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產值破百億美元的顧問公司

2006.10.01 by
數位時代
年產值破百億美元的顧問公司
在(財富)(Fortune)雜誌五百大企業中,有三分之二是它的客戶;它的專業能力讓台積電、全球知名的電信公司伏得風(Vodafone)、大陸...

在(財富)(Fortune)雜誌五百大企業中,有三分之二是它的客戶;它的專業能力讓台積電、全球知名的電信公司伏得風(Vodafone)、大陸中石化,以及英國健保等龐大系統,都願意編出預算來請它提供顧問服務;它在今年《財富》全球五百大企業排名第三百七十九名,比前一年晉升了七十六個名次。
它是Accenture,二○○一年正式從美國Andersen Consulting獨立出來,當年營業額才剛破百億美元,如今,它單靠銷售「顧問服務」,已是橫跨四十八個國家的超級企業顧問公司,堪稱知識經濟時代的企業典範。
Accenture提供企業客戶諮詢(Consulting)、科技(Technology)和外包(Outsourcing)的服務,它是一家遍布全球超過四十八國、一百一十個城市,並擁有十三萬三千位員工,年營業額超過一百七十億美元,業務範圍橫跨國防工業、科技、金融、石化、化工、能源、環保,甚至包括政府等領域在內的超級大企業,但是在台灣,卻少有人知道這是家什麼公司。

提供跨國整合的顧問服務

走進位於台北市敦化南路底的Accenture台灣分公司辦公室,清爽的玻璃隔間卻看不到幾個人影,台灣區總裁蔡士傑說,「雖然台灣這邊有一百多人,但在這裡辦公的只有三十幾人,」他又笑著補充說:「我們辦公室人若多,那就麻煩了!」
用台灣傳統的產業分工觀點,很難精準描述Accenture到底是家什麼樣性質的公司。

Accenture事實上只販賣「服務」,這家公司販售每位員工的時間,提供不同產業的建議與規劃。
Accenture的專業知識是什麼?為何各領域的知名企業和組織,例如台灣台積電、德國Vodafone、大陸中石化,以及英國健保等龐大系統,都願意乖乖編出預算來請Accenture提供顧問服務?「遍布全球的專業知識庫,加上e化的力量,平均每四小時,便有一個案子上傳,這是Accenture最重要的競爭力核心!」蔡士傑解釋。
從跨國企業角度看顧問服務,似乎很重要,但同時又似乎存在著某種邏輯矛盾。
全球最大的電源供應器製造商台達電,企業開發部總經理蔡榮騰便解釋,顧問服務主要還是以「目標取向」為主,例如台達電想開發新力(Sony)、飛利浦(Philips)這類大客戶,就會特別聘請有該公司背景的專業顧問,來協助建置生產流程。
台達電看重的是傳統顧問服務,但Accenture能提供的不僅如此。蔡士傑回憶他在一九九三年剛回台灣進入這一行時,有家銀行打電話來,要求針對貸款業務進行營運與風險分析,不過當時台北這邊並沒有相關個案經驗,所以只能從Accenture全球系統裡去尋找分析資料,當時需要一個經理、兩個顧問、兩個分析師,總共五個人準備兩星期,再去跟客戶報告。 但是現在類似的情況,只需要在早上指派一個經理、一個分析師,幫客戶從全球資料庫裡將資料整理出來,「甚至不用一天,當天下午就可以去做簡報了,這就是Accenture完全建立在web base與精準資料搜尋的競爭優勢,」蔡士傑如此形容Accenture的競爭力。

幫助台積電提升服務效率

服務價值的重要性,連台積電這種半導體製造業,也都拿來做為提升競爭力的關鍵。「一九九九年,我與一位波士頓來的合夥人,第一次走進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的辦公室,一開始,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跟他說:「張先生,不好意思耽誤您的時間。」沒想到張忠謀立刻回答:「怎麼會不好意思!我大部份的時間都在拜訪我的客戶,難道你不應該來拜訪我?」蔡士傑分析這段多年前與張忠謀的對話,點出專業的服務價值,不僅是Accenture重要的基礎,對於台積電這種資本龐大的製造業來說,更是高築進入門檻,讓同業難以追隨的關鍵。
Accenture除了協助台積電這類電子廠提升生產與服務效率外,未來還能利用龐大的全球資源網絡,在台灣做些什麼?「多到做不完!」蔡士傑答得毫不猶豫。
蔡士傑說,未來台灣企業的海外購併案件可能會愈來愈多,如何避免BenQ購併西門子(Siemens)手機部門吃足苦頭的情況?或是放大到政府層面,像是三通在即,大陸觀光客、外勞在台灣愈來愈多,如何能在社會制度上做出最有效的管理?或是台灣即將進入老年化的社會,如何更有效地健全社會裡的家庭緊急醫療網等,這些都是Accenture能提供的服務。 「如何利用國外的經驗,讓台灣少走些冤望路,其實是最重要的!」看來業務範圍涵蓋不少公共領域的Accenture,在台灣市場真的看到不少知識服務的商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