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榮] 關於 17 ,我們可以再想想的是…

2015.10.06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從爆紅到隕落17,一款由藝人黃立成創辦的影音直播 APP。三個月內迅速爆紅,卻又在登上APP下載榜首不久後,同時被 Google Pla...

從爆紅到隕落

17,一款由藝人黃立成創辦的影音直播 APP。三個月內迅速爆紅,卻又在登上APP下載榜首不久後,同時被 Google Play 與 App Store 下架。這過於戲劇性的起落,再加上中間幾乎從未間斷的「情色」爭議,使得 17 下架後仍不斷被討論。

跟一些評論者一樣,我也還無緣使用過 17。但在 Twitter(今年三、四月間)Facebook(今年八月)相繼推出自家線上直播服務的這半年間,17 不僅趕上了這波「直播」的發展浪潮,也確實為其展示了一種快速成功與快速死去的方式。

17 app 代表圖,數位時代翻攝
(圖說:17 app 代表圖,數位時代翻攝)

當然,林之晨認為,17 不是唯一一個涉及情色內容的直播 APP。因此迅速遭到下架的 17,也許只錯在沒有強力的後台(如 Facebook 之於 Instagram)做後盾。

因為沒有親身使用過 17,我無法就這個 APP 本身設計與使用者體驗上的問題做討論。我也沒有投入新創產業,也沒有立場說該不該繼續支持 17。但是關於 17,以及整個線上直播的發展浪潮,我們其實還是有很多可以思考的地方。

非關道德,問題不在情色

首先,我同意鄭國威的質疑:Apple 與 Google 有權力擔任道德的裁判嗎?這個問題可以用另一種類比的方式來問:你覺得7-11有權力在道德上裁判什麼東西該賣、什麼東西不該賣嗎?

顯然地,我們清楚知道,什麼東西該不該賣不是 7-11 決定的,而是政府相關的管理單位,依據相關的法律規定(雖然這些法條經常很有問題…)來決定。同樣地,當誠品封殺某些「敏感」的書時,我們也清楚知道這是不對的(除非你覺得威權是個好東西)。

你也許會說,這是色情APP!色情APP!(我認為不重要,所以只說兩次)問題是,就算這個APP涉及違反什麼善良什麼秩序的什麼法,那也該是由相關主管機關介入調查約談,而不是由 Google 或 Apple 掌握道德的量尺。

情色需求一直是科技發展的推手之一
(圖說:情色需求一直是科技發展的推手之一,數位時代翻攝)

更何況,你可知道,情色產業向來都是科技發展的先驅者

《一位數位移民的告白》的作者 Nick Bilton 就曾指出,好久好久以前的那個當年,何以 VHS(就是以前要用「跑車」倒帶的那個錄影帶)會擊敗由 SONY 開發的 Beta: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當時 SONY 對於色情內容的抵制。

可能你又會問:所以法律之外,我們就不需要道德了嗎?關於這一點,我倒還沒有要主張如此極端、虛無的生活方式。問題是,反過來問:你說的是哪一個、誰的「道德」?

主流媒體在 17 爆紅的階段,不斷地以帶有道德譴責(或至少是質疑)的口吻,「帶頭」拿起石頭砸向其具爭議的情色內容。搞得好像整個社會都有著全然一致的道德律則。問題是,當國民男神小鮮肉露出他的屁股、眾多女星天天露乳時,怎麼又只聽見興奮的尖叫聲?(然後「波卡」事件…)搞得我好亂啊!

他的 email 就這麼出現在 Ashley Madison 的資料裡,可是主流媒體卻追他追得比追黃立成還不用力,讓他就這麼輕輕帶過
(圖說:這個立委辦公室的 email 就這麼出現在全球知名偷情網站 Ashley Madison 的資料裡,可是主流媒體卻追他追得比追黃立成還不用力,讓他就這麼輕輕帶過,數位時代拍攝於 HITCON 奇葩獎年度最佳研究獎發表)

如果我們把視線拉得遠一點,會發現其實我們早已脫離「單一」道德律則的世界很久了。前陣子台中女中的學生在升旗典禮(現在還有這東西!)時,「脫裙露褲」抗議校方不准他們穿褲子(咦?)!後來有學生在網路上說,校方之所以禁穿短褲,是擔心女學生露出臀型,易引起校外人士遐想。

不僅是女學生們的抗議,網路上對於校方這套八股說法的訕笑,都顯示出校方對於「合宜」服裝的單一標準早已過時。在法律之外,道德上合宜與否,在今天這個多元的社會中,也早已隨著不同群體的生命軌跡分化。甚至法律本身有時都無法合理地作為道德仲裁者(沒錯,我說的就是多元成家的問題!)

