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et20]網路kill電視? 解析Vice Media 帶來的巨大震撼

當人們花愈來愈多時間,透過網路載具-手機、平板、筆電,甚至能接通wifi的液晶電視-來觀看影音節目,傳統有線、無線電視業者正受到空前威脅。傳統電視的死亡哨音,不只來自於通路,也包括它製作節目的思維;以服務網路鄉民起家的網路影音頻道,以直接、坦率、不作假、現場、不迴避衝突的全新製作技藝,快速掠奪年輕人市場。
發跡自加拿大,但於紐約壯大的Vice Media,是發動這波網路媒體洗牌的先驅者。目前,它每月有1.3億收視人口,且仍快速成長中,逼使傳統電視屈身向它靠攏。要解決台灣電視收視的向下沉淪、低製作成本驅逐人才與想像力的惡性循環,「理解Vice」是個不錯起點;也許,網路就是那把鑰匙!

正當台灣與全球傳統電視產業不景氣之際,美國ABC電視網在今年二月推出一部情境喜劇影集《Fresh Off The Boat》(台譯:菜鳥新移民),意外獲得大成功。這部影集是由美籍華人名廚Eddie Huang(黃頤銘)的同名個人回憶錄改編,主要劇情圍繞著一個臺灣移民家庭於九○年代在美國因為巨大文化差異而產生的生活中之點點滴滴而發展,新鮮真摯,第一集首播便創下794萬收視人口,成為歷年收視率第二強的情境喜劇影集。

父母來自臺灣的黃皮膚Eddie,講起話來卻像是個黑人,好像隨時都在rap,事實上,在這部影集走紅之前Eddie就小有名氣,學法律但不當律師,他選擇在紐約曼哈頓開一間賣台灣刈包的小店「Baohaus」(中文諧音:包好吃),傳統的台灣小吃加上一些西式的包裝和改良,沒想到大受挑剔的紐約客喜愛。

雖然從事餐飲業,Eddie跟影視產業的關係,可以追朔到更早以前一個名叫〈Munchies〉的網路美食頻道,它旗下有個節目叫做 「Huang’s World」,就是由個人特色非常鮮明的Eddie擔任主持,他造訪世界各地並嚐遍美食,不過有別於一般在亞洲和台灣看到的只說好話的同類節目,Eddie在節目中非常真誠地(嘴賤地)說出他對於不同城市和食物的喜歡或厭惡,搭配節奏性極高的巧妙剪接手法,讓整個節目擁有十足個性。

除了坦率搶眼的「Huang’s World」,〈Munchies〉美食頻道下面還有很多特色節目,甚至結合了美食與社會科學分析,如政治學、社會學和人類學等;如果更仔細點看,會發現〈Munchies〉頻道的幕後製作與操盤者,是一間名叫Vice Media的多媒體公司。

圖說明

除了〈Munchies〉,Vice旗下有許多看似小眾,但卻一樣精挑細選的網路頻道,包括專注於音樂節與音樂評論的〈Noisey〉頻道、綜合格鬥技的〈Fightland〉頻道、提供世界各地時尚文化評論的〈i-D〉頻道以及和英特爾合作專門報導科技創新的〈The Creators Project〉頻道,這些頻道主要收視顧客都是網路世代,因此內容直來直往,不像傳統電視節目充滿著表演性,帶著三分虛假。

Vice的創辦人和CEO,是現年45歲,記者出身的史密斯(Shane Smith),出生於加拿大渥太華的他,在1994年於蒙特婁開辦了Vice的前身,一本專注於青年另類文化的雜誌《蒙特婁之聲》(Voice of Montreal),之後隨著網路崛起,也慢慢轉型為網路媒體,開始報導世界各地新聞事件,並製作專題與紀錄片,足跡遍及北韓、伊朗和阿富汗等地。

他報導觀點獨特且深具批判性,揚棄傳統客觀中立四平八穩的報導路線,強調一種「沉浸介入者」(immersionist)的參與式新聞學,而且大幅提高各種社會運動、政治對抗的報導頻率,尤其是對於烏克蘭和委內瑞拉政治衝突的現場即時報導,攫奪大量西方網路鄉民的眼球。

