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t 北京] 前進中國創業圈,你必須知道的幾件事!

2015.09.08 by
陳凱爾(Kyle Chen)
利用本次Meet北京交流行的機會,我們首次在北京舉辦創業小聚,坦白說心情有些忐忑,「創業小聚」這個社群對北京創業圈來說是相對陌生的,究竟會有...

利用本次Meet北京交流行的機會,我們首次在北京舉辦創業小聚,坦白說心情有些忐忑,「創業小聚」這個社群對北京創業圈來說是相對陌生的,究竟會有哪些朋友前來與我們交流呢?到了活動開場的時間,現場已經聚集了數十位參加者,幾位與筆者在會前交流的朋友,都透露出對「台灣」的高度興趣,無論是想來看看台灣新創項目,亦或是想要進一步瞭解自己到台灣發展的可能。

北京天使基金投資人看台灣新創

這次創業小聚的北京場,同樣邀請到6組台灣新創上台進行創業分享,包括同步介紹自家三種服務/產品(達摩媒體、鷹眼數據、太肯運動科技)的達摩媒體、國際物流資源整合平台「好運網」、比價APP「雲端找便宜」、健康膳食設計平台「康博網」、旅遊行程規劃服務「TravrlBala」、以及自拍機器人「拍朵拉」(關於團隊分享內容精華,請搭配本篇服用)。

圖說明

另外也邀請到亞杰天使基金的投資人陳永進針對項目予以點評:
1. 達摩媒體:口碑行銷意見領袖這一塊,主要跟文化還有區域比較相關,只要在當地建立足夠的意見領袖,競爭壁壘是蠻高的,但也比較難複製到中國市場;但在太肯運動科技這個項目,近期也有許多台灣運動品牌試圖進入中國市場,是投資人會感興趣的項目,也可幫忙介紹可能的投資人。
2. 找好運:團隊成員在供應鍊管理以及貨代領域都有較深經驗,這個項目屬於比較特殊的類別,也符合經營平台的一些特性:特別分散、供需雙方夠多、交易頻次也足夠的快速,但這個模式的成敗,仍須深入分析其中的利潤點與訊息不對稱的程度。這個項目是目前中國典型的「互聯網+」的模式,就是以互聯網技術去改善傳統產業包括物流、供應鏈管理或組織型態,這個模式在現今許多產業場景都可以應用到。
3. 雲端找便宜:先前在中國已有許多類似的比價服務,有一個比較大的進化是利用大數據與人工智慧,深度推薦商品,不僅僅是針對價格推薦,也包括消費者的購物歷程、喜好、年齡,甚至是針對消費者需求直接推薦一個精準的購買連結。
4. 康博網:健康飲食的需求是有,但建議可以更為聚焦的針對某一類產品去做。
5. TravelBala:旅遊是個大市場,不容易做,從去年開始,在中國市場上跟旅遊相關的創業項目也非常多。TravelBala透過行程編輯器累積用戶、再幫助酒店(旅宿業者)進行行銷,聽起來是成立的,但是否很快的就會被其他服務取代或者第三方工具仿效?感覺上沒有特別亮的點去支撐。
6. 拍朵拉:若能降到99塊(人民幣)的話,市場競爭力還是有的,不過有兩個疑問,第一個是市場有多大,有多少年輕人會願意為了自拍這個行為去購買;第二個則是延續性的問題,這個項目最終是不是要發展成一個品牌或者是系列性商品?這個需求會不會在一兩年後就消失?不過短期之內還是有機會可以做,至少減輕一點資金上的壓力。

這次小聚也邀請到動點科技創辦人盧剛與數位時代顧問,同時也是SevenVentures大中華區負責人楊志偉進行兩岸創業提問與對談。

圖說明
(圖左為動點科技創辦人盧剛,右為SevenVentures大中華區負責楊志偉。)

