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引進來:那些客座創業家教會我們的事
專題故事

《數位時代》與國發會於2015年開始合作<客座創業家>,邀請國際新創來台深度交流,讓台灣把世界引進來,帶進新的視野、引入新的資源,一起看看他們帶來的創業與趨勢觀點!

[客座創業家一]

1 Skype共同創辦人Geoffrey Prentice:找到屬於台灣創業模式,停止討論矽谷吧!

數位時代專訪首位客座創業家Geoffrey Prentice,表示台灣已經不同於以往,他認為台灣不要一味模仿矽谷,要找到屬於自己的模式,模仿矽谷成功機會不大。

國發會啟動創業台3.0客座創業家計劃,邀請Skype共同創辦人Geoffrey Prentice 訪台一周,與台灣潛力新創進行深度互動以及實戰模擬,把國際創業資源引進台灣。

數位時代特此專訪Geoffrey Prentice,請他針對台灣創業現況提出寶貴的建議。

圖說明
(圖說:Skype/Atomico 共同創辦人暨 Oriente Holdings 經營合夥人Geoffrey Prentice/圖片來源:侯俊偉攝影。)

台灣要有獨角獸出現,但如果太在乎是否成為獨角獸,反而會失敗

要有10億美元這種等級的獨角獸公司在台灣成立,讓台灣創業家看到真正的大公司長怎麼樣子?這種經驗的傳承與啓發非常重要,就像Skype在愛沙尼亞小國的影響力一樣。

台灣團隊非常棒,產品品質很不錯,創業家很聰明,但眼界還不夠寬廣。舉例來說,有個台灣創業家和我說,「如果我再得到3個企業用戶,公司就可以損益兩平。」我認為他眼界太小了,創業家要把精力放在產品與用戶上,想著怎麼讓我的產品做到最好,讓我的用戶滿意,最後不僅可以找到3個用戶,還可能找到300個用戶。

另外,矽谷團隊也不認為把公司賣給Google與Facebook等大公司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因為公司沒有賣掉的話,未來可能有更大的成長性

不過,另外一方面,媒體與創投圈太過度使用「獨角獸」這詞彙。你的公司到底是不是獨角獸,對你的事業其實沒有什麼影響,這個字詞根本不重要。你開一間公司,估值為9.9億元,就不是獨角獸,但若估值為10.1億元,就成為獨角獸,但這兩間公司本質上沒有差很多。

圖說明
(圖說:Atomico創投公司統計全球182家10億美元以上估值的公司發現。不同領域團隊成為獨角獸的時間不同,社交領域的團隊平均為4年,而教育領域則需要8年,平均時間則為5.7年。圖片來源:Atomico。)

很創業家把獨角獸當成里程碑,當然這樣的公司容易招聘,也容易得到資金,但10億美元估值僅是創業中的一個過程而已,要以平常心去看待,創業家太在乎這些10億美元標誌,反而可能會失敗。成功的創業家根本不在乎是否成為獨角獸,你的工作是讓你的使用者與客戶開心。

站在投資人的角度。我對這樣的公司不感興趣,相較於獨角獸,我更喜歡投資估值較低,但更具成長潛力的公司。

停止討論矽谷吧!找到台灣自己的模式

台灣不要一味模仿矽谷,要找到屬於自己的模式,模仿矽谷成功機會不大。

鴻海與宏碁等這些成功公司的模式,也和矽谷的英特爾不同的,矽谷模式不一定值得台灣學習,要回歸台灣自己的強項與本質。

舉例來說。媒體很喜歡報導Google、Facebook與Snapchat這些社會新鮮人創業成功的故事,但這些年輕人僅是鳳毛麟角。他們成功是因為他們在矽谷,有來自全球的優秀人才與資金,這是矽谷模式。

但台灣沒有這樣的人才庫,社會新鮮人創業與中年精英創業風險差距是很大的。政府一直鼓吹青年創業,成功機會並不大,應該要鼓勵有企業背景並且在各領域有專精的中年人創業。

在矽谷創業圈中有40%以上的創業家,是35歲以上的中年人,我們不可以低估這群人的創業潛力。

另外一個例子,矽谷工作機會很多,人才跳槽機會也多,加上全球人才往矽谷靠攏,新創團隊不用積極培育人才,但像愛沙尼亞與台灣創業家就要花很多資源留住人才與培育人才。

矽谷與中國團隊普遍估值過高,國際資金開始注意其他地方的團隊,是台灣團隊被國際看見的好機會

台灣創業圈情況與五年前的芬蘭很雷同。當時占有芬蘭GDP10%的諾基亞倒下,釋出大量的優秀人才,這些人才轉移到Rovio與Supercell等新創公司,造就芬蘭遊戲產業強勢競爭力。而現在台灣也有大量優秀人才從鴻海、HTC與台積電等公司出走,從硬體代工往數位轉移。