英國老牌電視台BBC第一台的新聞主編康普頓(Louisa Compton)便忍不住直言:BBC應該急起直追地向Vice學習。甚至,許多對新媒體有興趣的年輕人,也覺得能進去Vice工作,是一件既酷且炫的事情。

2013年4月,積極佈陣數位平台的HBO有線電視網,一反起家的影劇路線,決定開出一檔實境新聞節目,名字就叫做〈Vice〉,震驚了傳統電視業界,這個節目專門由史密斯和各地特派記者製作重大事件的專題紀錄報導,甫推出便獲當年艾美獎最佳資訊類節目獎,這讓英美、主流媒體開始對這位講話吊兒郎噹、且曾自稱是「關懷弱勢的奸商」的新媒體內容產製者,有了煥然一新的看法。

《富比世》(Forbes)雜誌以其直率、準確製作網路內容的獨有天賦,估計他身價超過4億美金,但一向大言不慚的史密斯卻認為自己的價值絕對超過10億美金,因為他認為能掌握網路世代口味的內容產製能力與獨特觀點,就是未來唯一能獲利的商業模式。

近年來,Vice的聲勢一路破竹,2014年,Vice每月平均收視人口是1.3億人,因而旗下擁有多項知性紀實節目的美國A+E Networks電視集團(與Discovery頻道和國家地理頻道鼎足而三),決定以2.5億美金買下Vice的10%股權,且在今年初宣布將旗下的H2頻道也直接改名為Vice頻道

圖說明

內行人都知道,會讓傳統電視老闆願意跟像史密斯這樣的新媒體創新者「低頭」的原因很簡單,2015年第一季A+E Networks集團旗下頻道的18-49歲收視率下滑超過20%,甚至每年在紐約市舉辦的廣告商招商大會,廣告商和代理商出席率也大幅下降,它們正將預算轉至運用更靈活更有效的新媒體上面。

但另一方面,Vice也知道,傳統電視依然有它的特性以及「可利用之處」,網路內容的「非線性」(non-linearity)靠著電視還有各小時的節目表編排,可以加強其「線性」(linearity),同時也增加了可預測性,這是「網路電視化」的一個特色,乍聽之下以為網路怎麼走「回頭路」,但事實上這樣的整合,卻是數位網路時代雙贏的趨勢。

有了新穎的內容,更需要平台才有傳播力道,美國線上影音頻道Netflix與有線電視 HBO合作的中世紀史詩奇幻影集《冰與火之歌》(Game of Thrones )全球大賣(甚至榮獲「史上台灣網友最愛的美劇冠軍」),是另一個成功案例,以往老死不相往來的電視和網路,因為現在的多螢幕收視習慣,勢必要被迫成為「超級好朋友」了。

電視產業遭受到的數位衝擊,在台灣和美國卻出現了截然不同的結果。台灣電視台寧可花錢買外來劇一直重播,也不太願意花錢製作一小時約150萬上下台幣的戲劇,因為少有人想未來五年、十年或甚至十五年的策略。

反觀Netflix卻高調宣布要加碼三倍投資,準備推出超過300小時以上的原創自製內容,包括戲劇和非戲劇節目,如意算盤是長遠來看自己做節目比買節目更划算,只要節目夠強,全世界都買單,營收是數十億美元計,因為他們知道只靠買外來內容是不長遠的,真正能全球發行的自製內容才會產生「眼球停留權」。

在「電視網路化」和「網路電視化」的數位混血年代,中間即將誕生的新天地,是依據不同收視族群所投資與製播的更精準之節目與廣告。因而,討論電視和網路的差別,誰會贏誰會輸,也就沒有什麼意義了,因為很快的,我們就會指著手機說這是「小電視」,而那個掛在客廳牆上的「大電視」,就成了平板和筆電這些「中電視」的播放平台了。

@@ACTIVITYID:356@@

鄭凱駿

現職為影視內容製作人與編導,並製作3D虛擬實境內容。曾任Discovery與TLC頻道監製,亦曾擔任阿拉伯半島電視台、英國BBC、英國路透社、美國時代雜誌等媒體的特約製作人與研究員。目前特別關注國際新創生態、媒體發展與數位趨勢。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