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et20]自媒體的喜與悲:從網路新聞的四個破壞看起

2015.08.10 by
黃哲斌
網路瓦解了傳統媒體的霸權,新聞市場不再由老牌傳媒決定,新聞內容也不再由少數人循著權力階梯來制定;相對地,這是一個人人都能當記者,人人都...

網路瓦解了傳統媒體的霸權,新聞市場不再由老牌傳媒決定,新聞內容也不再由少數人循著權力階梯來制定;相對地,這是一個人人都能當記者,人人都能出版新聞報的年代,只要你熟捻網路,熱愛傳播,你就是一個自媒體。
然而,自媒體時代並不全然播撒自由的福音,一方面,網路上無價值的新聞幾達傳播過剩的程度,而另一方面,仍有財團和國家整軍經武,要和潮流拉扯決戰。這是一個全新的時代,喜與悲,你我都參與一份……。

「詩人所處的時代(神讓印刷術得以發明,藉此懲罰知識分子的罪),紙張非常便宜,印刷業者眾多,以致作者泛濫成災:這些人不僅讓原本未受書寫騷擾的個體每天遭受褻瀆,還無情要求眾人喝采,索求以往不可能取得、也不配擁有的金錢。在此同時,出版自由幾乎完全不受限制,拒絕作者變得非常危險,因為作者可以匿名,任意毀謗他人,完全不受懲罰。」

「十九世紀初,報紙主要為文人雅士而存在,風格既僵硬又正式,介於艾迪遜的高雅與約翰生的高調之間。報紙內容包括小幅廣告、當地要聞和國家政治,尤其商業訊息和長篇的議會報導……。當時新聞語言與文學語言尚未分家,因此十八世紀末到十九世紀初,可以見到不少主要文人為報紙執筆,或靠寫作維生。」

上述兩段引文,第一段來自十八世紀英國詩人亞歷山大.波普的《愚人列傳》(或譯《鄧西亞德》),波普另以筆名寫下這段註釋,詩人略帶嘲弄口氣,諷刺印刷術讓書寫傳播相對普及,也使平庸之作得以問世,文學傳世價值因而稀釋。他的憂心忡忡,放在三百年後的網路時代,另有一種鏡像感。

第二段來自加拿大學者路易士.杜德克的《文學與印刷傳播》,出版於1960年。他提到,報紙誕生之初,只是一種菁英階層的小眾媒體,一種介於文學與時論的同人刊物。十九世紀中期,《紐約太陽報》與《紐約前鋒報》等一分錢報紙崛起,加上工業革命、城市中產奠基、電報發明等諸多條件配合,才讓報紙成為一種大眾化的社會媒介。同等重要的是,這兩段引文都轉引自麥克魯漢1962年的著作《古騰堡星系》,貓頭鷹中譯本,356與358頁。

或許,這是最好的方法,為本文揭開序幕:網際網路如何改變傳播媒體?從報紙到網站,社群時代的新聞位移,讓我們的資訊生活更美好,或是更混亂?

無論是《古騰堡星系》一書,或是這兩段引文,適可註解兩件事,兩件關於本文主旨的提醒,一,新聞媒體的發展或轉型,向來與當下的科技、社會條件息息相關,科技發明與社會生活像是兩股絞繩,交互並進,從而回頭衝撞、重新型塑思想文字傳播的形貌。新聞媒體也是如此,我們都在時間長河裡渾沌演進,任何當代的詮釋,都可能像波普三百年前對印刷術的批評,成為一種迴圈隱喻,或僅僅是誤讀。

二,科技與社會條件對新聞媒體的影響,不只在於形式,也在於內容。舉例而言,紙本時代,我必須抄寫這兩段引文,並列舉出處頁數;若是刊於網路上,我可能直接加上幾個超連結,讓這段論述更加立體,觀者的閱讀經驗也可能更加發散跳躍,而非線性封閉。

接下來,讓我們回頭觀看,我們身處的媒體世界。報紙、雜誌曾經長時間統治新聞界,成為我們連結社群、認識世界的主要渠道。「輿論」本身,就是一種想像的共同體。

值得注意的是,新聞業萌芽之初,是一種門檻不高、充滿個人色彩的行業。1785年,世上首份以「時報」為名的《泰晤士報》創辦時,老闆是一名失業的保險公司職員,他買下一種字型排版技術的專利,開辦報紙的本意,只是促銷這種新型印刷術。

《紐約時報》的主要創辦人亨利.雷蒙德原本是另一家報社的記者,因不滿紐約幾家報紙太煽情或太偏激,加上自己有從政企圖,1851年與朋友開創《紐約時報》的前身,當時,他不過三十一歲。此後一兩百年,傳播媒體一直朝向專業分工、資本密集等趨勢發展,「新聞」成為一個學門,一個產業,一個具備教科書與龐大從業者的新興社會學科。然而,無論是寫作格律、編輯概念、產製流程、組織分工,逐漸成熟,也逐漸固態化。

圖說明
(圖說:做為最具代表性的紙媒,《紐約時報》近來積極推動數位化工作。圖片截自官網)

