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想法的年輕人] 全台最年輕的紀錄片導演楊逸帆:希望自己不是坐在冷氣房裡,而是親自理解社會到底發生什麼事

2015.10.04 by
數位時代

台灣正處在一種世代焦慮,寄望著年輕人,卻又擔心著年輕人,聽多了長輩們的「期許」與「擔憂」,《數位時代》推出未滿35歲「Under35 x 有想法的年輕人」系列,不如來多聽聽年輕人想說什麼、 想做什麼,讓我們對於未來可以有更開闊的想像。

學習的目的是什麼?是探索自己、認識世界,還是為了拿高分、考上好學校?全台最年輕的紀錄片導演楊逸帆向所有為考試所困的學生、家長和老師拋出這個疑問。

圖說明

光看外表,楊逸帆和其他年輕人沒有太大差別。但是他的選擇,卻讓他的人生從此不同。14歲那年,他因緣際會開拍紀錄片,用鏡頭說出4位同樣就讀宜蘭人文中學的同學,面對升學考試時的心聲。為了升學,個性和志趣截然不同的孩子們必須遵守一樣的遊戲規則,交出同一份標準答案。然而交卷之後,迎面襲來的卻是更深的茫然。

這部耗時6年半的紀錄片《學習的理由》,不僅以初剪版本獲得香港華語紀錄片節長片季軍,今年7月,還入選美國亞美國際電影節紀錄片單元,是該單元唯一台灣代表。拍過紀錄片、創辦了線上雜誌和教育工作坊,楊逸帆的下一步要往哪裡去?才剛成為東吳哲學系一年級生的他,目前已經中止學業,預計明年服完兵役後出國讀書。「

我希望自己不是坐在冷氣房裡,而是親自理解社會到底發生什麼事。」今年20歲的他,滿懷著對世界的好奇心,正準備揚帆啟航。

Q 什麼時候開始對教育產生興趣?

A 我最早的夢想是當醫生,因為我不喜歡看到別人痛苦。但是我14歲的時候,遇到一位國小同學。以前她是一個很活潑、很野的女孩,那次見面,我發現她的眼神灰暗無光。家人問她:「一年後就要考基測,想過要念哪裡嗎?」她卻回答:「能考上哪就去念哪。」我推測所有問題,恐怕都是出於人不懂得如何跟社會體制和周遭的人互動。互動模式是如何形成的?我認為是家庭、學校、媒體和社群,而這四個環境的共同功能就是教育。

Q1 對你而言,教育迷人的地方在哪裡?

A 20世紀教育家約翰‧杜威(John Dewey)說:「教育是更新社會的根本之道。」這句話跟我當時的觀察和推想蠻符合。我的紀錄片《學習的理由》裡有一個疑問:「教育究竟是帶來希望,還是限制我們的可能?」我覺得教育最迷人之處,就是它帶給我們希望。但是最讓人難過的是它以帶來希望之名,行限制可能之實。我對教育也沒有太崇高的理想,就是回歸本質吧。

Q2 遇到「大人」質疑時,你如何反擊?

A 我為了讓這部紀錄片不只是小孩的情感抒發,所以爭取到全國教育會議的採訪權。我到教育社會運動現場拍攝,採訪教育部官員、教授、教改人士,還有體制內外的老師、家長、學生,甚至飛到國外採訪。但是有前輩跟我說:「我們如果要做這些,就讓專業的來做。你一個小孩就用自己的觀點就好了。」我知道用說話反擊是沒有用的。只有真正做出東西,他們才能理解,不然只是言論上的攻防。對於質疑、批評跟不理會,基本上我的態度都是這樣。

Q3 你希望10年後的自己是什麼樣子?

A 其實我拍《學習的理由》不只是為年輕人發聲,我是把問題提出來。第一,我希望藉由自己的行動,讓更多年輕人知道他們也辦得到。第二,我希望開一條路給大家。我們過去接觸過的組織和合作夥伴,現在都串連在一起了。未來,我希望自己的角色是社會設計師。我不預期能在短期內提出解決方案,所以要用10年、20年來了解問題,同時鋪排讓改變發生的條件。

Q4 你一個月讀幾本書?

我很少讀完一本書。因為我不是以書為主體,而是以需求為主體。別人寫的書,是他理解的世界。太認真內化它,等於也內化了對方的價值觀。但你需要形成自己對世界的了解。

Q5 對你影響最深的思想家是誰?

孔子,我把論語整本讀完了。我從孔子身上看到對世界很清澈的洞見。他提出一套解決方法,但重點不是這個,而是他把這套方法身體力行「活」出來。

Q6 如果現在有年輕人想跟你做一樣的事,你的建議?

我覺得重要的是「為何而做」吧。永遠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透過不斷問「為什麼」,比較不會被外在的表象或功名給蒙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