現在矽谷與中國團隊普遍估值過高,因此有國際資金開始注意其他地方的團隊,這是台灣團隊被國際看見的好機會,但這個機會不是台灣獨享,台灣同時要和來自芬蘭、柏林、以色列與倫敦等國創業家一起競爭。

圖說明
(圖說:Atomico創投公司統計,越來越多的獨角獸來自於矽谷以外的地區,如北京、紐約、倫敦 、柏林、斯德哥爾摩等地。照片來源:Atomico。)

據我的觀察,台灣的創業團隊表現,比五年前時表現更好了,而且台灣創業生態系益加完備,政府很積極、4G等基礎建設很完備、教育體制培育大量工程人才,連國際創投資金也開始注意台灣市場,台灣目前需要的就是時間,需要時間持續完善創業氛圍與生態系。

我相信不久的將來台灣就會出現世界知名新創團隊,這件事情現在沒有發生,不代表以後不會發生,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台灣創業圈對世界競爭現況很焦慮,擔心淹沒在強國競爭中,這樣的焦慮是好事,焦慮與崩潰是改變的原動力,芬蘭也曾經和台灣一樣的焦慮與崩潰,台灣正在走芬蘭曾經走過的路。

Geoffrey Prentice背景介紹:

Skype 共同創辦人,曾任策略長(Chief Strategy Officer)及亞太暨拉美地區副總裁,扮演 Skype 早期全球營運拓展、合作夥伴建立以及資金募集的最大推手。

Geoffrey 2015 年於香港成立 Oriente Holdings 創投基金,以創業者暨創投的雙重身分,持續關注全球新創動態。已投資包含西班牙二手商品交易 App「Wallapop」及大陸線上理財網「Lufax」。

Geoffrey 於 2004 年促成與台灣網路家庭(PChome Online)成立聯合品牌,以短短 90 分鐘促成 Skype 和 PChome Online 在台灣的合作。

Geoffrey 更於 2006 年和 Skype 的多位創辦人共同創立「Atomico」創投公司,投資全球超過 50 家新創公司逾 6 億美金。Geoffrey 參與過的投資案包含著名芬蘭手機遊戲開發公司 Supercell。

@@ACTIVITYID:547@@
@@ACTIVITYID:382@@

[客座創業家一]

2 Skype共同創辦人Geoffrey Prentice:每個創業家都要問自己:「Why not us?」

Skype共同創辦人Geoffrey Prentice認為全球創業家都要解決很多現實的問題,創業家不該有任何藉口說你沒辦法到全球市場發展,台灣絕對能有下一個Skype!

Skype/Atomico共同創辦人暨Orienite Holdings經營合夥人Geoffrey Prentice受國發會之邀來台一週,當國際客座創業家,24日是唯一一場公開演講,以創業第一天就走向國際為題,分享他的看法。如果連來自愛沙尼亞的Skype都能成功,台灣一定也可以,他認為全球創業家都要解決很多現實的問題,創業家不該有任何藉口說你沒辦法到全球市場發展,台灣絕對能有下一個Skype!

以下是他的演講全文摘記:


過去10年,我看到台灣有很多進步,公司品質、業者心態都有很大的改變,很值得期待,我將會在台灣設立辦公室,有一名員工,未來會投資台灣的新創企業。

談到矽谷,重點並不是地點,而是它所帶來的心態。矽谷在1990年代後期發跡,為何這個地方叫矽谷?矽谷是生產矽的地方,但重點不是矽,而是軟體。矽谷的文化鼓勵失敗和冒險,創業失敗不是代表你個人的失敗,只是代表產品不對、方法錯誤,下次就會得到經驗,你未來有進一步發展的機會。

創業並不只是工作而已,而是職業,一週七天,一天24小時,每天創造新東西,希望可以打造改變世界的產品。創業最大目的並非損益平衡,而是相信自己能改變世界,我投資的對象都在矽谷之外,鼓勵大家有更大的夢想(Dream Big)。

Skype從第一天就是全球公司,以瑞典為基地,在愛沙尼亞建立工程師團隊,Skype改變世界,讓電信產業都希望用我們的技術。台灣有半導體產業,這是台灣的優勢,台灣創業家的心態也在改變,不只是模仿和抄襲,而是把創業的概念擴展到全球。

Skype寫下下載數最多的歷史,有3.5億活躍使用者、Skype通話分鐘數達1.9兆分鐘、以85億美元被微軟收購,這些數字都是源自於瑞典的一個小辦公室,希望台灣創業家了解,每個人都有成功的機會,如果我們這樣的小國能成功,台灣也有機會成功。

