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宜振] 是的!台灣需要硬體加速器

2015.09.15 by
朱宜振
朱宜振 查看更多文章

人稱朱拉麵,南星創速器(SSX)創辦人。第一代的互聯網人(成功大學夢之大地創辦人),卻走上嵌入式硬體產業,十五年以上軟硬體經驗。現從事新創孵化/加速事業,關注智能硬件、醫療器材及互聯網項目。自詡為新創志工,期待為下一代帶來更多的改變。LinkedIn

我先把這篇文章的答案寫了出來。我確實認為台灣真的需要一個「真正」的硬體加速器。不只是媒合廠商資源,或只是工廠來接小單就叫硬體加速器。而是真正...

我先把這篇文章的答案寫了出來。我確實認為台灣真的需要一個「真正」的硬體加速器。不只是媒合廠商資源,或只是工廠來接小單就叫硬體加速器。而是真正的硬體加速器。

現今,硬體其實可說是一種軟體了。過去的十幾年,各種雲服務(例如 Github)和技術社群不斷地面世及成熟,帶來了這一兩年互聯網創業的榮景。軟體和互聯網似乎正在不斷的吞噬著各種領域,真相是:這已經不是似乎而是一個真正在發生中的進行式。從2014年 NEST、Dropcam、Oculus 還有 Beats 的高金額收購案。指引著硬體創新者:你們的春天即將到來。而對於我們在硬體業待上許久的這些人來說,更是指引著有志之士:硬體產業的文藝復興年代就要到來。

在國外,如 Highway 1 這樣的硬體加速器,是由 PCH 這樣的大公司來支持;HAX 的幾個創辦人,則選擇到了深圳來落地,實際整合結合中國的硬體生態圈來面向世界,這些專業硬體加速器也實際推出了不少的好案子。

透過 Raspberry Pi、Arduino、Littlebits 等公司和社群,我們已經可以想像未來的偉大硬體新創,將會誕生在各式的自造者空間(創客空間 Maker Space)或者硬體加速器,而非在傳統的硬體大公司了。過去的成功企業也必須體認到,這些硬體從誕生日起,就與軟體有著分割不了的臍帶關係。甚至,這些公司其實更接近軟體或者互聯網公司,而非傳統的硬體公司。在產業界,我們也可以看到 Intel 也推出了自己的硬體加速器服務,如剛看到的新聞 「ARM 联手中科创达推出安创空间加速器,做一个技术服务类的孵化器」,連聲勢如日中天的ARM也在這樣做著。

世界上的硬體新創,正在熱鬧的超展開著。那台灣在哪呢?

有沒有注意到:這些新聞和趨勢都是發生在世界各地,但是就是沒有台灣?

「這一定是哪裡有了誤會? 台灣過往可是個享有硬體大國而聞名於全世界呢!怎麼可能這些硬體創新生態的角色裡面沒有台灣呢? 這肯定是媒體的陰謀。」(編按:我們哪敢啊~別這樣罵數位時代啦!)

我們針對這個問題去做了驗證和調查。實際上,很抱歉,這個必然問題看來是我們自己造成的。台灣的硬體業,過往歷史確實是由 OEM 進而 ODM 到 OBM 這樣而來,早年也在電子五哥的帶動下達到高峰。接著開始有了 Acer 與 Asus 的品牌榮景。你說台灣沒有創新?我們當然有,只是我們選擇了「閉環式」創新,而沒有像國外和現在中國走上了互聯網式的創新,或者我們用更高的角度講:沒有走上的開放式創新。

什麼叫閉環式創新,只要是產品公司的夥伴一定都經歷過,仔細想想我們怎麼開產品的? 幾個產品經理和部門主管及大老闆一起在會議室內開會,看著 Intel 的 Roadmap 或者現在得看 ARM 的 Roadmap ,然後來討論怎樣開一個產品出來。市場功課其實是 Intel 老大哥做好了。我們其實只要好好follow,在 Intel 依然能夠呼風喚雨的年代,這樣真的是足夠了。但在現今的年代,Intel 都不見得掌握的到方向了,那下面的小弟該怎麼辦呢?

