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榮] 智慧手錶能開啟穿戴式裝置的未來嗎?

2015.07.06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曹家榮] 智慧手錶能開啟穿戴式裝置的未來嗎?
隨著Apple Watch於年初正式發表,智慧手錶越來越成為穿戴式裝置未來發展注目的焦點。就像iPhone當年問世時一樣,今天也有不少人期盼...

隨著Apple Watch於年初正式發表,智慧手錶越來越成為穿戴式裝置未來發展注目的焦點。就像iPhone當年問世時一樣,今天也有不少人期盼、甚至相信 Apple Watch將掀起一場革命,重新定義連結與互動的方式。

圖說:WWDC2015 Apple 發表 WatchOS 2 的介面,數位時代翻拍
(圖說:WWDC2015 Apple 發表 WatchOS 2 的介面,數位時代翻拍)

然而,也有不少人並不看好Apple Watch或是其他陣營智慧手錶的未來。總地來說,這些看衰的觀點所持的理由主要有兩個:第一,太醜。穿戴式裝置有一個與過去各種資訊科技很不同的特點,它通常構成人們日常生活「門面」的一部分。雖然諸如筆記型電腦、平板電腦或甚至手機,也都可能是人們隨身攜帶的東西。但這些裝置都可以收納在包包或口袋中,只有在需要時才拿出來使用,因此不必然構成個人門面的一部分。

圖說:2015/06/26 台灣蘋果網站與經銷門市同步開賣 Apple Watch 時的蘋果網站封面,數位時代翻拍
(圖說:2015/06/26 台灣蘋果網站與經銷門市同步開賣 Apple Watch 時的蘋果網站封面,數位時代翻拍)

個人門面之所以的原因重要在於,一方面,它往往是人們表達自我形象的重要方式。例如,身為一位專業的工程師,(帶把板手在身上也是很合理的,)應該不會想穿著夏威夷襯衫與海灘褲去見客戶。同樣地,你應該也沒看過哪個女明星在紅毯上穿著運動鞋吧!而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這個消費、時尚已成為大眾文化的時代,智慧手錶這種(過去)被想像成功能性強烈卻缺乏設計美感的東西,恐怕一點也不「潮」。即便是手機這個尚無法稱上是「穿戴式」的裝置,其外型設計都已成為時下年輕人消費選購的重要考量之一。你說消費者有可能不在意每天戴在手上的那個東西好不好看嗎?

不過,我認為這個論點已經可以丟掉了。不僅是Apple Watch,先前推出的幾款Android智慧手錶,如Moto 360、ASUS ZenWatch等在設計上,雖然仍偏向陽剛氣質,但已在外型設計上考量了美感的元素。雖然還不一定是能展現個人特色的飾品,但總也已不會讓人僅聯想到呆板、無趣的工程師形象。

圖說:ASUS 2014年9月 發佈的 ZenWatch 廣告,數位時代翻攝
(圖說:ASUS 2014年9月 發佈的 ZenWatch 廣告,數位時代翻攝)

至於第二個看衰智慧手錶的原因則是:功能太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如果我們拿Apple Watch的功能來當例子。從Apple Store的網頁上可以看到它的三大功能:計時、傳訊、活動記錄。(什麼!沒有Star Trek裡的量子傳輸功能!?)看起來,確實除了能夠提供一些日常活動的監控記錄之外,Apple Watch並沒有引入更多東西。甚至,目前各家的智慧手錶都還必須搭配著手機才能運作。這自然不免讓人懷疑,若不是愛,有人會花大把鈔票去買這僅僅看來新奇的東西?

然而,我認為,僅從「功能雞肋」這個角度便論斷智慧手錶難當大任,可能也言之過早。在這裡,我想要提供另一種觀點。如果我們把視野放得更廣一點來看,便會發現其實智慧手錶處於一個很微妙的歷史位置上。

還記得霹靂遊俠李麥克那只可以叫夥計來的錶嗎?美國還真的有社群嘗試著複刻了,數位時代翻攝
(圖說:還記得霹靂遊俠李麥克那只可以叫夥計來的錶嗎?美國還真的有社群嘗試著複刻了,數位時代翻攝)

Nokia早期有一句很知名的廣告詞,「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雖然深究起來,這句話不盡正確,但卻精準地反映出一個現象:人們總是想要藉由科技看得更遠、知道得更多。眼睛看不到的,人就發明望遠鏡、顯微鏡來看;耳朵聽不到的,人就發明無線電、電話來傳遞。一方面,這顯示了,「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可以解讀為,人們想要增強自身的感官能力,於是發明了各種科技物。另一方面,這裡所謂的「人性」可以被理解成一種「透明」的慾望。也就是想要超越一切阻礙去看、去聽、去認識的渴望。

