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榮] Facebook是個人還是公共空間?這是一個錯問的問題!

2015.11.24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曹家榮] Facebook是個人還是公共空間?這是一個錯問的問題!
剛剛提到廢文,TPET 神&...

剛剛提到廢文,TPET 神人 張哲剛 轉給我看的古人廢文論,讓我笑瘋了!!發現原來唐詩都是一堆玻璃心的廢文!=========前面沒有人後面也沒人這世界好大呀於是我就哭了==========太陽下山了河流到海裡去了你想看的遠一點就給我爬高啊==========這兩篇真的超廢的,讓我笑得東倒西歪! X{DDDDDD

葉丙成貼上了 2015年11月21日

幾天前,台灣翻轉教育的重要推手葉丙成,在其 Facebook 上轉發了一篇關於古詩變成廢文的笑話(應該是?)。 當然,其發文的脈絡來看,絕對是一則廢文(咦?),喔不,笑話!只是不久之後,有一位臉友就在底下留言裡崩潰了!自此,戰火點燃!相挺葉教授的人,與同樣覺得其言行不妥的人隔空交戰。

風暴中的當事人,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賀大新攝影。
(風暴中的當事人,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賀大新攝影。)

其後,葉教授又在 Facebook 上發表了一則看起來應該類似公告的文章,大意是主張:臉書是個人空間,不是公共媒體,因而不應該隨便批評他人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並希望若無法認同這一原則的朋友,可以逕自將其封鎖。

一直以來,我對於在臉書上的不同聲音,都保持尊重包容的態度。但這是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這是個人臉書空間,不是公共論壇。許多臉友都知道這是我分享各式各樣想法跟個人生活經驗的空間。這不是課堂,也不可能每個人都會認同我的所有想法,而我也...

葉丙成 Benson 貼上了 2015年11月22日

關於古詩用白話文表達後呈現為廢文狀態一事,到底妥不妥當,這可以討論(但不是我在這裡要討論的!)。那麼,留言要人注意自己的言行又是否合宜呢?坦白說,這不是一個適切的、可促進溝通的言論。或者簡單點說,這並不禮貌(我知道大家最愛談禮貌!)。如果是站在對這種玩笑有異議的角度,希望發文者能夠再想一想,這樣的發言並無益處。

但這也還不是這篇文章想要討論的。這篇文章想要從戰火中抽離(逃!),談談關於臉書到底是個人空間還是公共媒體?到底,我們有沒有「自由」在上面耍廢、講屁話?

關於透明與隱私的老問題

其實我很想在這邊放一個傳送門,然後把大家傳送回這兩篇文章:「資訊透明,適速度者生存」與「資訊透明下的難題」。這樣我就可以略過大約1000字(偷懶)!但實際上我不能,所以只得多嘮叨一點。

先講結論(可以嗎?):我認為,仍然以「個人」與「公共」這組區分來試圖定義 Facebook 上的活動,恐怕是一個有問題的方式。顯然地,從過去的部落格、網路相簿到今天的 Facebook ,我們還是沒有學會這一課。

公共與私人(或是公開與私密)這個過去經常被當作是重要行動參考框架的分類,早就隨著各種電子媒介的普及而搖搖欲墜。例如,傳播研究學者 Meyrowitz 就指出,電視的出現如何讓名人的私生活不保。更不用說隨著網路與手機的普及,我們還能夠說哪些地方或行動是絕對公共還是私人的?

因此,我在〈資訊透明下的難題〉裡說過,隱私如今已成了這個時代每個人都得面對的難題。而想要如過去那樣將「個人空間」這把尚方寶劍拿出來,以捍衛自身自由與權利的人,恐怕還真的有點像是拿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

必須學會的「隱私素養」

對於生活在今天這個數位時代的我們來說,要「完全」地不讓他人窺探自身的隱私資訊,大概唯一「完美」的方法就是當一個「數位隱士」。丟掉、拒絕使用一切數位化的資訊產品。但這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們要就這樣放棄隱私的防線嗎?當然不是如此。我過去就已說過,重點是:我們必須要重新習得一種「隱私素養」

