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GHOSTA創辦人:一個好的ODM,就是硬體新創最棒的加速器

2015.08.08 by
蘇宇庭
「台灣的ODM(原始設計製造商)就是我們的加速器。」曾是Kronosight投資人之一,現在也是GHOSTA創辦人的Fenix Hsu如此說...

台灣的ODM(原始設計製造商)就是我們的加速器。」曾是Kronosight投資人之一,現在也是GHOSTA創辦人的Fenix Hsu如此說到。當網路創業熱潮延燒全球,硬體利潤愈來愈低時,Fenix卻選擇擔綱連續推動兩家純正台灣血統硬體新創的幕後黑手,原因沒有別的,他認為,「我們應該要學著如何利用上一輩的硬體製造能量,做出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新創題目!」一句話,看出他不但沒有像外界對台灣硬體代工產業遲暮將近的憂心忡忡,只有雄心萬丈。

堅持「台灣設計、台灣製造」的價值

你可能對Kronosight這個名字較為陌生,但若提起這間公司推出的產品「Sentri」——在24小時內於Kickstsrter上募資10萬美元的智慧家庭中樞控制器,相信你馬上就能想起這間去年曾在台灣新創圈引起討論熱潮的新創公司。

「台灣如果想要做純軟體,會落後美國太多,做O2O會被中國的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殲滅,台灣的希望應該是製造能量,是IoT!我想,不如就來做IoT服務的硬體吧?」Fenix認為,利用台灣既有的硬體製造生態圈優勢,抓住新時代的潮流,是台灣在地新創業者的致勝之道。

Fenix Hsu
(GHOSTA創辦人Fenix Hsu。圖片來源:Fenix Hsu提供。)

聊起Sentri締造的佳話,Fenix很謙虛,直說「我不是給Sentri東西的人,反而是Sentri這個產品教會我如何跟台灣的供應鏈打交道。」協助Sentri產品成形的經歷,讓他發現台灣製造能量的美好,也深知許多創新、獨特的硬體產品,只有台灣硬體供應鏈才能做得到,讓他更加相信「台灣設計、台灣製造」的價值,他也將這樣的信念,帶到近來頗受矚目的新創公司「GHOSTA」。(延伸閱讀:[RISE香港] 勇闖RISE,台灣新創發光(下):GHOSTA、手機醫生

觀察深圳與台灣:設計能力立判高下

當許多人在擔憂台灣的硬體製造優勢,就即將要被低成本、為數眾多、生命力又頑強的深圳代工生態圈所取代時,Fenix可不這麼認為。

「深圳?他們很會做白牌手機,也很會做模組化拼在一起的東西,但當你真的要做一個獨特、絕無僅有的硬體設計時,只有台灣的代工廠能幫你實現。」Fenix強調,台灣的「Design for Manufacture」能力是世界級的,深圳也許在製造方面能夠以速度和成本追趕上台灣,在硬體設計方面,或許台灣也比不上美國,但能在設計與製造間兼顧成本與品質的供應鏈,最好的地方就是在台灣。

說白一點,深圳的硬體代工大多還停留在「OEM(原始設備製造商)」的階段,不若台灣的供應鏈是設計、代工兼具的「ODM」。就像是要做一個穿戴式產品,深圳代工廠提供的模組化方案都大同小異,每家品牌產品出廠後,只有外殼不同,內部設計卻相差無幾;不過當你給出一張與市場款式完全不同、難以模組化且無法讓其他產品一體適用的硬體設計草圖時,這時台灣與深圳在「製造」以外的決勝點:設計能力,立時高下立判。

「全世界都以為代工很簡單,設計圖拿來就能幫你做出來。」Fenix說,很多人都輕忽了台灣的代工製造的價值,但事情若這麼輕鬆容易,就不會有這麼多在募資平台上消失、出不了貨的產品了(當然,出不了貨的原因還有很多)。

「設計」與「製造」是兩回事。有沒有找到對的供應鏈夥伴?是否摸熟供應鏈是如何運作?了解他們的生態和需求是什麼?是所有硬體新創都必須面對的謹慎課題。

Fenix感慨地說,當他學完硬體代工生態的眉角,跟台灣的硬體代工業者打完交道,「腦海中真的只剩下感謝的念頭,以前我們都把它看得太容易了。」也難怪,Fenix會認為,一個好的ODM,就是硬體公司最好的加速器。

帶著在Kronosight學得的經驗,Fenix近一年來也專注於GHOSTA的AR/VR智慧安全帽設計,在台灣硬體供應鏈中來回奔走,目前預定於9月上募資平台,目標明年第二季出貨,「絕對出得了貨」也是他認為GHOSTA所擁有的最大優勢之一。

擁抱新創,台灣代工仍需改變KPI思維

不過,即便Fenix如此稱許台灣硬體製造、設計的能力,但他也認為,台灣硬體代工廠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上面的人跟下面的人想的不一樣。當大老闆在媒體上大聲疾呼要擁抱新創、挪移產能給少量多樣的硬體產品時,旗下各個事業體的負責人若沒有轉換KPI的計算方式,仍然以出貨量作為事業單位營運績效的絕對標準,那麼,扶植新創這件事,就永遠只會淪為代工廠轉型的口號罷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