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6:所有事都有合理性,不是某個人或行業可以攔住的

2015.08.07 by
盧諭緯
許文貞
如果未來有人想要撰寫關於台灣網路的時代故事,詹宏志絕對會是最吃重的角色。40歲才投入創業,經歷過《明日報》4億台幣的大失敗,但也推動包...

如果未來有人想要撰寫關於台灣網路的時代故事,詹宏志絕對會是最吃重的角色。40歲才投入創業,經歷過《明日報》4億台幣的大失敗,但也推動包括PChome Online網路家庭、商店街兩大網站,順利IPO的大成功,近幾年更是以一夫當關之姿,不計毀譽的與政府單位正面爭論政策的合理性。他相信,進步原動能,來自破壞恆常穩定,他期待,現在年輕人能夠比他當年更有勇氣,站出來擔起時代的責任。關於網路20年、關於人生、關於台灣社會,6個主題,6個觀察,以下是詹宏志對於未來產業趨勢的觀察:

台灣是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小市場,大部分只在台灣成功的網路服務,規模不會太大。台灣的互聯網接下來幾年,除了第三方支付,就網路服務的部分,KKBOX會有規模,它有機會變成一個地區性的一個指標,所以我就期待某幾個領域是有可能會大的

圖說明

像電子商務是有能力變大的,因為市場規模是大的。如果我用台灣零售業來想,新光三越將近800億,統一超商大約 1700億,加上代收的錢5000多億,代收這些行業就是只在台灣,看起來都不小。

從這個角度看,電子商務繼續往下走下去,如果做的夠大,就是會有新光三越的那個規模,而且有可能更大。這個規格會改變大部分的人對網路的認知,所以我期待電子商務還要有更突破性的行為跟人物出現。

第二個是網路金融。網路金融也會有這個規模,因為它涉及到社會裡所有的人。支付規模可以有多大?我剛講說台灣全部支付行為是7兆,如果電子支付要佔這當中30%,那就是2兆了,這個服務的規模是非常大的。

如果說再涉及到貸款,或是通郵、支付所形成的理財行為,這些市場都是大的。網路金融項目很多,包括我們今天看的群眾募資,台灣就只有捐贈及回饋兩種模式,crowd funding現在台灣只有donation based跟reward based兩種東西,如果我再把借貸、股權模式放進去,這個規模在台灣是可以達到幾百億美金的。這些行業變得夠大,因為他們有好的模組架構,有機會能創造出一個好的比較豐富的生態,其他的服務型的、小型的網路服務,也能夠吸引到足夠的人才。

我7年前開始跟金管會吵架的時候,金管會覺得,當時的主要論點是台灣不需要電子支付喔,因為我們的支付工具已經充分而完備了。現在回頭看,他有對嗎?如果他們以為這是我的力量,那就搞錯了,只是因為我的位置比他好,因為我站在比較對的那個地方。如果社會上開始吵雜,但有足夠的討論,就能夠產生概念,他就沒辦法,就會走到另外一個地方。

何況我看不出來這件事對傳統金融業是壞消息,壞消息是一個誤解。現在的網路,其實是釋放了全新的金融行為的能量出來,銀行可以比過去重要很多,因為過去消費者跟銀行的關係,僅限於幾個部分,未來是你原本不會用到銀行的,都會用到銀行。

以前如果需要貸款三萬塊買張機票去旅行,回來之後,用兩三個月薪水就還掉了,這樣的貸款者,過去要不用信用卡,要不你過去用銀行卡,不然就沒有錢可以貸款。可是信用卡的利息可能是22%。現在用P2P,會降低到15%,差了7%,可是出借者的利息,可能從原來只有2%會變成7%。一個從22%變成15%,一個從2%變成7%,這個借錢的人得到更高的報酬,向別人借的人得到更低的代價。這個都是網路所創造出來的新能量。

這個基礎架構會因為這些應用變得愈來愈有用、愈來愈重要。銀行界現在因為不了解,所以充滿了害怕,所有的事都先攔先阻擋再說,但其實只可能讓事情延後,但不會使這個事情不發生。台灣基礎架構都在了,在是觀念跟法律沒有開,打開了之後,因為台灣你要寫這樣的系統,要測試這樣的服務,加上社會要接受這樣的服務,我認為每個都很快的。

圖說明
(圖說:網路家庭旗下拍付國際與中國信託銀行和7-ELEVEN合作推出「掃碼付款」串起網路應用和實體消費的橋樑。)

我當時批評申請銀行牌照要準備金,並不是對我是障礙,我覺得訂一個規則這麼嚴格,這對年輕人來說不公平。如果在加州,設一個支付機構,資本額的最小金額是2萬5千美金,75萬台幣。如果到歐盟,設任何一個支付機構,最低資本額的要求是20萬歐元,大約是700萬台幣。全世界原來定的規則最嚴苛的是中國大陸,如果要做支付機構,要求3000萬人民幣,1億5千萬台幣。

台灣是一個經濟規模比大陸小那麼多的地方,訂出來是5億的資本額,就比例來看,就不合理啊!不是這個社會沒辦法做,是年輕人沒辦法做。但我不是年輕人,所以我要為這個社會發聲啊。

你設了這些限制,大家要去因應這些東西,可是這使得你所有的資本變得沒有效率。真的要管住這個事,就是待收的錢全部都要信託起來,這個事就夠了。可是做完這個事,你又不放心,又覺得欸這個資本額要夠大,然後這個資本額用到一半,如果虧損超過一半就可以要求你補足,然後你要提準備率,然後最後還要提撥一個比例出來做清場基金。

做了之後我們再回頭來看,這些管理的點都是錯的,講資本額、清場基金、準備率,通通都是一個錯誤的概念,因為那都不是關鍵的管理點。只有那個全額信託戶履約保證,這個事是對的。這是管理者不知道什麼是關鍵的管理關鍵,不知道那個是該管理的地方,只好每一層都管理,所做出來的那種沒有信心的多重保險。我這樣說,跟其他人說的不一樣,不過再過一陣子,這件事會變得更明朗啊,你會知道關鍵不再那裡!是不是要這樣做,這個事是可討論的。

假如今天有一個獨立的個人跑出來跟金管會吵架,像我這樣的例子,不是我有什麼力量對不對?是吵下去的結果,整個社會開始討論到底這個對那個對,講到後來,就會有一個邏輯在那裏,很多其他社會經驗就可以做驗證。

所有的東西,他有他的邏輯跟道理,並不是說話大聲的人,就會得到那個結果,如果那個邏輯是不對的,一直討論下去,最後有一個長期的合理性在裡面,所以我覺得不是某個人,或者這些行業能夠攔住任何東西。(本系列完)

系列推薦: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1:我的創業、還有亞馬遜的啟發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2:台灣市場一點也不小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3:曾經,台灣是全世界理解網路最高度的一個社會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4:年輕創業的美好,就在於所有想法都是最純真的直覺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5:當我40歲的時候,應該更勇敢站出來

圖說明
(《數位時代》2015年8月號文章精選,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來信洽詢:web@bnext.com.tw)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ACTIVITYID:356@@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