmad)。他神情害羞,小聲地跟我說「嗨!」,而不是德國人爽朗大聲的「哈嚕(Hallo)」。

「歡迎來到Fab Lab Berlin!..我要把柏林學到的創客文化帶回去敘利亞,造福我的家鄉。」艾哈邁德說。原來他來自敘利亞(Syria),這個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就戰火不斷,死傷數破20萬,200萬人無家可歸的憂傷國度。他才剛到柏林一個月,大學念電腦科學,是個創業家,參加Startup Weekend活動後,開了敘利亞第一家創客空間T3DMaker,販售3D Printer外銷到伊拉克與約旦,但因戰爭送貨不便公司停擺,在Startup Weekend主辦單位幫助下來到柏林。

圖說明
(圖說:來自敘利亞(Syria)的創業家艾哈邁德 (Ahmad)。圖片來源:Ahmad。)

「柏林物價比較便宜,倫敦太昂貴了!而且我要在柏林工業大學(Technische Universität Berlin)繼續我的碩士學業,這學校在機器人與自動化方面都是世界頂尖。」艾哈邁德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好亮。從他的眼睛中,我沒看到戰火的憂傷,只看到無限希望。

兩天後,在柏林著名加速器Axel Springer Plug and Play週二團隊Demo時間,我又遇到一個堅毅明亮眼睛。他是阿敏(Mostafa Amin)來自埃及,是獨立媒體EGYPTIAN STREETS的共同創辦人。「我們拿到歐洲最大媒體集團 Axel Springer 的資金,此外,Axel Springer還幫我們和BBC與CNN等國際媒體撮合合作機會。」阿敏感激地說。

圖說明
(圖說:EGYPTIAN STREETS共同創辦人Mostafa Amin。圖片來源:Axel Springer Plug and Play。)

艾哈邁德與阿敏,只是每年數百名湧進柏林,尋找機會的創業家縮影。除了中東創業者,從柏林中央車站坐上火車,八小時內就可抵達波蘭首都「華沙」,柏林湧入大量波蘭與愛沙尼亞等東歐創業者。甚至[猶太以色列創業家也原諒納粹大屠殺歷史來到柏林創業]。

柏林魅力不言可喻。

為什麼這些人來到柏林,不去英國倫敦呢?「Berlin is cheap」,從政府官員、創投與創業家,全都毫不遲疑地說出這個答案。

Berlin ist arm,aber sexy(柏林很窮,但很性感)

「Berlin ist arm, aber sexy(柏林很窮,但很性感)。」2003年,柏林市長Klaus Wowereit 為了幫貧困的柏林招商說出這名言。「柏林破產了..柏林一個城市的負債金額(新台幣1,200億元),竟相當於摩洛哥一個國家的GDP水準,人口流失三分之一,更慘的是,柏林竟然是全歐洲44個國家中,唯一比國內其他城市還要窮困的首都...柏林愛樂的預算凍結,市府廣場上的噴水池也被迫關上,柏林市長下台。」《商業周刊》如此形容2001年的柏林。

柏林統計局則指出,1996年到2004柏林GDP成長率大多在-1%至-2%徘徊,比起同期整個德國約1%至2%的成績,非常遜色。但窮困的柏林卻成為卡巴萊(Cabaret)歌舞表演、達達派藝術和爵士樂的集中地,讓柏林有著豐沛文化底藴。「窮留學生、藝術家、無政府主義者、素食有機人…來這個髒髒舊舊卻什麼都有的城市拾荒...這些拾荒客,就是柏林之所以會成為性感柏林的原因。」《ÜBerliner 柏林人誌》寫道。

在柏林圍牆倒塌後25年的今天,柏林經濟復蘇,GDP超越德國平均值。柏林不再貧窮,但和歐洲創業之都倫敦相比還是便宜。「柏林的辦公室租金價格僅是倫敦的20%,這是柏林的最大優勢。」Berlin Partner Coordinator Berlin Startup Unit官員Carl-Philipp Wackernagel說。

根據全球物價數據庫Nunbeo,柏林的消費物價(Comsumer Price)比倫敦便宜33.19%、房屋租金更比倫敦便宜68.82%、員工薪資(Average Monthly Disposable Salary)便宜38.24%。

圖說明
(圖說:柏林經濟復蘇,GDP超越德國平均值,柏林不再貧窮。攝影:翁書婷)

柏林除了物價便宜,還坐擁歐洲第一大,全球第四大經濟體德國。有八千萬人口,占歐盟16%,國內生產總值更佔歐洲21%。「光是德國市場本身就很驚人,我們還可以從德國出發拓展整個歐洲。」從美國到柏林創業的汽車共享服務MatchRider共同創辦人Katina Schneider 說。

這樣的環境成為創業豐沛土壤,碰撞創新火花。「每20個小時,就有一個科技為背景的新創公司誕生在柏林。目前已經有超過2500家科技新創聚集在此。世界最大音樂分享平台SoundCloud公司就從自瑞典來到柏林。」《衛報》這麼形容。

新創非常不德國

「柏林是個非常不德國的地方。」許良翰說。Guten Morgan(早安)、Danke schön(非常謝謝你),走在德國,不管是S-Bahn或U-Bahn等地鐵、Französische Straße等街道名亦或是書報攤以德文書報為主流,日常溝通亦為德語。但一走進加速器或孵化器,英語重要性超越德語。

圖說明
(圖說:德國地鐵U-Bahn Französische Straße站。攝影:翁書婷)

「柏林是一個對外國人非常友善的城市,在德國創業只會英語不會德語也可自在生活。」Axel Springer Plug and Play加速器執行長Jörg Rheinboldt說。裡頭的團隊,以英語Demo,創辦人就算英語不流利,有濃濃德式口音、忘記單字不斷停頓,也是要講英語。「我們在選擇團隊時,英語能力也是重要考量」歐洲最大加加速器StartupBootcamps營運長Leon Kirchhoff堅定地說。

走進全球前三大食品外送服務公司Delivery Hero發言人Bodo von Braunmühl特別強調「公司以英語為主要語言,員工有55%來自德國之外的國家,」。德國大企業德國電信旗下加速器hub:Raum也很「不德國」,除了投資孵化德國團隊,也投資波蘭與以色列公司。「我們需要更國際化更多元化的案源。」執行長Peter Borchers告訴我。

德國在2012年推出「藍卡政策」,允許曾經或正在德國留學的畢業生、出現人才荒的特定領域人才,僅需提供高等學校畢業證明和保證至少獲得47600歐元年薪(2014年)(稀少的職業至少37128歐元即可(2014年))可提前獲得永久居留權。而曾經誕生出10位諾貝爾獎得主的知名大學柏林工業大學(TU-Berlin)有20%的學生來自於國外,使該校相比德國其他大學更具國際化色彩。

柏林是個虛懷的城市。讓來自世界各地的創業家,不認為身在異鄉,而是一個新世界,他們一不小心就駐足在此,成為Berliner(柏林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