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榮]更新,還是汰舊?消費者,還是冤大頭?

2016.04.15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曹家榮]更新,還是汰舊?消費者,還是冤大頭?
被「放生」的RevolvNest,這家2014年被Google收購的智慧居家科技公司,最近宣布將在今年5月關閉旗下一款名為Revolv的...

被「放生」的Revolv

Nest,這家2014年被Google收購的智慧居家科技公司,最近宣布將在今年5月關閉旗下一款名為Revolv的智慧家居產品。

圖說明
Revolv關閉聲明(圖片截自Revolv官網)。

這件事情之所以成為新聞,並不是因為Revolv本身是多熱銷或重要的商品,而在於它凸顯了今天消費者所面臨的一個窘境:我其實並不「擁有」我所買的東西。

Revolv當初在販售時,可是向消費者許下了「天長地久」的承諾。以300元美金的代價,消費者相信Revolv不僅能長長久久的運作下去,還絕不會被「放生」(也就是終止軟體更新)。但不到2年的時間,Revolv已經不只是被放生而已,而是將完完全全變成一塊廢材(大概只剩下紙鎮的功能)。

Revolv的事件其實並不是個案。我們今天在許多資訊、電子產品的消費上都面臨相同的「風險」。

例如,所謂的「放生」與否,就是人們今天在購買手機的重要考量之一。一款很可能被放生的手機,往往比較不容易受到青睞。因為被放生不僅意味著不再有新功能,甚至舊問題也不再被處理。

同樣的問題在電腦作業系統上也是如此。例如,微軟在今年年初已經宣告不再支援IE11之前版本瀏覽器的安全更新。換言之,這等同於間接地逼迫消費者「升級」──如果不想暴露在被攻擊的風險中的話。

於是,不僅「投資有風險」,現在看來購買各類資訊、電子商品也有風險,只是如今我們不僅還沒有公開說明書可以詳閱,是賺是賠恐怕更難以預測。

古老的戰爭從未停息

不過,說穿了,這樣的窘境就一個面向來說,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早在1980年代興起的「自由軟體」運動中,人們就已經指出商業化軟體的弔詭之處:我們購買的東西,並不真的「屬於我」。

換言之,相對於自由軟體運動推動者主張的「軟體不應有主」,資本主義的商人則是抓準了個人電腦發展的潮流,宣告了軟體的所有權。而商業邏輯的勝利也就造就了今天的場景:每個人花大筆鈔票買到的僅僅是有限的使用權。

雖然說「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消費者多少能夠戰略性地迴避「所有權」的箝制(這就不多提了…),但大多數的時候我們不僅無法像借醬油那樣向隔壁鄰居借軟體,甚至想要自己動手修一修、改一改不稱手的軟體(工具)也是被禁止的。我們只能被動地期待著,軟體公司有一天能大發慈悲地修補問題或改善功能──只要不被「放生」,一切都還有希望(?)。

但是,從另一個面向來看,這場古老的戰爭到今天確實有點不一樣:資本主義商人更精明了。如今,「所有權」的作用不再只是防止盜竊,它更被用來迫使消費者必須不斷地購買。

更新,是為了「汰舊」

曾經謠傳,Apple為了讓消費者購買最新的機種,會在一段時間後透過系統的升級,讓舊款的機種「自然淘汰」。當然,這個「謠言」至今無法證實,但確實有過用戶打算為此集體興訟的新聞。

這樣的現象並不獨獨發生在Apple身上。事實上,今天消費者對於產品「耐用度」大不如前的抱怨,也已經不是新鮮事。同時,如果你有察覺到的話,會知道所謂「快速時尚」也不過是用華麗的包裝掩飾相同的現象(「舊的」就丟了吧!速度=時尚)。

不過,跟其他商品不同的是,資訊、電子商品因為經常需要「更新(軟體或系統)」,這使得商人們有了絕佳的方法讓人們自然地「汰舊換新」。

圖說明
圖說:2012世界公視大展《電燈泡的陰謀》,描述市場機制下「那看不見手的計畫性淘汰計畫」。

就像是Revolv用戶所遭遇到的事情。這個產品本身並沒有「壞掉」,可能也不能算舊。僅僅是由於收購了Nest的Google打算重新分配研發資源,開發「新」產品,因而不再能維持Revolv的服務,用戶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買」來的東西變磚。

我們甚至可以預想,有一天Google將會推出那套據說被稱為Works with Nest的產品,並且仍會毫不羞愧地向世人宣告:這將是最新、最好的智慧居家服務。至於沒說出口的那句潛台詞則是:「購買一定有風險,購買商品有長命有短命…」。

就算不看Revolv這個極端(不只是被放生)的個案,看看那越來越短的手機「生命週期」也很清楚。除了現在正在用的手機,你家裡有多少支其實「沒有壞」的手機?

一方面,有些消費者是在「時尚」的誘惑下,不斷追求最新的手機。但另一方面,其實有更多的人則是在不斷「升級」的「阻礙」中更換手機。

這是一種雙重弔詭的窘境:我們購買的東西並不真的屬於自己;同時,為了升級而進行的「更新」,有時卻導致了「汰舊」的結果。

圖說明
圖說:家裡有多少支其實沒有壞,卻被我們淘汰的手機?

永恆消費的時代

這樣的情況也許乍看之下,是一種自然的「市場運作」。但對愛找麻煩的社會學家來說,這更像是資本主義體系某種維繫再生產的機制。

過去我們在看資本主義體系的運作時,認為奪走人們的生產工具乃是其運作的重要基礎。也就是說,那些只能進入僱傭市場出賣勞動力的工人,其「生產」乃是資本主義體系運作的重要動力。

但如今,隨著「永恆消費」時代的來臨,在上述這些窘境中,我們則是看到資本主義體系找到了新的動力:更進一步奪取人們的消費商品,促使「消費」成為另一種永遠無法滿足擁有的行動,進而讓「持續消費」作為無間輪迴的另一端,支撐起無止盡的生產。

這樣說的意思並不是要我們停止消費(實際上也做不到)。而是至少就像別淪落為「窮忙族」一樣,也得小心變成「瞎買族」。我們必須要認識到這個窘境,並且開始追問:這種不透明、不對等的消費是否真的是好的?而我們的「消費」,是否最終只能是那巨大體系運作中的小齒輪?

延伸閱讀:iPod之父陷入掙扎?Google 32億美元收購的NEST新品進展停擺、陷入人事紛擾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