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一堂課]Maker的東西方文化差異:你能不能接受失敗的風險?

2016.01.19 by
曾靉
我們小時候都曾經是Maker,都曾自己動手做東做西,但長大後反而就沒了Maker精神,你可曾想過為什麼?美國物聯網公司Particle共同創...

我們小時候都曾經是Maker,都曾自己動手做東做西,但長大後反而就沒了Maker精神,你可曾想過為什麼?美國物聯網公司Particle共同創辦人蘇帕拉(Zach Supalla)近日訪台一周,與台灣的Maker以及創業社群對談,剖析東西方Maker文化之間的差異。

談到東西方Maker文化的差異,蘇帕拉認為,Maker精神其實在全球是一樣的,無論美國、中國、台灣,而Maker跟創業者之間的關係在於:是什麼推動你要從一個想法進到市場?他認為,東西方最大的差異在於「對失敗風險的接受度」,論創意、靈感大家都很不錯,任何一個產品要進到另外一個市場都是可行的。不過,在美國,大家比較能接受失敗的風險,東方國家則不然。

「如果我失敗過,搞不好google還會找我去做產品經理,我說不定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因為我有經驗。」蘇帕拉笑說。但若換成東方文化,總有個想法根深柢固:要是你不成功怎麼辦?大家會考量到失敗可能會影響名譽、影響升職、影響未來的職涯發展。但現在新創團隊有很多資源與支持的力量,也慢慢可以降低這樣的鴻溝。

鄭鴻旗也說,不過不管是在台灣或中國,DIY跟Maker的文化非常弱,這跟雙方的文化差距有關。小時候大家其實都是Maker,會自己做東做西,結果後來長輩叫你不要亂搞,就這樣遏止一切。自造者空間的出現,則是提供一個可以亂搞的安全區域,讓你解決自己的問題、完成你的計劃。

圖說明
(圖說:Particle共同創辦人蘇帕拉(Zach Supalla)。照片來源:郭涵羚攝影。

群眾募資給了Maker什麼支援?

而群眾募資能帶給Maker什麼樣的支援?Particle正是從群眾募資平台Kickstater起家。2012年,團隊上Kickstarter募資的首款產品是智慧燈泡座Spark Socket,當時僅募到12萬多美金,離達標金額30萬相差甚遠。雖然是一次失敗的專案,但卻也獲得1600多個贊助者的支持,「他們很喜歡我們,我們發起第二次他們都很支持,」因此,第二次上平台募資的IoT套件Spark Core順利達標。

不過,蘇帕拉說,第二次雖然順利達標,但出貨後品質不如預期,讓他不是很滿意,一直到最新一代的Photon才比較滿意。第一次是集資失敗,第二次是品質不滿意,在這段期間團隊從群眾的回饋學習到很多。他認為,要做一個產品,沒有比「了解顧客需求」是最好的方式,「但他們不會直接告訴你,他們不會說:我給你49美元請你把我要的東西做出來。而是你要懂他們的回饋的絃外之音。」Particle也開始建立自己的雲端平台與社群,讓大家有一個開放的空間分享自己的經驗,討論各自遇到的問題、再從大家的經驗中來解決問題。

群眾募資顧問公司貝殼放大執行長林大涵也補充,群眾募資最可怕的不是失敗,是不知道你的失敗在哪裡;最可怕的更是成功後也不知道錯誤在哪裡。群眾集資不是空談,你付出的是你的credit跟對於未來的信任,目前貝殼放大正在努力的目標之一,就是推出認證的服務,讓募資團隊可以有自評的基準,包括你可以揭露多少生產資訊、財富資訊等,成為群眾募資世界中可供量化的認證。

延伸閱讀:為網路而生的 Particle Photon 開發板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