數位時代  
(圖說:Skype/Atomico共同創辦人暨Orienite Holdings經營合夥人Geoffrey Prentice說,如果在愛沙尼亞都能成功,台灣也有機會!。圖片來源:侯俊偉攝影。)

觀點1:創業家能了解全球市場

現在科技媒體很多,包括Tech Crunch、Re/code,台灣創業家能隨時掌握科技的動態和世界的一舉一動,科技消息可以立即傳播到世界所有人的手中,幫各位更了解全球市場。

創業時必須了解你的市場,不再像以前會有資訊落差套利的情況。以前我在舊金山創業時,不了解40分鐘前其他地方發生什麼事,現在資訊落差逐漸消失,動動手指就可以了解最創新的資訊。

觀點2:不再需要從頭開始自己打造

開放源碼和其他科技工具,讓創業家可以更容易創業,例如Uber中的地圖可用其他軟體來支持,不需要自己動手打造地圖。矽谷以外的人要創業,也可以運用這些科技。

最重要的是各位要了解自己的長處是什麼,把重點集中,不需要一塊塊自己打造,所以創業家必須擁有把各片段組裝起來的能力,這也是精實創業、敏捷創業概念裡,很重要的一點。Instagram員工只有20人,但1億用戶遍及全世界,一個好的產品,後台和許多功能有很多人可以幫助你,減少開發的過程,可專注在自己的長處和領域。

觀點3:無所不在已不再是熱門詞彙

全球有20億智慧手機用戶,30億上網人口。透過App Stores,App可以立即散布到全世界。Supercell是我們投資的對象,現在開發者開發出遊戲後,可透過全球網路和市場,就能把一款遊戲從芬蘭小城擴及到全世界,不需要再花幾十億或幾千萬行銷費用,這很重要,過去沒有這種基礎和優勢。這一點對台灣很有利,台灣新創公司沒有任何理由無法擴展到全球,有好的科技就能透過數位供應鏈擴展到全球。

觀點4:新舊經濟的界線越來越模糊

過去Skype必須用電話及新經濟技術跟電信公司搶生意,跟電信商談合約,即耗時又麻煩。但新舊經濟的界線正在模糊,也是過時的想法,目前所有公司都往軟體移動,運用既有的科技來解決舊商業模式不能解決的問題。

觀點5:聚焦在你的強項

如果沒有很大的競爭優勢,很快就會有人取代你!你在思考創業時要專注在某個領域中,數位科技不斷發展,有行銷平台之後,世界各地都可能有人打造比你更好的產品,全球競爭的情況下,必須思考打造比全球還更好產品,你的專長到底是什麼?你想解決的問題是什麼?創業不只是要打造酷炫的軟體程式而已。專業領域很重要,要了解自己的產品和消費者,不了解的話,創業很困難,因為只要其他人比你想得更透徹的話,他們就會做得更好。

觀點6:矽谷公司創辦人平均都有14年工作經驗

從哈佛大學輟學創業,是例外!如果你22歲大學畢業,對創業沒有想法,不知道要選擇什麼題目創業,那就去找工作,去發現真正的問題在哪裡,到公司裡學習產業知識,觀察如何解決產業的問題。當你知道問題在哪裡,而你待的公司沒辦法解決時可以創業,例如Salesforce的執行長Marc Benioff,就是在甲骨文待了13年之後,發現了行業的問題才創業。

但我的意思不是說年輕人不該創業,只是年輕人不該為了創業而創業,如果你幫別人工作過,反而更有資格去創業。我在創立Skype前,在投資銀行做了7年,也做過電信業,當時我知道電信業已準備被顛覆,我非常了解這個領域,所以我們推出產品後,雖然市面上有很多競爭者,但Skype能保有位置,因為我們很了解產業裡的問題,知道該用什麼技術來解決問題,痛點是什麼?

大家都喜歡看創業的故事,但沒有人去拍Salesforce的電影,但重點不是創業故事有不有趣,而是你是否從別人那裡學到經驗?剛畢業時沒辦法直接成為創業家,先去學,才能成大師,有時候有這樣的精神,可是沒有經歷,為別人工作也不是不好的事。

觀點7:很難創立成功的企業

很多人想創業,想改變世界,不想為別人工作,這是好的正向發展,世界各地創業家越來越多,很多創業加速器也做得很棒。不過這就是一體兩面,創業時無法一醒來覺得我等不及好好享受,有很多問題要解決,很多新創公司在過去幾週有很多突破,就覺得自己成功了。

我總是對我要投資的公司說,投資之後,我會送你床墊或冰箱,因為你得睡在辦公室了。要創造成功的公司很難,因為競爭越來越激烈,跟別人分享辦公室、互動和玩,都不是創業的重點。創業不是你的專利,有很多人有經驗和技術。