2011年,時任 Intel 執行副總裁 Sean Maloney 與 ASUS 董事長施崇棠,侯俊偉攝影
(2011年,時任 Intel 執行副總裁 Sean Maloney 與 ASUS 董事長施崇棠,侯俊偉攝影 )

何況我們可能沒有算到,幾個在會議室的臭皮匠,就算你是英明神武的創辦人兼企業主,終究會有江郎才盡的時候。馬上會有人接著說:「沒關係,我們可以用機海戰術,沒打中的快打掉,打中的快加碼!」;這在資源充裕時也是可行的,但面對不可確定的環境,這些老戰術都似乎出現了疲態。

那為何硬體加速器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呢? 答案就在於「開放式創新」(Open Innovation)這件事情。為何軟體可以席捲世界,為何 Open Source 也正在從過去只是 Geek 們的玩具,變成你我日常都已經在使用卻不自知?為何互連網思維在改變著各個傳統產業?

對於已經走向「傳統」的硬體產業來說,以前做硬體的成本和門檻太高;但現今,各種方便的工具和生態早已改變了這個狀況。例如美國的 Highway 1,是由專業 EMS:PCH 所支持和投資創立的硬體加速器。他到底想解決什麼問題?透過入駐硬體加速器的眾多硬體新創,來解決上述提到閉環式創新的危機。只要入駐,PCH 除了投資該硬體新創外,也提供各種硬體新創在創業時所需的各種資源、協助與指導。從 Highway 1 畢業後,可以再選擇是否要透過 PCH Access 來與 PCH 的 EMS 業務發生關連。對於 PCH 來說這真的是門絕佳的好生意! PCH 若由自身的資源來決定投資,那必然會錯過許多有機會的絕佳硬體新創,但透過 Highway 1 這麼一個獨立的硬體加速器,就不容易錯過。Highway 1 的新創畢業後,都跟 PCH 有關係了,若要更進一步生米煮成熟飯,方式也就是 PCH Access。

圖說明

簡單的概念,台灣就是沒有!!!很多台灣廠商會說,這個我可以做啊!就是生產製造啊! 就是 DFM 啊! 我們有專業工程師我們來做一定比較好。我想,會這樣想的看倌們真的還沒看懂核心的議題,而只從資源的角度看到了表面;而這也是台灣的硬體生態圈沒有成形,而卻是發生在深圳的主要原因。我們只能靠北說品質才是王道。

我們既然覺得這件事情很重要,那麼不能只當個嘴砲族,只會提問題,卻不去行動。所以我們確實有試著去推廣,跟幾個不管是大廠或者小廠的高階主管討論過,大多都是認為這是個好觀念。只是,他們無法作主。有次與某上市公司的 EMS 總經理聊到時,看到他開始侃侃而談 PCH 這些的模式。本來很興奮以為,他們可能是對的人了。結果,話鋒一轉,他們原來只想跟這些硬體加速器配合,還是繼續做 EMS 就是了。我心一冷。知道大概在既有體制下大概是沒機會了。這只能靠我們自己了。而其實這也呼應了我之前說過的創新者危機。當然或多或少也有廠商說我們可以延伸這個概念來自己做,但我必須說,這大概是不可能的。若祇是單純繼承著硬體的思維,而不理解什麼是真正的互聯網思維、社群思維及開放式創新。那麼就只會被解讀成這是一項代工廠的新業務罷了。

圖說明
(2015年9月,Apple 發佈 iPhone 6S 與 6S Plus 方案)

我們看到的世界是:當有一天,創造一支如 iPhone 般的硬體產品,如同設計軟體一樣容易時,我們將真正迎來硬體的文藝復興時代,而「偽產品公司」將會徹底讓位。這些新產品也將會為我們的生活帶來更多價值。

在這樣的描繪中,我們將會看到硬體加速器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扮演著 Open Innovation 的具體實現,透過互聯網思維與社群友善的前提,來實現真正下一代的硬體。因此我們也必須義不容辭地來扮演這樣的硬體加速器角色,不能因為沒人做就不做了。我們都看到這是值得做的未來,我們也期待和真正能實現價值的夥伴,一起在台灣把這生態系打造出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