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榮] Alone?還是Together?Smart Phone讓「曖昧」成為流行

2015.09.15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智慧型手機來了!把網路帶著走其實我並不喜歡「智慧型」手機這個名字。相較於現在多半被稱作所謂的「功能性」手機來說,智慧型手機因為看起來...

智慧型手機來了!把網路帶著走

其實我並不喜歡「智慧型」手機這個名字。

相較於現在多半被稱作所謂的「功能性」手機來說,智慧型手機因為看起來可以做到更多事情,所以可以被認為是比較有智慧的(“smart”)。但是對於一個關心的是手機如何改變我們生活與人際關係的人來說,其實智慧型手機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讓我們終於可以「把網路帶著走」了。

圖說明

這麼說當然不是要否定智慧型手機的「智慧」(或其他功能)。而是想要強調,要了解智慧型手機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就得小心不要被它那如今幾乎無所不能的外表給吸引了目光。智慧型手機「很聰明」,也讓作為使用者的我們更強大。但我始終認為,一個科技物帶來重要的改變,總是與其作為「媒介」的性質有關。

因此,我認為,智慧型手機真正開始改變這個世界的時刻,也就是在它真的可以讓我們將網路帶著走,進而又進一步改變了人際連結樣態的那一刻。那一刻,有許多人認為就是賈柏斯於2007年正式向世人介紹iPhone的那一天。

當然,光憑iPhone這一支手機本身,不可能改變這世界。但就在2007年前後幾年,我們不僅有了可以精確、敏銳觸控的大螢幕,還有了可以支援高速行動上網的3G、3.5G資料傳輸技術。就是在這些科技的匯流下,我認為,智慧型手機才成為了翻轉世界的那跟槓桿。

Paul Levinson(美國重要的傳播與媒介研究者,同時也是McLuhan的學生)曾經說過,當手機有了連結網路的功能後,將會帶來遠比網際網路本身更具革命性的改變。行動上網並不單純是網際網路的延伸,而是藉由將網際網路放進可自由移動的手機這個媒介中,徹底地改變了我們的生活。

解套!讓我們「既隔離又連結」

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改變就是,它「看起來」為我們解決了在一起或不在一起的難題。

上一篇文章中,我提到,因為(傳統)手機帶來的「永恆聯繫」的想像,導致人們同時也陷入「連結的承諾」當中。而這正是我們開始變得恐懼打電話的緣由。因為,我們並不想總是一直在一起。而當我們能夠把網際網路帶著走時,問題露出了解決的曙光。

網際網路作為人際連結的媒介,有一個很重要的特性。國內知名的資訊社會研究學者黃厚銘稱之為「既隔離又連結」。也就是說,一方面,網際網路帶給了我們無遠弗屆的連結可能性;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它應允了我們在一個安全、隔離的空間中(通常是家裡)進行連結。換言之,網際網路的自由連結與探索之所以如此令人心神嚮往,就是因為我們是在一個隔離、安全的前提下進入這個虛擬空間的。

圖說明

說到這裡,(如果有仔細看文章的話...)大概應該可以想到,沒錯,網際網路曾經近乎完美地解決了現代人關於「在一起」的矛盾焦慮。這大概也是網際網路在這20年來之所以會成為人類社會最重要、最受矚目的科技的原因之一。至於近乎但仍不夠的那部分,就是它讓人們反而開始憂心於:那「線下的」生活怎麼辦?

智慧型手機讓我們將網路帶著走,不僅解決了這個問題,也讓「永恆聯繫」帶來的束縛得以解消。於是,人們開始改以傳訊息(Line、WhatsApp、FB Messenger...)代替打電話。手機重回了人們的懷抱,但這次不是放在耳朵邊,而是捧在雙眼之前,飛快鍵打的手指取代了滔滔不絕的嘴巴。

圖說明

雖然不若在家用電腦上網,但是改以「解析度」更低的文字、符號來與他人連結,仍較赤裸的聲音令人感到寬心許多。McLuhan曾告訴我們,聲音不只是聽覺,也是一種涵括的力量,它讓說者與聽者親密地靠在一起。但是文字與符號,作為視覺的媒介,則是排除、抽離性的,讓人們可以保持距離地溝通。

更不用說透過傳訊息互動,我們還有了延遲回覆的轉圜空間,而無需面對「即時」要求所伴隨的沉默壓力。因為我們不僅看不見對方,也不會聽到對方的聲音。而相對地,我們也就能預期對方也看不到、聽不到自己,進而有了思考如何回應的空間。

智慧型手機有自己的難題,例如:已讀不回...

就其讓我們能夠隨時隨地「既隔離又連結」地在一起來說,我認為智慧型手機確實為我們解決了「在一起」的矛盾焦慮。許多人現在都相當習慣於在這樣「有彈性的距離」中保持聯繫。

我們透過傳訊軟體、社群媒介分享日常瑣事、小確幸。不要求即時密切地回應,只要一個「讚」或表情符號,就能夠維繫彼此的情感。而當我們真的有重要的事或心情故事想要跟親近的人分享時,又可以隨時拿起手機來打給彼此。

不過,讓我們謹記一件事情:沒有一項科技發展不是同時既帶來恩惠也帶來負擔的。「帶著網路走」的智慧型手機仍然創造了其自身的問題。例如,在前陣子還經常被拿出來討論的「已讀不回」現象。在日本,這樣的行為甚至已成為學生們用以集體罷凌的方法。

「已讀不回」之所以成為另一個問題,另一種人際焦慮的來源,同樣也在於它打破了人們之間「理所當然」的相互期待。在上文中,我已經說明了這種「理所當然」之於人與人之間互動的重要性。就像過去我們預期彼此身上有帶手機就應該要接電話,如今我們看到自己發送出去的訊息被「已讀」後,同樣也會預期得到回應,雖然時間上可以有彈性。但是設想,如果今天你在朋友群組中發送了一則訊息,被已讀後卻一直沒有人回覆你。一天、兩天、三天,你能夠忍受多久又或者多少次這樣的「已讀不回」呢?

圖說明

沒錯,在智慧型手機上,我們可以在「有彈性的距離」中保持聯繫。但是這個彈性有多大?會不會人與人彼此之間對於這個彈性的預期有極大落差?或是,是不是其實對方已在某一天改變了這個「距離」的遠近?我們無從得知。正是這一未知形成了對於「已讀不回」的焦慮。

「獨處還能在一起」,抑或「在一起卻還是孤單」?

網際網路、手機、智慧型手機(以及未來更多的科技)不斷地改變人們「在一起」生活的方式。到了今天,也許我們很難再說有哪一刻自己是真正獨處的(alone)。只要你的手機、電腦沒有關機,你就「總是在線」。

但是,總是透過這些科技連結在一起,就不孤單(alone)了嗎?也許,今天這個答案也無法百分之百地被肯定。正是因為如此,我們開始看到許多人(甚至是那些在連線中長大的數位原民)更重視線下、當下在一起的生活。

一如「獨處」與「在一起」不是兩個二分的選項,現代人必須在這矛盾、曖昧的情感中尋求自在的境界。我認為線上與線下同樣也不是相斥的選擇,毋寧地,關鍵在於我們是否能夠了解兩者間的關係與差異,並且適切地管理自身,而不是總是「分心」於兩者之間,漫無目的地遊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