我投資的公司遍布全世界,有在赫爾辛基的Supercell、上海的陸金所、堪蕯斯城的C2FO、巴塞隆納的wallapop、斯德歌爾摩Klarna、埃斯波的ROVIO。也許這些公司不是位於創業中心,也沒有幾百億美元,但重點是如果你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在哪裡都可以創業,不一定要到矽谷。台灣有好的數學能力、工程師,有很多科技業的楷模,富士康…,一開始也有創始的階段,台灣有很多不同的成分幫大家創業,這些成功的公司來自不同地方。

過去在矽谷以外地方看到的困境是,在矽谷看到Facebook、Airbnb,就覺得自己也會成功,矽谷有比較健全的工程師體系、天使投資人環境。我常會說,矽谷和北京有很多公司很自大,他覺得自己創造的東西可改變世界,但這不是只有在矽谷才能辦得到,全球公司都做得到。不要隨便把公司賣給其他公司,覺得有進展就被收購賺錢,讓公司進到下一個階段,但事實上你才是能帶公司進到下一階段的人。

觀點8:在任何地方都能創業

在台灣只要有能力,全球資金會來,15-20年前,10年前你一定要到矽谷,現在已經不用了,因為投資人會來這裡幫助你,這是很重要的重點。大家不要覺得你現在無法創業,以後就沒辦法了,因為你要先了解生活中的問題在哪裡,然後才能知道如何解決,希望大家真的去解決生活中的真正問題。

但很多人覺得難找很棒的工程師,矽谷也有一樣問題,找到很棒的工程師,他才28歲就幫Dropbox、Facebook工作過,但要留下他們很困難。我不想聽到大家把「我辦不到」掛在嘴邊,而是要聽到你的強項,你能帶來的影響是什麼?希望大家知道問題在哪裡,知道自己有能力去解決問題,有能力找到投資人,掌握自己的優勢。一開始Skype沒有資金,也沒有很棒的工程師,希望大家也了解你們有很多不同的機會。

不論在世界哪裡的創業家,都要解決很多現實的問題,台灣創業家不該有藉口說你沒辦法到全球市場發展。「Why not us?」這是每個創業家都要問自己的問題,限制對你來說將會越來越小。

延伸閱讀:
[專訪]Skype共同創辦人Geoffrey Prentice:找到屬於台灣創業模式,停止討論矽谷吧!

@@ACTIVITYID:382@@

[客座創業家二]

3 Twitch共同創辦人Kevin Lin:創業是件苦差事,你必須要面對這8個修煉

隨著近年遊戲、電競產業風潮興起,帶來社群互動跟新的體驗經濟,直播不僅是技術上的突破,更帶領產業的下一個發展。台灣在直播世代有什麼未來?又要如何與社群做更緊密的結合?

隨著近年遊戲、電競產業風潮興起,帶來社群互動跟新的體驗經濟,直播不僅是技術上的突破,更帶領產業的下一個發展。台灣在直播世代有什麼未來?又要如何與社群做更緊密的結合?

全球最大遊戲直播平台Twitch共同創辦人暨營運長Kevin Lin受國發會之邀來台擔任國際客座創業家,在今日的公開論壇中,他以直播世代的台灣新未來為題,分享他對於體驗經濟、社群互動與新創公司邁向國際化的看法。

圖說明
(圖說:Twitch共同創辦人暨營運長Kevin Lin。照片來源:蔡仁譯攝影。)

以下是他的演講摘記:

我在2008年加入綜合型直播平台Justin.tv,當時公司專注在遊戲、行動兩個部分,其中一個是Twitch,另一個是類Instagram版的影音平台Socialcam,之後平台開始快速成長,吸引越來越多使用者加入,Socialcam則在2012年被Autodesk併購。

2009年,當時公司有擴張的計劃,因此我們開始思考該如何營利、創造合理的商業模式。廣告是Twitch主要營收來源,後來設計了訂閱制度,2010年就開始獲利。大致而言,我覺得要如何盡可能的用使用者可以接受的方式,找尋盈利的方式,是新創公司可以及早開始思考的問題。

2013年,Twitch持續進行全球擴張。2014年,Justin.tv更名為Twitch互動公司,Twitch品牌也正式誕生。Twitch目前月收視戶近 1 億人次、全球有170萬直播主,用戶每個月在平台上花費的時間超過200億分鐘。

什麼是Twitch這類直播影音串流平台的重點?我想,建立社群基礎,是首先要做的事。與社群的連結是必要的,找到並了解你的使用者,與他們溝通,參與群眾話題、回答他們的問題,藉此型塑你的社群。再來,讓這些社群可以參與內容,成為內容的一部份。不斷的觀察、聆聽社群的需求,讓他們主導你。

至於要如何成為好的直播主?