一方面,當然是要先把尚方寶劍收起來。也就是不要再用公共與私人這組區分來考量自身的行動後果。接著,我們必須認真地去「管理」每一個行動的脈絡。管理的意思是,我們必須清楚地宣稱、界定(例如透過隱私設定)當下的行動與資訊,對誰來說是可取得的,以及在什麼情況下又是可散佈的

聽起來很困難,對吧。因為這真的很困難!畢竟很多事情是我們無法控制的。就像經典的那一句:「我告訴你,但是你不要告訴別人喔!」除了道德的籲求外,我們根本無法確保「秘密」會如何流通。就像暢銷書《大數據》的作者說的,在今天,資訊一旦被分享後就不再為個人所控制。

因此,另一方面,也是我覺得隱私素養更重要的是,作為資訊的(可能)接收者這方該學會的事。也就是盡可能地尊重每一個資訊的「脈絡完整性」。

還記得那時候的她嗎?那時候她還沒變成舞孃,也還沒有變成生活處處受限需要花大錢換私人空間的天后,賀大新攝影。
(圖說:還記得那時候的她嗎?那時候她還沒變成舞孃,也還沒有變成生活處處受限需要花大錢換私人空間的天后,賀大新攝影。)

《鍵盤參與時代來了!》的作者曾經(大概)這樣說:「重點不是我有沒有辦法看到(或說出去),而是我有沒有被允許看到(說出去),如果沒有而我做了,這就是對於隱私的侵犯。

換言之,我們今天必須認識到,每一個資訊的分享都是有脈絡性的。它並不像過去那樣,有簡單的公╱私區分。因此,在我們決定要看或是要把它傳散出去前,必須問問自己幾個問題:我是那個可正當地接收、傳散資訊的人嗎我要散佈此一資訊的場合會不會使其變質?也就是說,這個資訊被我告訴別人後,會不會在意義上變扭曲了

這是一個最好也最壞的年代

我承認這個小標題矯情了。但某種意義來說確實如此!我們今天身處一個前所未有的透明時代。資訊的傳散權力不再是掌控在少部分的人手裡。雖然這個世界仍舊有著不小的數位落差,但相較於一個世紀(甚至半個世紀)以前,我們所擁有的資訊、數位科技,讓許多人都有了發聲的可能性。

但這確實也是最壞的年代,至少對於想要保護個人隱私的人來說。我們恐怕再也不可能「隱於市」,要隱就只能躲到深山裡。更糟糕的是,我們可能還未察覺這樣的改變,因此不斷地糾結於像「Facebook是我的個人空間」這樣的宣稱。

聚集了數十萬計五迷在 Facebook 粉絲頁上的「五月天阿信」,也躲不過科技變化追隨著的八卦流言,賀大新攝影。
(圖說:聚集了數十萬計五迷在 Facebook 粉絲頁上的「五月天阿信」,也躲不過科技變化追隨著的八卦流言,賀大新攝影。)

這並不是在說:Facebook 不能是我的個人空間。而是說,這並不會因為一句簡單的宣稱而成立,如果我們連最基本的隱私設定、好友群組設定都不改一下的話。

我們想要透過 Facebook 展現自我,甚至已經如此聚集了大批「粉絲」。在這樣的透明之下,還想訴諸簡單的公╱私區分來主張個人自由,恐怕是緣木求魚。

這樣的情況還是讓我想起傳播學者 Postman 的話,科技總同時帶來恩惠與負擔。也像我在「資訊透明,適速度者生存」與「資訊透明下的難題」這兩篇文章中想要指出的:享受著透明帶來的果實的速度菁英們,其實同樣也受到資訊透明的隱私威脅

延伸閱讀:
1.首次發現鑽漏洞App上架竊取用戶隱私,iOS百萬用戶遭影響
2.反對美國政府要資料,Apple出聲與Google、Facebook同一陣線
3.網路瀏覽隱私消失?英國再擬草案保存人民網路記錄1年

@@ACTIVITYID:457@@

@@ACTIVITYID:481@@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