手機就是我們這個時代中最典型地實現了這個「透明」慾望的科技產物。有了手機以後,人們可以隨時隨地與他人聯繫

這個今天看起來稀鬆平常的事實,在短短的二、三十年前根本是天方夜譚。以台灣社會來說,大概要到民國90年前後,手機才算是真正開始普及。隨時隨地可以與他人聯繫,這意味著有了手機的人,幾乎可以不再受限於時間與空間的因素,實現與他人連結的渴望。

因此,我們也可以說,在手機這個科技產物上所實現的「透明」慾望,其實也就是「想要與他人連結」。在這個城市高樓越蓋越大,街上的人們越來越疏離的時代中,正因為讓我們能夠隨時隨地不受阻礙地與他人連結,手機才成了今天人們日常生活中無法缺少的一部分。如果我們再往回頭看的話,會發現網際網路也有類似的特質:它讓人們在虛擬世界中自由地探索與連結

然而,從這個角度來看,僅僅多了自我活動監控記錄功能的智慧手錶,似乎並沒有更進一步實現人們「透明」的慾望,因此好像也沒有逃脫成為雞肋的命運?那又如何能說它站在微妙的歷史位置上?要弄清楚這一點,我們就得理解「穿戴式」裝置更深層的意義。

在前面,我說「科技始終來自人性」可以解讀為,人們想要增強自身的感官能力。更清楚地說,人們不僅想要透過科技物增強感官能力,更想要毫無累贅地、更自然地達到這個目的。因此,我們摘下了眼鏡,換上了隱形眼鏡;我們不僅有了越來越大的電視螢幕,還有了3D立體、無邊框的效果。而反過來說,虛擬實境的科技之所以一直無法走出實驗室,就在於那笨重又看來愚蠢的頭戴式螢幕很難令人滿意。

你確定你要戴這樣出門?MWC 2015就是這樣告訴你的啊,盧諭緯攝影
(你確定你要戴這樣出門?MWC 2015就是這樣告訴你的啊,盧諭緯攝影)

換言之,智慧手錶確實不像網際網路、手機那樣可以滿足使用者透明、連結的慾望。但是,作為一種穿戴式裝置,它卻有潛力讓我們更自然地實現這個願望。怎麼說呢?我們都知道手機在今天已經算是最輕便的「可攜式」行動裝置。在芬蘭人的語言中,甚至手機(kännykkä)的意思就是「手的延伸」。然而我們也都知道,實際上在日常生活中,手機的使用有時還是會有點累贅。例如,如果我今天的衣服剛好沒有口袋,(又不想像大叔一樣把手機掛在腰間,)就得背個包包裝手機。但放在包包裡,又經常會擔心漏掉訊息或電話。這時候,如果你有一支Apple Watch的話,煩惱就解決了。透過實體的感知,Apple Watch會在收到訊息時「拍拍你」、提醒你。

所以,穿戴式裝置不只是個人門面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它可以融入我們日常生活一舉一動之中,甚至成為我們身體的一部分。然後,透過穿戴式裝置的連接,我們可以更自然地使用其他的資訊科技。例如,我們不再需要分散注意力去確認手機有沒有來電或訊息,透過智慧手錶的實體感知,我們可以很自然地知道何時該拿起手機。

關於這種「自然而然」,我想到的是電影《雲端情人》(中擁有迷人聲線的Scarlett Johansson)。在這部科幻愛情電影當中,有一個不起眼卻無比重要的科技物。那一顆體積小到可以完全放進耳道中不被看見,又能讓男主角毫無累贅且自然地與人工智慧系統Samantha連結的耳機。這樣的耳機,(而不是我們現在有的那種又大又醜的藍芽耳機,)是穿戴式裝置的極致表現之一。它沒有所謂的「多功能」,男主角想要看圖片時還是得從口袋中掏出一塊小平板,但是它就像成了身體的一部分,讓男主角能自然而然地「使用」人工智慧系統。

(編按:還沒看過的可能可以先在這裡預習)

因此,我相信Apple Watch,或是其他的智慧手錶,有可能掀起一波新的革命浪潮。但我不認為會是取代手機地位的那種。原因不是智慧手錶如今所顯示的功能不足問題。而是根本上,我認為智慧手錶作為穿戴式裝置,在下一波資訊科技的發展中扮演的將是全然不同的角色。它也許不會再帶來五光十色、絢爛奪目的內容,但卻可能會是人與資訊科技結合的第一步

然而,倘若智慧手錶的發展過度憂慮於「功能」,進而想方設法地在上面做文章。這裡多加一顆千萬畫素自拍鏡頭,那裡再盡可能地加大手錶螢幕尺寸,或甚至想讓它能夠播放出高音質的音樂。簡言之,想讓它在不久的將來「取代」手機,或是變成另一種多媒體影音裝置。這便走歪了路,也註定讓其終將在資訊科技發展的浪潮中被遺忘。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