萬眾創新之火,太過令人浮躁

楊:談到萬眾創新,你覺得哪些領域特別火?那些領域火過頭?現在有4萬億人民幣衝入風險投資市場,你怎麼看?
盧:在中國很多事情都會火過頭,所以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火過頭,現在最火的當然就是O2O,智能硬件就不說了,還有前一陣子很紅的互聯網金融,現在還是很紅。在中國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例如我們現在都不好意思說自己在做孵化器,本來做孵化器是希望可以幫助一些創業公司,現在出了很多孵化器,可是大家都只知道孵化器的名字,卻不知道這些孵化器出了哪些公司,這不是一個好的現象。所以現在從好處來看,中國現在從上到下資源都很多,但比較不好的是,太過的話會把人弄得特別浮躁。

中國缺乏科技創新的公司

楊:我們在台灣特別寒冷,所以蠻羨慕這個浮躁的。(笑)第二個問題要問的是對美國的看法。美國是不是也火過頭了呢?美國出了很多獨角獸,但這些獨角獸最後會不會餓死?全球來看的話,美國最近有哪些你特別關注的消息?
盧:美國現在對於一些新創的估值也是天價,例如Uber,令人瞠目結舌。但在美國至少有一個風氣是希望以科技創新的,比如說你去看美國的公司,一部份會去做商業上的創新,但還是有一部份會做科技上的創新,例如Tesla,例如SpaceX,都會保有他們獨有的一些技術,他們希望在技術上,能夠帶給這個產業多一些變革。但在中國來說,以技術驅動的創業公司相對來說還是少很多,包括剛才提到的O2O、互聯網+、互聯網金融,很多所謂熱門的行業,甚至包括很多智能硬件都是跟著國外走,國外出了手錶,國內就出了一堆手錶,國外出了手環,國內就出了一堆手環,所以國內還是看重商業模式的創新。好的地方在於國內很大,所已有很多商業模式創新的機會,但不好的地方在於說,大家對商業的創心太看重了,所以大家會覺得商業創新是一種捷徑,對於科技創新,會覺得這條路太難了,所以我們比較少看到在技術上創新的公司。

談中國創業生態分布:南方看重錢,北方看趨勢

楊:中國在概念上是一個中國,但不同的都市會有發展不同產業的屬性,有不同的生態系,可否為台灣的創業者介紹一下,如果要落地該去哪裡?
盧:中國市場很大,但中國的每個市場都有其特色,北京感覺是個大熔爐,你想要幹什麼都可以到北京來,就算你做硬件的,但你需要一個商務開發或者技術部門,都可以到北京來。北京無可厚非是這些年來創業最火的城市,相對來說也有最完整的生態系統,大企業在這裡,很多VC的總部、媒體也都在這裡,再加上其他國內外的公司以及清華、北大的人才與技術,造成了這個很大的匯集地。但是北京現在真的有些太浮躁,因為資源太多了,會讓很多人有飄飄然的感覺,在北京的媒體活力很高,在這裡能夠接收到國外最新的趨勢,所以你會發現,很多創業者覺得有很多很多資源圍著他們,他們會覺得可能他不需要特別好的產品,就能融到錢或也能夠做這個市場,因此很多重心都偏離到產品之外,這是北京在優勢之外需要冷靜的。

至於其他城市,我們之前排名是北上廣(北京、上海、廣州),但現在我認為北京還是第一,但是上海已經跌出前三了,深圳或者杭州現在在這一兩年非常火,杭州是因為電商,因為阿里巴巴上市,一夜暴富的人也很多,所以出現了很多投資人,也有很多阿里巴巴的員工現在也出來自己創業。除了電商,現在也有很多遊戲公司在杭州。

至於深圳,很多人到深圳都是去做硬件。而上海為什麼跌出前三名呢?因為現在似乎很難用一個明確的行業去標籤上海,勉強定義的話,可以說現在上海是最多老外創業的城市,在上海有很強的國外創業人群,上海的國際化還是一個很大的特色,如果一定要去定一個標籤,上海相對來說會比較生活化,例如你去看攜程、大眾點評都在上海,而不在北京。

成都現在也很不錯,遊戲在成都非常的強,也出了像Camera360這樣的項目,所以現在成都的氛圍也非常好。還有一個趨勢是,在中國越往南方走創業的人就越低調越務實,可能在北京大家會覺得賺不賺錢沒關係,只要用戶做多了,有了大數據,最後總會賺錢;但在南方,例如廣州就不是這樣看了,廣州的團隊會問這個賺不賺錢,所以你會發現廣州做互聯網金融的很多,因為直接在跟錢打交道。廣州也有很多做遊戲的,但他們會跟電信的運營商綁定,因為這樣可以直接跟運營商分紅。所以越往南方走,會對錢特別看重;越往北方走,則會對趨勢特別看重。

