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榮]如果手機是你的大腦,你還願意讓人窺探嗎?

2016.03.12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曹家榮]如果手機是你的大腦,你還願意讓人窺探嗎?
圖:Tim Cook/來源:iphonedigital1 via flickr, cc license從Apple與FBI之爭談起.....

圖說明
圖:Tim Cook/來源:iphonedigital1 via flickr, cc license

從Apple與FBI之爭談起......

前陣子Apple執行長Tim Cook再度成為國際媒體的焦點,只不過這次不是因為任何新產品的發佈,而是因為他公開槓上了美國聯邦調查局(FBI)。

這個事件延續至今,相信許多人都已略之一二:FBI為了調查一起造成14人死亡的槍擊案,尋求Apple協助破解已被擊斃之槍手的手機。而Cook霸氣地拒絕了。

Cook首先透過一封《給消費者》的公開信,抨擊FBI此舉實質上危害了使用者的資料安全,並認為Apple一旦同意協助,將會開啟一個危險的先例。更接著,在幾天後,Cook又發了一份備忘錄給公司員工,在其中進一步地指陳,Apple所做的乃是在維護珍貴的公民「自由」。

從加密、資料安全的問題到「自由」,這細微巧妙的轉變其實大大地提昇了Apple拒絕FBI要求的正當性。畢竟,不管是Apple、Google還是Facebook,這些擁有大量用戶資料的科技公司們,其實很難在這個議題上完全站得住腳。

但是,「自由」就不一樣了。談到自由這個價值,人人身體裡那股「義憤」經常就會像被打開開關一樣湧了出來。因此,意圖「開後門」侵犯Apple用戶「自由」的FBI,根本就是圖謀不軌的「老大哥」(Big Brother)!

這樣說來,Apple應該在這個爭議上立於不敗對吧?事情恐怕也沒那麼簡單。美國知名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很迅速地針對此爭議進行了調查,而調查結果顯示,比半數還多一點點的美國人其實認為Apple應該協助FBI。

這個「令人意外」的結果,其實不那麼令人意外。畢竟,「自由」與「安全」一直以來都是現代人最矛盾的情結。一方面,面對近乎恐怖攻擊事件的槍擊案,人們對於「安全」的渴望必然會浮現,因此有那麼多人支持FBI並不奇怪。但另一方面,當Cook將Apple「拒絕協助」界定為,不只是保護資料安全更是守護「自由」,這也喚醒了人們對於老大哥的恐懼。

關於自由與安全這矛盾、難解的選擇,我也沒有答案。但是,我們倒是可以暫且放下這個問題,從另一個角度切入思考這個事件。我想問的是,如果我們仔細想想「手機」對於自己來說「是什麼」的話,也許我們就會知道該如何選擇。

你跟你的手機是什麼關係?

過去我們常聽到人們形容,汽車就像是男人的老婆。雖然從性別平等的角度來看,這句話可以說令人髮指(小朋友不要學),但它確實也點出人與機器、工具之間經常會形成的「特殊關係」。

圖說明
圖說:《雲端情人》劇照。照片來自gigacircle

例如,與汽車類似的是,我們在許多電影裡面都可以看到,大俠跟他的寶劍、飛行員與他的飛機,甚至,駭客與他的電腦等等。在這些關係之中,機器、工具都不僅僅是機器或工具,而是類似夥伴的存在。

從科技研究角度來看,我們實際上可以細分出幾種人與機器的關係。「工具」關係當然是最常見的。不管是什麼樣的機器、工具,其實都是人們用以達成目的的物質手段。

因此,如果我們將手機看作是工具,那麼不管是FBI還是誰想要看看它裡面有什麼,或甚至拆了它,我們可能不會感到太多掙扎。頂多只會主張,你必須有正當理由與交換條件才能拿走我的「東西」。

不過顯然地,機器不都只是工具。我們實際上會與機器發展出「親密關係」。因此,「工具」關係之外,我們可以暫且以「夥伴」關係來稱呼這種人與機器間的親密關係。

在夥伴關係中,重要的不是到底機器是不是真的變成了「人」,而是它已成了你完成某些任務或甚至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部份。換言之,工具與夥伴關係的差別在於,這個機器是否已成了無法替換、甚至是與你「合為一體」的存在。

特別是在與手機這類數位科技的關係中,人與機器之間「合為一體」的夥伴關係,意味的不僅是使用上的「稱手」,更是在認知、記憶、心靈運作上的共同運作,因為手機所做的乃是擴增了我們原有的認知與心智能力(例如,與不在場他人通話、儲存各類「記憶」等等)。

在認知科學中,這種觀點被稱為「延伸心智論題」(extended mind thesis)。也就是說,從這一觀點來看,手機乃是人類大腦、心智運作的「外接設備」。或者反過來說,今天這個數位時代中,對於如此依賴著手機的人們來說,手機實際上乃是「我」的構成部分。

舉例來說,我們也許都有過的經驗是,經常要翻找手機裡的行事曆、筆記本或相簿,才能夠「想起」某個行程或是過去發生過的事情。這意味著,回憶、或記憶如今已不再是個人的心智能力,而是一種人機共同完成的結果。

當界線模糊之後…

一位英國學者正是從這個角度切入Apple與FBI的爭議。他提問:我們應該將多少的自我交給國家?

也就是說,如果暫且先不考慮自由與安全這個難解的問題,當我們將手機僅視為是「工具」時,Apple與FBI的爭議可能比較單純:這是一個工具,我們是否能夠使用它來達到「任何目的」(包括打擊罪犯)?

但是,一旦我們從「夥伴關係」,或者說從所謂「延伸認知論題」的角度來看手機,問題就變得比較複雜。因為在其中,人機之間的界線模糊了,手機成了人的自我與心智的一部分。而為手機「開後門」就等同於告訴國家:是的,你可以窺探我的大腦、我的心靈。

如此一來,相信對於許多人來說,向FBI說「不」便成了毫無疑問的答案(想像一下「老大哥」正偷窺著你的心靈…)。

當然,當我們開始這樣思考人與手機的關係時,隨即就會發現:但實質上,我們已然向Apple、Google、Facebook這類企業開放心靈了啊!

Google面對著人們對於「被遺忘的權力」的要求,實際上反過來說,人們正是在要求Google忘掉它窺探到的那些秘密。而Facebook所做的恐怕只有更多。例如前陣子,一位美國用戶才控告Facebook擅自提醒他朋友的生日要到了。雖然其提告的原因是將這些提醒視為行銷行為,但就像那些不時跳出來「善意」提醒我們過去一些事件的通知,Facebook實際上在做的都是「替」我們記憶與回憶。

因此,我們從「延伸心智」這樣的角度來重新思考Apple與FBI的爭議,真正的重點倒不是該支持哪方的問題,而在於(借題發揮)點出今天我們與各種數位科技的關係遠比想像的還要親密。即便這個爭議到最後Apple贏了、捍衛了資料安全與「自由」,我們仍須問自己:現在,你願意讓人窺探多少心裡的秘密?

分享待表圖來自:3D Matrix Corridors Screensaver's multimedia gallery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