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公司上群募平台的關鍵因素:群眾可以幫你開疆拓土!

2016.01.21 by
曾靉
新創公司上群募平台的關鍵因素:群眾可以幫你開疆拓土!
群眾募資平台不僅是突破傳統募資缺口的創新商業模式,同時也是新創團隊建立社群連結的利器。到底新創公司要如何維繫與群眾之間的關係?而當物聯網商機...

群眾募資平台不僅是突破傳統募資缺口的創新商業模式,同時也是新創團隊建立社群連結的利器。到底新創公司要如何維繫與群眾之間的關係?而當物聯網商機崛起,對於台灣亟欲轉型、擁抱物聯網浪潮的傳統電子大廠而言,在這之間又看到了什麼機會?

在日前由國發會主辦的「軟硬整合再進化,啟動生態系時代」論壇中,新創公司Particle執行長蘇帕拉(Zach Supalla)、BLOCKS共同創辦人翟㓋鋒(Fred Chak)、前Pebble生產管理與亞太地區的業務拓展負責人林常軒;以及廣達電腦技術長張嘉淵、宏碁自建雲應用事業單位總經理王定愷,便針對這些主題進行深入討論。

圖說明
(圖說:國發會日前舉辦「軟硬整合再進化,啟動生態系時代」論壇。照片來源:蔡仁譯攝影。)

Q1:新創團隊如何經營與群眾的關係?

Particle執行長蘇帕拉:在Kickstarter或其他的群眾募資平台上,會去支持專案的人並不是一般的消費者,他們對產品是有期待的、他們是擁有者,而他們參與其中。因此這些贊助者預期他們會受到尊重,也是團隊與贊助者一起成就這個產品。

所以新創團隊可以抱持分享訊息的開放態度,透明的來經營產品,這會讓你的粉絲們成為你的產品代言人,彼此若有共鳴,推出產品後他們能夠協助你開疆拓土。如果有客戶寄信給你而你沒回覆,或是你沒解釋時程,如果他們感覺不受尊重,他就會離你而去,他會覺得你人間蒸發,但這些事情其實是可以避免的,因為他們希望的是了解,給他們資訊,他們就會成為你的代言人。

BLOCKS共同創辦人翟㓋鋒:對我們來說,當我們的產品進入零售市場會有風險,會面臨競爭者。對零售商來說,他看到平台上的數字會覺得比較有保障。第一次我們的成績就很不錯,很多人就來問我們應該怎麼做。我都回答他們說,先建立人脈後再來做群眾募資,你要有很好的想法、產品,你要讓他們了解你、他們就會成為你的支持者。有支持者後才有社群,這時候再做專案是個不錯的方式。

在做第二次專案之前,我們很早就預估到我們會有多少收益、多少後援,在與群眾的互動中,我們會透過Skype、Google Hangout跟使用者做一對一溝通,我們可以了解他們有什麼期待,並且直接回復他們。當然你也可以聘請公關公司或第三方公司來做,但你必須與他們有良好的溝通。

Q2:新創公司如何打造一個生態系?

Particle執行長蘇帕拉:打造一個生態系就很類似我們在做生意,你要慢慢經營客群,就像《從0到1》中說的,創業的時候你想的不是那百分之一的市場,而是找到小的市場吃下百分之百,所以我們針對控制器這個小的利基市場去做生態系,再加上工業應用或其他應用,讓這些產品可以更擴展開來,隨著業務擴張,你可以找到市場的利基點,你可以確定你是不是站在正確的位置。

但對我們來說未來最大的風險是什麼?我們起步得太早, IoT有商機但現在還是實驗階段,大公司會做產品,但只有幾千個出貨量,時機還沒有那麼成熟、商機還不穩定。風險可能在於我們投入太早、走得太快,也許2018、2020年會比較穩定,對我們來說現階段最好的是方式是扎穩腳步。

BLOCKS共同創辦人翟㓋鋒: BLOCKS是第一個模組化的智慧型手錶,使用者可以依據他們的生活方式選擇想要的功能,不管是Android、iOS作業系統,他們都可以在我們的平台上做不同軟硬體應用,因為我們希望可以做出跟使用者緊密相關的產品。

我們也有像App store的軟體開放平台,讓任何人都可以將他們的想法、他們的模組放上來。現在我們的平台上已經有數千個模組,而且都是你以前從來沒看過的,比如說感應核廢料、空污的感應器。你都可以把這些感應器放到晶片裡頭,這開啟了無限的商機。我們要開發的不只是軟硬體,而是要讓不同開發者可以互相溝通、一起共創全新的產品,讓大家把問題放到平台,並且一起解決問題。

Q3:OEM廠要如何跟新創公司合作?

