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tnet20]簡立峰:原來我還不夠會做夢!

2015.08.13 by
盧諭緯
蘇宇庭
簡立峰(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 專研中文資訊檢索,被譽為中文搜尋第一人。2005年成為Google台灣的第一號員工, 一手成...

簡立峰(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
專研中文資訊檢索,被譽為中文搜尋第一人。2005年成為Google台灣的第一號員工, 一手成立Google台灣辦公室,從擔任台灣工程研究所所長,現在是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

圖說明

我是讀資訊科學的,其實我是從最難的開始做,AI、語言處理、語音處理,每個都好難,做到搜尋覺得好簡單。1991年博士班畢業,1993年當完兵,因為早年有兵役的現制,我幾乎到30歲我人生才可以第一次出國,所以1995年到2000年,我應該出國超過百次,那段時間是我最常到全世界去看,在那個時代,做搜尋的人是感到非常非常震撼的,因為一個簡簡單單的演算法可以造福那麼多人,所有的資訊是透明,所以讓資訊演化的速度非常地快。

搜尋是AI最基本的問題,解決問題就叫做搜尋,研究是research,就是不斷搜尋,搜尋在電腦科學裡頭就是基礎,不單單是找到資訊而已,背後厲害的是整個index索引系統的見建立,它決定了一個知識系統的樣子。

搜尋本來是個演算法,最後它變成一支程式,這支程式變成一個系統,系統變成一個服務,服務變成一家公司,公司變成一個產業,這個產業變成可以對人類進行革命。

人類史上很少有這樣的事情。我們公司兩個創辦人,想要透過搜尋串聯全世界,這個夢我沒有做過,我沒有想過可以搜尋全世界的資訊,不敢想也覺得不可能。我嚇到了,因為我只能做少量文字的搜尋,但可能搜尋得更精準。

但是Google可以把全世界的資料搜集起來,我覺得搜集起來這件事比搜尋給我的震撼還大!因為每個人的電腦都變成google出的啊!我一想就覺得不可能會發生,沒想到真的可以發生,我加入google覺得:原來我還是不夠會做「夢」!

一個人膽子小,三個人膽子就變大了。一個人怎麼做夢啊?人家會說你做白日夢。網路可以讓你遠距工作,我到現在都不覺得自己是在分公司工作,網路可以讓全球的菁英互相合作。如果不是網路這樣的結構,就不可能讓這麼多厲害的人聚集起來。讓世界變小,讓很多人可以co-work。

網路虛擬上無國界,但障礙比我們想像中還深。20年裡頭,獨領風騷的網路公司都在美國,連歐洲都很少,以日本來說除了樂天,軟銀還只做投資,所以這樣想其實台灣不用太覺得難過。

1995年的時候台灣感受不是太強烈,因為是經濟成長高峰時代,所有事情就自然發生,可是99年以後的中國大陸人,網路對他們貢獻太大,大概在2004、2005年的非洲人,網路讓他們真的脫貧。搜尋造成知識分享,知識分享造成新興國家的質變與量變。

1999年台灣有400萬人上網,中國只有200萬人上網,但那時候我去中國大陸,接觸最頂尖的人,就告訴他們說世界會以這裡為中心,因為你們人太多了,他們都不相信,可是真的就這樣發展了,我也知道世界不會以台灣為中心(大笑)。

如果追溯到1995年的台灣,很多東西是走得很前面的,95年~2000年左右,比如說蕃薯藤、PCHome,尤其是網路這一塊,在全亞洲都是走在最前面的。什麼東西讓我們卡關的?我覺得是市場不夠大,不完全是法規各方面,很多人以為是法規,但其實是市場。

目前這20年都是光榮歲月啦,不過未來20年我覺得很難說。因為世界運轉過快,科技進步過快,使得典範轉移,產業衝擊很大,很多人的工作機會因此消失,這已經發生了,而且發生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世界是平的這本書很重要的一句話是,你的飯碗有一天會被遠方的印度人搶走,這件事之後還會持續發生,更重要的是強者甚至不知道他在搶,弱者都不知道他為什麼飯碗都沒了,這會是跨產業的競爭,本來是產業內的競爭,後來是產業跟產業的競爭。

每一個產業都在變。接下來我們已經不能講網路產業了,因為所有產業都網路化。這些產業衝擊恐怕會是20年來最大的影響。

現在的我會跟20年前的我說:你運氣真好!天時地利人和,十之八九都是時勢造了英雄。人生大多數的時候是運氣啦,你只能說妳運氣真好,很多東西是順勢而為很重要,台灣大多數的人跟著環境去適應的能力比較差一點,台灣明明是海洋國家怎麼變成大陸國家了?人最難的東西,是能不能放棄原來的東西,去接受新的挑戰。

1995年所有人也都沒有信心,以前看不到對手,連對手都看不到我們,現在我們可以看到更強勢的競爭者,但反而會忽略掉自己的優勢。人要對未來充滿想像力,你一定要去一個未知的地方,你才會有所得。你應該move on到一個新的地方去!

我加入google的時候,放棄終身聘任教授的學術領域,放棄職涯,去一個未知的世界,但我也清楚在Google裏頭最不需要的就是search專家,Google缺的是能把產業生態系逐漸釐清的人,我不一定能扮演好這角色,但站在這個點上,我就試圖去釐清。

在google學會的是「變」,人家說要難得捨得,來得要去得,我記得離開中研院的那天,我就這麼告訴自己,那是全世界最好做研究的地方。不過要改變的人,就不要回頭,不然就會缺乏勇氣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