第一, 做自己!主導你的show!與你的粉絲互動,讓他們成為你的show的一份子,經營你們的關係。
第二, 保持直播的習慣,常常為你的粉絲做一些特別的事情,營造你的個人特色。
第三, 與其他的實況主保持聯繫,彼此學習,讓節目做得更好。

最後,創業當然是件苦差事。我有幾點想法跟大家分享:

  • 找到你的熱情所在:這很重要,所有事情都會回到這個原點,這是驅動你向前的動力。當你遇到困難的時候,如果他是你感到熱情的事,你會比較容易找到方法解決。
  • 「You are defined by the size of the problem you think about.」你想解決的問題有多大,決定了你能夠成就怎樣的事業。
  • 找到你的核心業務:了解你的使用者。這不能懈怠,因為每個公司的狀況都不一樣,只有你能做到這點。

  • 專注在你的核心業務上:這個世界充滿挑戰,專注讓你能有更多的經驗,並醞釀出新產品的可能性。

  • 找尋你的創業導師:這能讓你成為一個更加成熟的創業家,從他們過去的經驗與智慧中學習。
  • 了解你的弱點:你不可能什麼都會、什麼都做。認清你的弱點,僱用能夠幫你解決這個問題的人。
  • 不要害怕失敗:你絕對會失敗,我自己也失敗過很多次,重點是要從過去的錯誤中學習。
  • 絕對不要放棄。

創業要如何走向國際?你得了解不同國家的文化。當然,一開始你必須考量本地市場,但你也得思索你的當地市場的狀況是否可以吻合別的市場的狀況,如果不能,就要想想如何維繫別的市場,到當地找夥伴、建立連結,讓他們幫助你。

從台灣出發絕對是有可能的,像是捷安特、宏碁、宏達電、富士康這些科技大廠,會有一定的地位,他們不是隨隨便便走到今天的地步的,請務必記得這點,專注在你想做的事情上,從台灣出發,絕對是有可能的。最後,我想送給大家一句話:

The truth is most of us discover where we are heading when we arrive.

[客座創業家三]

4 矽谷IoT新創Particle共同創辦人Zach Supalla:學習小朋友參加「棉花糖挑戰」的精神!

如何踏入物聯網世界?全球10大創新IoT新創Particle共同創辦人Zach Supalla建議創業是一場實驗,從各種實驗得到經驗和教訓,不要被過去的範例和經驗所影響。

全球10大創新物聯網新創Particl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蘇帕拉(Zach Supalla)訪台,20日以「將物聯網,連結未來(Internet your thing, networking the future)」為題,分享他的看法。

全文演講摘要如下:

我在群募的失敗經驗

很多人都聽過PHOTON這個開發模組,這也是很多客戶開發的第一步,我們設計很多軟體,讓人們可以更方便的開發這些裝置,像是恆溫器,我們希望證明使用這些裝置能快速開發這些應用,這可以用在不同的裝置和車輛。我們的應用很廣泛,很多募資團隊都使用這個開發套件。

我們的第一個產品是Spark,這個插座是我們的失敗經驗,2012年1月做出第一個原型,用Arduino和燈具讓燈能夠開關,這是開發硬體產品的第一步,建立連網的照明設備原型,可以用在家用照明組。

這是我看很多YouTube上的教學影片做出來的,但這個原型不好看,用PVC管做基座,我從天使投資人獲得投資,開發改良這個產品,聘用設計師,讓燈具可以透過網路跟雲端連結在一起。之後我們在自造者空間創業,用3D列印製作客製化的原型,改良這些設計,有了概念和原型之後,接下來才走上群眾募資的路。

我父親是聽障,這個設計構想起於我的父親,由於人們一直用很有限的方式使用燈,所以我創造了這個產品。2012年12月時推出這個產品,在Kickstarter上募資,目標設定25萬美元,有些人覺得我們的目標太高,不過因為我們的成本也很高,30天後我們募得12.5萬美元,離目標有很大的差距,這不是很成功的募資專案,但是也受到媒體的報導和關注。如果沒走過這段崎嶇的路,就無法經歷這段學習的過程。

Zach Supalla
(圖說:Particl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蘇帕拉認為,精實創業是物聯網時代很重要的精神。圖片來源:蔡仁譯攝影。)

從做燈具到連網裝置開發最件

下一步我們加入了深圳HAX硬體加速器,四個團隊成員中,三個在美國,一個在大陸,我們試圖想理解公司未來要如何發展?燈光的裝置有商機,但是我們可以用什麼方式發展?產品做到一半時,我們覺得自己好像是燈具公司,但我們並不想成為燈具公司。當時在淘寶可以買得到燈罩,可以用遙控器改變燈罩的顏色,我們就把晶片放在燈裡,有了控制器和小的模組,就像是燈的腦一樣,變成連網的照明產品。

