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工具變伸手牌天堂,我們決定與 Slack 分手

2016.04.23 by
陳伊凡
完美工具變伸手牌天堂,我們決定與 Slack 分手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了好的工具方能讓人心無旁騖。不過,有時工具太過完美,竟然也會適得其反。開發密碼管理軟體 1Password 的...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了好的工具方能讓人心無旁騖。不過,有時工具太過完美,竟然也會適得其反。

開發密碼管理軟體 1Password 的公司 AgileBits,最近就遇到了這樣的煩惱,而這個令他們又愛又恨的工具,就是當前最紅,從大企業、新創公司、公部門到媒體等大小組織都愛用的辦公室團隊溝通軟體 Slack,今年四月估值已爆衝到 38 億美金。


圖片來源:Slack

跟許多公司一樣,試過無數軟體之後,Slack 讓 AgileBits 所有成員一見鍾情。Slack 的武器——「notification(下稱通知)」、「channel(下稱群組)」,以及密切整合各式各樣客戶端的功能,讓他們宛如置身天堂,AgileBits 創辦人 Dave Teare 說,「整間公司的關係從來沒這麼緊密過。」

通知、群組、強大整合,我們都上癮了!


圖片來源:Slack

Slack 可以按照不同需求設定不同群組,而且每個人都有權限可以新增。AgileBits 本來所有人都在同一群組裡面,漸漸愈開愈多,比如原本的「開發」群組衍生出 iOS、Android、Mac、Windows 各據一方。

此外,Slack 無縫整合進許多實用的 app 跟服務,從此只要 issue 被打開了、新的程式碼被交付了、還是有誰在 Twitter 上說了什麼話、誰在 App Store 留了評價,通通都會跑出通知;但「通知」對有些人來說是掌握全局的利器、對有些人來說卻是無謂的干擾。於是為了迎合不同人的喜好,又開設更多群組。

最後,總共只有 60 人的 AgileBits,滋長出 81 個群組,還不包括私密或已歸檔的。因為群組太多,眼花撩亂,他們甚至開了一個名為 #too-many-channels,讓人上去詢問是否已有合乎需求的群組。

有趣、便利、令人愛不釋手,不再需要打開電子郵件,不再需要在一堆不同視窗切換,Slack 的魔力讓公司全體成員宛若置身天堂。

結果卻方便了伸手牌,對話也變得支離破碎

Slack 太方便了,好到幾乎取代所有 AgileBits 本來使用的其他工具。

  • 客服遇到棘手的使用者,到 Slack 發問。
  • 工程師發現 bug,到 Slack 發問。
  • 任何人覺得 1Password 似乎怪怪的,到 Slack 發問。

只有一有問題,丟到 Slack 就對了,Dave Teare 形容,Slack 宛如腦內啡,所有員工都一樣對 Slack 上了癮,一看到通知閃現,一定會有人可以馬上解答。於是,過去慣用的工具,像是 bug 追蹤器或是 wikis,能夠保存已經處理的問題與解答,以供後人參酌,卻因為有了 Slack,全都變得毫無存在感。

即使後來 Dave Teare 不得不當起「糾察隊」,要求大家記得把處理過的問題記錄在內部知識庫裡頭,免得下次又要再問一次。有些比較不耐煩的同事甚至會直接丟「Let Me Google That for You」的連結嘲諷只想在群組裡叫喊然後坐等答案的「伸手牌」。


圖為 Slack 辦公室一隅。圖片來源:Slack

的確,Slack 讓所有人更靠近了,卻不代表彼此溝通品質也會變得更好。畢竟,如果關係理應最親密的夫妻之間都會因為雙方無法傾聽彼此而吵架,又怎能期待工具能夠奇蹟般的為團隊成員營造更有效率的溝通呢?

只是,「嚇阻」無效,多數人還是沉溺在這種快問快答的誘惑裡無法自拔。而且,Slack 很難進行深度、有意義的對話,因為話題的轉換速度極快,流於瑣碎,如果這一秒沒參與到,下一秒已經有其他人插入其他不相干的事情,這種特性容易讓人養成未經深思熟慮、就急於發表意見的現象。

也就是這種急如星火的對話形式,讓 Dave Teare 經常處於焦躁狀態,甚至旁人也察覺了:「我覺得你最近好像常常發火,有什麼事發生嗎?壓力太大了嗎?」這句來自員工的關心,當然也是發在 Slack 上,而這正是在 Dave Teare 在 Slack 上埋怨員工亂用 Slack 後⋯⋯

我們該怎麼避免自己成為工具的奴隸

評估企業溝通軟體的作用,Dave Teare 向來會以兩個尺度衡量:它有提升我們的生產力嗎?它能幫助我們推出更好的產品嗎?

然而,在確實使用之後,卻多了個問題:Slack 會不會讓我感覺像個王八蛋(Does Slack make me look and feel like a dick)?

最後一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前兩個問題,卻難以定論。工具沒有對錯之分,Slack 恰如其分詮釋了一款絕佳企業軟體該有的模樣,但若人們過度依賴,反而被工具奴役,最終反倒要安置「糾察隊」般的角色隨時耳提面命,這不是 Dave Teare 或其他人樂見的情景。

Dave Teare 決定讓公司與 Slack 斷絕往來,轉而投入專案管理軟體(但也有即時通功能的)Basecamp 的懷抱。

儘管 Slack 的聲勢如日中天,備受媒體與創業圈追捧,不過近來關於 Slack 的「抱怨文」也有愈來愈多的跡象。不只 AgileBits,日前使用者體驗設計師 Samuel Hulick 也在 Medium 發表了一篇與 Slack「分手」的宣言,裡面提到「吸光所有時間」、「對話支離破碎」等困擾。他引述 Panic Inc. 創辦人 Cabel Sasser 的推特,傳神形容,「Slack 取代了 Email 好棒棒!!!但我怎麼反而多出了幾十個秘密收件夾。」

在軟體愈來愈面面俱到的今天,「役物而不役於物」成了亟待克服的課題。

參考來源:AgileBits BlogMedium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