台灣團隊到北京落地:把夢做大,把本土市場做好

楊:台灣團隊想來北京落地這件事情到底靠不靠譜?這件事情真的成嗎?這跟老外去上海有什麼兩樣?台灣團隊要來北京在互聯網裡面折騰是不是相同的概念,只是程度上的差異而已?
盧:不能說不靠譜,但確實說難度很大。從兩面來看,一方面總的來說,今天來demo的團隊都不錯,我在一次參加完台灣的demo活動,寫了一篇文章叫做「台灣創業小島小夢」,這不是貶抑,跟台灣朋友聊創業,感覺就像是如果你在北京跟一個人聊開咖啡廳,他會說他一家開成了,就要開全國連鎖;但跟台灣的創業者去聊不是這種感覺,他就只要開一家精品店就夠了。台灣有時候會特別的含蓄,因為台灣的市場本身就不大,說要做台灣最大好像不夠意思,但是說要做中國最大的,又好像底氣不夠。從台灣創業者的教育素質來說,完全不比大陸的差,如果去看國際化,素質上也非常好。可能台灣太安逸了,東西太好吃了,大家好像覺得這個夢不希望作得很大,這也是台灣創業者應該要去思考的問題,把夢做大一點。

如果說真要做中國市場的話,無論從台灣來或是香港來,最重要的是要把自己本土市場做好,再去想其他市場怎麼做。你還沒準備好就來做中國市場,會碰到兩個問題,一個是水土不服,例如你懂得Facebook、Twitter怎麼做,但在這裡完全不能用,要學會用微博、微信,這是完全兩個不同的生態系統。另一方面,如果你花很多時間在做中國市場,在這裡copy的速度非常快,可能你過來以後,國內的團隊看到你的東西以後,第二天就完全把你的東西抄過去。如果你在台灣做到一定基礎了,至少有個底氣,這個時候再來做大陸市場會比較放心一點。

寒冬未至,但在慢慢冷靜

楊:很多人都說寒冬將至,你同意這個論點嗎?
盧:不能說是寒冬將至,但會比前兩年冷一點,就現在的北京一樣。大部分作資本的朋友看法都不大一樣,不過還是都覺得不會有特別大的寒冬。但是大家都會覺得如果你只是去看具體的市場,例如O2O,那麼這個風口就這一兩年。你看現在O2O這麼熱,但真正活下來的也就那幾個垂直的,比如打車那當然不用說了,還有訂盒飯,因為那是人的剛需,頻率也會比較高,但很多O2O不是大家想像中那麼容易做的,比如說做寵物的O2O,頻率太低了,不是每件事情都能夠做得非常大的,這個大家慢慢會比較明白,例如現在作智能手錶跟手環的就不這麼多了。大家慢慢地不會那麼浮躁,會冷靜的。

台灣人應該抓住往海外發展的條件

楊:講到國際化,前兩個月我跟獵豹台灣的David聊過,現在獵豹把國際化都給台灣做,團隊從去年只有1個人到現在有1百多人,這是個對海外市場真的很有野心的公司,在你的觀察裡,會不會有一些比較有成績的中國公司,對海外市場會有一些想像?這事情靠不靠譜?
盧:肯定靠譜。雖然大陸市場非常好,但你若去看數據,例如你看安卓的數據,在國內很少有人付費去下載一個軟件(遊戲除外),但是台灣在付費的習慣上比大陸高很多。在大陸之外有一個更好的App的環境,只要有更好的商品,讓大家去付費下載,不像在大陸只能去做用戶量才能在上面找到商機。所以越來越多創業公司,比大公司到海外的速度更快,因為在國內cashflow會更加難做,在海外反而好做。相較大陸,台灣人在語言上有更好的條件,有些大陸往海外發展的創業者從來沒出過國,在台灣有更好的條件去跟海外交流,但是為什麼沒有抓住這個環境?是值得好好思考的一個方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