我們發現可以把這個構想發展成完整的工具組,協助很多工程師和自造者開發出連網的產品,所以我們做了Spark Core,創造Wi-Fi連網裝置的開發工具套件,由於開發連網裝置很貴,這個開發套件可以解決這個問題,讓所有裝置都能很容易連網,可以用機器人控制手機等等。

我把Spark Core放上Kickstarter募資,目標訂在10萬美元,一小時就達成了,最終達到30萬美元,跟之前的產品有很不一樣的結果。我們原本想發展消費者電子產品,讓燈泡連網,後來決定做工具組,讓開發者都可以做出連網產品,反而讓我們能連結5萬人的社群,接觸超過8.5萬開發者。

我們在矽谷在談精實創業,就是找到一個簡單而直接的方式創業,讓群眾募資平台上的贊助者跟我們一起學習,不好的話就重新修改設計。我們一開始做家用照明,本來想裝在學校裡,但後來評估Kickstarter贊助者的使用方式,實驗失敗的話就代表我們的想法還不夠好。

決定從燈具轉變成設計工具組之後,用晶片來評估使用者的反應,這個專案很成功,我們就繼續下去,業務也持續成長,這是我們在第一次失敗中學到的事。

失敗不是結果,它是走上成功之路的一個階段而已。可能是你原來的產品太貴了,或是遇人不淑等等,無論如何,所有失敗都是邁向成功的其中過程而已。

當萬物都連網

接下來我想談談物聯網,開發工具組在產業中取得一個成功的位置,不論是大公司或是新創公司都需要開發產品。2011年時美國知名創業家及創投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說,軟體正在吞噬世界(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這代表每個產業受軟體的影響都會很大。例如線上網路書店Amazon創造出閱讀裝置Kindle,帶來破壞式的創新,不論是內容、通路和其外形,都更像是軟體提供商。

運算越來越便宜,它的變化也越來越多。智慧型手機改變了製造業和電子業,讓感測器可以大量裝在手機裡。在iPhone出現之後,這些感測器才大量出現,也讓所有東西可以上網和互連。

Particl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蘇帕拉  
(圖說:蘇帕拉解釋物聯網可能有的應用領域。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至於為何這些裝置要互連呢?這是很難回答的問題,每個產品都有其存在的理由,為何要連上網路?我們要去挖掘這些裝置有何用意。像是Fitbit運動手環、智慧家庭的燈具、水電、家電連網,也有連網車子、自駕車,這些都是物聯網的一部分,也是未來的潛在商機。此外,也有很多手機支付方式及網路應用,不管是溫度計,或在醫院裡的設備,還有環境資源的管理,像是殺菌劑沒了也可以知道,連網後提醒業主即早發現問題等等。

零售業也跟物聯網有關,可依據消費行為改變零售價格,可以追蹤貨櫃的進度。農業也能提升收成,追蹤土壤的酸鹹值。房地產也是一樣,可以降低能源用量和開發量,或是控制交通號誌,去追蹤車流和人流,所以有很多多面向的應用。

在過去,裝置沒有連網,有了感測器和控制器之後,讓只用在智慧型手機上的技術擴大至所有裝置都能連網。

硬體新創變得更加重要,群眾募資扮演重要角色,你可以看到過去五年硬體新創公司大幅成長。物聯網企業非常百花齊放,有很多元的硬體新創公司,例如有平台、裝置,也有其他不同的元件和上下游產業一起投入物聯網,然而彼此之間並非競爭關係,這些分屬不同市場,在巨大的產業和市場裡,有很多商機。

如何開始物聯網的第一步?

Autodesk的研究員伍耶克(Tom Wujec)設計了「棉花糖挑戰(The Marshmallow Challenge)」,讓五、六人組成一隊,材料只有20根義大利麵、膠布、一顆棉花糖等等,棉花糖放在最高的地方,做為建構建築的材料,為時18分鐘,要把棉花糖放在最頂端。大部分人會建構作品時,會先了解工具、應如何設計、畫成草圖,但大部分時間都在建造工具,最後30秒才放上棉花糖,結果最後卻崩塌,因為棉花糖比想像中還重。這就是我的經驗。

結果顯示,商學院的學生比幼稚園小朋友表現得還糟,小朋友很早就把棉花糖放上去試了,不斷試錯然後成功,而不是按照理論搭好之後,最後放上棉花糖才發現不可行。所以重要的是要反覆實驗和嘗試,同時要快速依據這個結果調整,這是幼稚園小朋友建構架構的方式。