新聞產業固態化的另一面,就是逐漸失去適應時代的活力。版面,欄目,框線,決定了新聞寫作的格式,記者萃取事件的最重要精華,放進第一段,專業術語稱作「導言」,其餘段落也依資訊重要性鋪陳,最不重要的細節,越後面再寫,這叫做「倒寶塔」。

這種寫作方式,與報紙的先天物理限制有關,1997年我任職報紙編輯台,每一版的字數上限約八千字,等我2010年離開報社,因為視覺化與圖表化的潮流,每版剩下約四千字。無論四千或八千,歷經了廣播、無線電視、有線電視幾波衝擊,新聞產業的規則變動不大,採訪者大致遵循百年來的敘述方式,5W1H,希望能攻佔最大版面。

另一個固態化的影響是,創辦媒體的門檻變得極高,尤其報紙與電視。前幾年,中時集團號稱以204億元轉賣旺旺、壹傳媒險遭五大財團以175億元「團購」、壹電視以14億元拋售給年代集團,均可說明《泰晤士報》或《紐約時報》等平民辦報的時代不再,梅鐸等「媒體鉅子」成為一種新的身分階級。這些媒體轉手的背景圖像,正是網際網路徹底改變了新聞這一行的遊戲規則。或者說,新聞產業重新變得液態化,像是水泥未乾。

網路對於新聞的全面顛覆,主要來自四個方面。

  • 編輯邏輯的破壞:傳統媒體如報紙或雜誌,都像是一個「套裝」,由編輯人打包、提供一種無法分裝出售的資訊商品。網路則將報紙雜誌拆解、重組,1024乘以768的框格,取代原本紙張媒體的版面美學,瀏覽器將每則新聞或照片拆成一條又一條超連結,「頭條」或「配稿」、「邊欄」等概念如奶油一般消融。

  • 閱讀邏輯的破壞:報紙或雜誌的閱讀經驗是「塊狀閱讀」,以報紙為例,視線由版面右上而左下,有大致固定的動線。網路新聞則是「球面閱讀」,無論是下拉選單、相關新聞,或是熱門新聞,不同網頁設計,會引領讀者跳躍穿梭,在超連結之間跳島。加上網路資訊庫與議題專區等功能,提供一種紙媒時代缺乏的資訊縱深與廣度。

  • 權力邏輯的破壞:以往,編輯室是科層化嚴整的組織,總編輯坐在同心圓的正中央發號司令,往外一圈圈分別是主編及採訪主管,再來才是記者,讀者的聲音很少進入同心圓內,論壇及副刊是少數例外,但仍由編輯把關。網路時代的新聞媒體,無論是組織或內容,出現雙向或多向的話語權,近年公民記者或素人作者又強化此一趨勢。

  • 營運邏輯的破壞:或許,這是傳統媒體最難適應的趨勢。新聞網站不再像是報紙或雜誌,具有實體商品可以交換貨幣,也不再擁有「套裝式」廣告版面可供販售。電視與廣播等電子媒體的線性播出形式也被打散,在網路上,新聞資訊以單則單篇、隨選隨點方式遞送,「收費牆」幾乎是點閱毒藥,加上網站廣告計價極低,行動廣告更低,與紙媒時代相較,美國新聞界因而有「from print dollars to digital dimes to mobile pennies(紙媒以元計、數位媒以角計、行動媒以分計)」的雙關語。

以上只是Web時代的衝擊,過去十年來,新聞媒體先經歷公民新聞與部落格的突襲,再遭逢社群網站與行動閱讀的浪潮,新聞這一行的挑戰日益巨大。樂觀來看,網路瀏覽的趨勢,一方面讓人類出版活動的活躍程度,達到歷史高峰。只要擁有部落格或臉書帳號,任何人都能發表評論或文章,「波普的噩夢」進一步成真。相對的,國家或商業力量控制訊息渠道的可能性仍在,但資訊壟斷的成本益加高漲,中國的防火長城正是一例。

另一方面,臉書等社群網站的獨強,讓資訊藉由人脈發散傳布,傳統媒體由專業編輯擔任守門人,現在,每個網路使用者的朋友圈成為另一道資訊濾網,「聚合者」、「策展者」成為網路時代的「編輯人」。對於新興內容網站或小型媒體,這是好消息,因為在塗鴉牆上,除了贊助廣告,主流媒體與個人媒體的曝光機率更為平等。

當然,網路帶來機會,也帶來挑戰。臉書等網站的演算法,可能造成另一種資訊偏食;為了攻佔塗鴉牆眼球,標題黨泛濫成災、臉書小編成為另一種新聞亂源;正派經營的媒體掙扎求生,嚴肅新聞或調查報導也面臨生存危機;行動閱讀成為主流,新聞媒體的前景益發模糊,臉書、Google、蘋果、Snapchat爭當媒體通路,未來的新聞產銷模式繼續盤整。

回顧網路二十年,新聞人站在一個微妙的節點上,往回望,過去的輝煌早如雲煙;往前看,希望與挑戰同等巨大,正如一場沒有航海圖的歷險。唯一確定的是,我們都已在海上。

圖說明
(《數位時代》2015年8月號文章精選,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來信洽詢:web@bnext.com.tw)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ACTIVITYID:356@@

@@ACTIVITYID:406@@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