【自己的衣著自己選、自己的短褲自己穿】關於蘋果新聞的報導,相信今日在場的同學都知道此報導不符合當時的情形,故我們提供影片希望不了解此行動的人能夠知曉當時的狀況。該報導需更正及改善處有以下三點,分別為1、參與的同學不只十多名,概略數...

Posted by 中女中鱷報 on Friday, October 2, 2015

(影片說明:在這個數位時代,學生意見是可以一併呈現在網路上的。當學生能將意見表得得如此清晰直接,就反過來顯得主流媒體所傳達的意念有多單一,校方的反應有多老態。《數位時代》引用。編按:我們唯一覺得有趣的是:為什麼《中女中鱷報》的自我描述,是「運動主題酒吧」?)

因此,17 的下架,若說是因涉及情色的「道德」問題,恐怕對其真的有欠公允。

直播,奪回所有權、人人有錢賺?

但是!(就是人生最厲害的那個 but )當我說 17 的下架對其可能有欠公允,並不代表我支持 17 這類的直播 APP。關於這一點,接下來的討論對於支持「新創至上」的人來說可能一點也不中聽。

林之晨認為應該給 17 鼓勵。他分享了其陪伴 17 創業的過程。數位時代也曾報導到 17 成立的緣由。簡單來說,就是希望讓(藝)人們從 Facebook 這類大平台中奪回生產內容的所有權。成立一個平台,讓(藝)人們可以在生產內容時,也能獲得回報,而不是給別人整碗端去。

坦白說是值得讚賞的初衷。奪回所有權!一般人不會知道,這對於社會學家來說是多麼慷慨激昂的一件事!對我來說,這有點類似 Uber 「一開始」給我的印象。但我們知道,Uber 司機已經在抗議被抽成太高。我不確定 17 如何分享收益。但倘若像 Uber 這樣,平台仍然抽走大部分收益,恐怕這「奪回」不太實際

圖說明
(圖說:Uber 的推廣頁面,數位時代翻攝)

因為不清楚 17 如何分享收益,也許它真的能夠實現「還利於民」。但就算如此,麻煩的社會學家仍舊憂心於另一件事:不同於其他勞動生產,線上直播生產的商品內容就是我們(或我們的生活)。

這聽起來真的不是件好事。特別是當我想到,過去人們為了讓「商品」大賣可以幹出的種種壞事。如今,當我們在線上直播「販賣」起我們的生活時,又會如何「製造」它?

你也許會說,演藝產業在當代的普及,早就已經讓人變成「被製造」的商品,又何必在此時懷舊?或許我確實懷舊,仍希冀娛樂化、商品化的發展不會全面將人們的生活捲入,讓我們能保有一些無法(也不應)販售的東西

更重要的是,為何而播?

(比but更厲害的)更重要的是,我私心期待著「直播」肩負起讓社會更好的功能。真正地「奪回」權力。

我還記得318學運時,沒有辦法前往現場的(好)幾個晚上,我總會在電腦開啟直播現場的視窗。至少,我真真切切地看到現場發生了什麼事,不再需要依賴新聞媒體的報導。

過去我曾討論過「資訊透明」的問題。對我來說,各類直播平台、APP 的發展,正是一般人掌握透明工具的第二波關鍵時刻。(第一波則是隨著人人可以透過手機上傳照片開始)在過去,能夠Live直播現場畫面的,往往是具有各類昂貴儀器、設備與平台的媒體。他們所擷取、選擇的直播畫面、現場,決定了觀眾對於「現實」的認知。但今天我們的手上就有了直播的工具,每一個人都可能成為即時傳散重要事件的關鍵人物,成為「奪回」界定現實權力的那雙眼睛

2008 年在肯亞的總統大選後發生了嚴重的動亂。當時一群工程師希望能即時收集、公布各地的動亂資訊,便打造了一個以 Google Map、手機簡訊為基礎的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平台: Ushahidi。2014年在台灣的318學運,我們則有了以藍白拖、iPad、Ustream 為基礎的直播平台。

我要說的是,雖然創業很重要也很值得鼓勵。但我們可以做的更多,為這個社會帶來更好的未來(雖然聽起來很老派)。「直播」這樣的科技,能做的不只是兜售人們的生活而已

@@ACTIVITYID:406@@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