戴森公司創辦人戴森(James Dyson)說,「創意和反覆實驗等於創新。」哈佛商學院教授克莉史汀森(Clayton Christensen)表示,「創新幾乎不會在一開始就成功! 」Yahoo執行長梅爾在Google工作時指出,「Google的產品就是早點在Google實驗室發布產品,然後重覆。」Facebook創辦人佐伯格也說,「快速移動然後突破。」

Particl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蘇帕拉  
(圖說:蘇帕拉解釋製作物聯網產品的過程。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所以,要開始物聯網的第一步,得先有個想法、試著開始做、試著銷售,如果行不通的話,就嘗試新的,如果成功的話,就繼續下去。這是一場實驗,從各種實驗得到經驗和教訓,不要被過去的範例和經驗所影響。

大公司也必須了解物聯網已跟過去的產業不同了,物聯網公司跟過去的產業很不同,有很多小企業,每個企業的價值雖然小,但是加總起來的價值可能會大於一家大公司,未來跟現在面臨的處境不同,要認清這樣的事實。

[客座創業家四]

5 法國IoT新創獨角獸Sigfox來台,要連結台灣軟、硬體資源

吳晴中/攝影
IoT的市場的成熟,有賴IoT基礎網路環境的建設率先到位。法國IoT新創獨角獸Sigfox共同創辦人Christophe Fourtet認為台灣與法國有許多相似之處,也希望未來會看到更多IoT應用在台灣發生。

物聯網(IoT)聲浪高喊多年,但是口號喊得沸騰,卻遲遲未見大規模化的IoT應用與商機,2016年Gartner研究副總裁Dean Freeman甚至預言,IoT市場成熟還得等10年。研華總經理何春盛則以建造森林比喻,IoT的種子已經灑下、有些開始萌芽、也開始有鳥兒到來,距離IoT變成森林的時間,則還要幾年時間。

吳晴中/攝影

UNB網路技術低成本、低功耗,有助IoT加速發展

IoT的市場的成熟,有賴IoT基礎網路環境的建設率先到位,才能為IoT產業的發展,打通最後一哩路,而總部位於法國土魯斯(Toulouse)的IoT網路供應商Sigfox,正以蜂巢式網路的低功耗、低成本特性,獲得全球企業的矚目,目前已經募資3億美元,並且廣泛在世界各國建構IoT基礎網路,成為市值超過10億美元的IoT新創獨角獸。

Sigfox共同創辦人暨技術長Christophe Fourtet近日來台時指出,Sigfox自2009年創立以來即致力於超窄頻(UNB)低功耗廣域網路(Low Power Wide Area Network;LPWAN) 技術的開發,將此技術內嵌於為數眾多的連網裝置之上,即可將原本只能小範圍連結的非授權頻寬,連結起來,變成連接一整個國家甚至全球的廣大網路,因為不需要IP授權費、UNB技術耗電量又低,因此能夠滿足IoT應用的低功耗、低成本需求,對於IoT應用的加速發展,可以帶來很大的幫助。

吳晴中/攝影

由於Sigfox的UNB串連的裝置愈多,其所打造的網路就更有價值,因此目前Sigfox已經在英、法、西、美、巴西,以及紐澳等全球20個國家提供服務,並且打造自身的IoT生態系統。

看準台灣IoT應用創新能量

由於台灣是硬體製造生產重鎮,又具備IoT創新應用能量,因此也成為Sigfox積極尋找合作夥伴的重要地區。目前Sigfox已經與研華科技在內的台灣IoT相關業者進行合作。

何春盛指出,研華科技於2015年開始成為Sigfox的IoT裝置供應商,至今已經有多許多合作案,預計2017年更將出貨3萬台設備給Sigfox,除此之外,研華科技也已經在內湖總部試用Sigfox的UNB基地台,看好Sigfox基地台有成為覆蓋全台灣IoT網路的潛力。

吳晴中/攝影

未來台灣IoT基礎建設到位,接著會需要許多創新IoT應用,這是台灣新創很好的機會,因此何春盛趁著Christophe Fourtet來台期間,一直游說Christophe Fourtet考慮在台灣設置IoT應用設計中心,如此不僅可更深入連結台灣硬體資源之外,更可藉由訓練台灣新創公司或團隊,開發設計各種IoT感測器,吸納台灣IoT的創新能量。

提起是否更深入在台灣發展,Christophe Fourtet強調,台灣與法國有許多相似之處,尤其台灣具備的軟硬體與系統整合能力,法國相對欠缺,因此非常樂見台灣成為Sigfox生態系的重要合作夥伴,也希望未來會看到更多IoT應用在台灣發生。言下之意顯示,Sigfox未來在台灣將會有更多的合作契機。