廣達電腦技術長張嘉淵: OEM廠要如何跟新創公司合作?其實這個問題並不容易,無論是新創或成熟公司都會有各自的策略,選擇夥伴必須承受風險,讓雙方提高合作效能。比如說穿戴式裝置,我們熟悉硬體設計,如果對方也剛好在做,我們的業務就會有一定關聯性。不過,你也必須了解自己的限制與不足之處,當眼前有很好的商機到了自己面前,你可能就得了解自己有哪些地方需要加強,這是一個反覆執行的過程,我們為未來做準備,未來不可知,也許未來有新的構想,但準備好抓住機會很重要。

廣達作為Pebble其中一個生產商,我們也還有創新的精神,我們持續都在創新、每年都有不同挑戰,我們希望能變成一家智慧敏捷的公司。我們的科技、業務模式一直在變,現在我們要透過推出創新產品找到新商機,所以看到創新公司我們也希望協助他們量產,這同時也是在育成我們未來的消費者。

宏碁自建雲應用事業單位總經理王定愷:我們目前的業務部門在做自建雲,客戶主要鎖定在新創社群,提供整合性的雲端物聯網解決方案,我們也希望未來能成為軟硬整合的公司,達成我們的王道思維。

在這樣的想法之下,我們針對社群展開藍天計劃,希望幫助新創團隊踏入藍海市場,並同時運用宏碁在過去40年來的網路人脈,現在的藍天計劃中有ABC三項元素:A是指Acer的開放平台、B是指BYOC自建雲平台、C是國際人脈,目前我們已經幫助數十家新創,讓他們參與國際展會,讓他們有更多媒合機會走向國際。最後一點,我們也有企業的創投團隊,針對策略性夥伴進行投資支援財務需求。

Q4:創業風險那麼高,所以你為什麼選擇創業?

Particle執行長蘇帕拉:我的媽媽常常告訴我,她認為我很適合冒險,過去我一直都不認同,但我最近才意識到,也許我跟其他人不同的一點在於,我會去量化跟計算未來可能的風險。創業可能風險很高,有90%的人都會失敗,但失敗會怎樣?我曾經在麥肯錫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如果未來我再轉行,也許Google會邀請我去做技術相關的工作,因為我有經驗、我嘗試過。所以我想,即使在最糟的情況,我可能還會有其他出路,我選擇創業,只是損失一年薪資(或許還有過去MBA的學費),但對我而言,風險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高。

前Pebble生產管理與亞太地區的業務拓展負責人林常軒:矽谷可以接受失敗,失敗是過程而不是結果,你靠著這些經驗你可以學習錯誤,未來你的人生可能會更豐富,所以也是很多大公司會選擇跟新創公司合作的原因。我幫過很多新創公司拓展業務,未來,我可能也想自己創業。

BLOCKS共同創辦人翟㓋鋒:在加入BLOCKS之前,我幫過包括Google在內的很多大公司做產品,那時候的薪水是現在的2、30倍,那時候有房貸,其實現在也還有,所以這個決定其實蠻可怕的。過去10年我都在大公司,當初被BLOCK團隊的想法與背景吸引,我考慮了很久,雖然我以前的專案都很成功,但在此之前,我有看過可以改變人們生活、世界的東西?

我告訴自己,我的履歷上已經有很多很漂亮的公司,未來我可以找到更好的公司。但我又問自己:我的人生追求的是什麼?加入新創公司我要冒什麼險?這個險是指職業嗎?職涯發展嗎?我的公寓嗎?我的工作收入嗎?那麼,這些對我來說重要嗎?我以為冒險很大,但其實仔細想想這個風險沒有想像中的大,我告訴自己如果我不加入,我失去的將是「讓人們生活改變」的風險,這是我職涯中很重要的決定,選擇創業,你願不願意冒險很重要。

延伸閱讀:
全球10大創新物聯網企業Particle執行長訪台,宏碁、廣達、英業達都有興趣
[創業一堂課]Maker的東西方文化差異:你能不能接受失敗的風險?
仁寶成立以來「最小的客戶」!模組化手錶BLOCKS,為何讓台灣ODM大廠也買單?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