[客座創業家五]

6 芬蘭IoT新創Cyberlightning:真正的物聯網還不存在,解決三大問題才有機會在2020年實現IoT生態系

吳晴中 / 攝影
物聯網(IoT)什麼時候才會真的到來?芬蘭IoT新創Cyberlightning創辦人兼執行長Ville Mickelsson發表大膽看法:假如沒解決三大問題,真正的物聯網很難實現。

物聯網(IoT)什麼時候才會真的到來?物聯網應用的全面普及會是甚麼樣子?自1995年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提出物聯網概念以來,世界各國與產業投入龐大資源發展物聯網技術與應用,至今大家仍在問,物聯網到底長甚麼樣子、這個世界甚麼時候會到來。針對這個問題,投入物聯網產業已經超過10年的芬蘭IoT新創Cyberlightning創辦人兼執行長Ville Mickelsson直言:「物聯網現在還不存在,要實現真正的IoT全貌,整合再優化是關鍵。」

解決IoT三大問題點,才能實現IoT

芬蘭IoT新創Cyberlightning創辦人兼執行長Ville Mickelsson直言:「物聯網現在還不存在,要實現真正的IoT全貌,整合再優化是關鍵。」
吳晴中 / 攝影

創立Cyberlightning是Ville Mickelsson第二次創業,此前他創辦的IoT軟體公司Sensinode被安謀(ARM)併購,是ARM未來能夠在無線網路領域不斷領先的因素之一。後來Ville Mickelsson認為,要實現IoT的理想,必須朝整合的方向前進,因此於2011年再創立Cyberlightning,致力於發展分散式IoT智慧平台,提供企業以此平台建立IoT應用,目前全球多個國家的大企業都是其用戶,包括電廠、風車、太陽能面板的IoT應用。

像Ville Mickelsson這樣的IoT專家,其創辦的公司也已經在世界各國建設IoT應用,但卻宣稱真正的IoT還不存在。對此他提出三大問題點,首先、許多數據分散存在於不同的資料庫與領域之中,其次,沒有人可以從分散的資料,看見真正IoT的大局,再者,網路連接存在延遲的問題。

針對IoT的無法全面實現,Cyberlightning積極採取新的解決方案,首先,該公司跳脫過去IoT應用建置,是先整合數據之後再進行單一領域的優化,未來則是要先把全部面向的資訊整合起來,再找優化的解決方案;另外,要解決連線延遲問題,Cyberlightning以分散、分層平台,降低這方面的問題;最後再輔以3D圖示化的系統,顯示出全貌。Ville Mickelsson期望,透過這樣的努力,2020年可以實現IoT的巨大網路生態系。

扮演未來IoT要角,台灣新創機會大

客座創業家論壇與談人(由左至右)南星加速器創辦人朱宜振、廠星科技創辦人洪家頌、中保無限+執行長林建涵、IBM雲端運算事業部副總經理許仲言、Cyberlightning創辦人兼執行長Ville Mickelsson及主持人《數位時代》總主筆王志仁
吳晴中 / 攝影

針對Ville Mickelsson提出的IoT不存在說。IBM雲端運算事業部副總經理許仲言認為,IoT可以說不存在,但其實又已經存在,因為IoT本身是個動態的過程,過去20年來它不斷強壯並且真實的存在於人們的生活周遭,未來要持續完整IoT面貌的三要素,分別為技術、創新與產業知識(Domain Knowledge)。

儘管Ville Mickelsson與許仲言對於IoT的存在說看法不盡相同,但是兩人都認為,整合是未來加速IoT發展的關鍵,而在整合的進程中,新創是要角。Ville Mickelsson強調,要讓一切事物連網,必須有完整的生態系統,所以Cyberlightning也積極參與IoT組織「IIC組織」,此外生態系中必須有非常完善的開發者社群,這些新創與創意夥伴可以一同開發技術、產品與解決方案、創新商業模式,讓整個平台不斷與時俱進的調整與發展;許仲言也強調,IoT不是單一廠商可以完成,在技術、創新與產業知識三大基本要素之外,大家都必須融入生態系中,透過共創(co-creation),讓IoT落實的更棒。

既然新創或開發者社群之於IoT的實現如此重要。台灣新創圈應該積極從中尋找自己的定位,Ville Mickelsson建議,台灣與芬蘭一樣市場規模不大,台灣新創必須走出去、跨出舒適圈,積極參與國際IoT活動,把自己的創意帶出去,也把創意帶進來。許仲言也認為,台灣在IoT底層的感測器、中層的網路、上層的應用都有很好的廠商,也有很多的創意家以及產業知識專家,體系健全,絕對可以在未來的IoT時代扮演要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