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永真╳陳聖智:政治美學的革命推手

2016.05.01 by
張鐵志
顏理謙
張鐵志 查看更多文章

活躍於兩岸三地的文化與社會觀察家,現為《數位時代》顧問、《報導者》共同創辦人,在金融時報中文網等媒體撰寫專欄。曾任香港《號外》雜誌總編輯、《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總主筆,著有聲音與憤怒: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嗎?等書。

大片落地玻璃、一株株各有姿態的綠色盆栽、乾淨清爽的白牆。聶永真位在富錦街的工作室就像是一座巨大的玻璃溫室,只是這座溫室守護的並非嬌弱花草,而是他和工作夥伴對美的強烈執念。這一次,他們用極簡美學,在台灣選舉史上留下一道經典記號。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264期


大片落地玻璃、一株株各有姿態的綠色盆栽、乾淨清爽的白牆。聶永真位在富錦街的工作室就像是一座巨大的玻璃溫室,只是這座溫室守護的並非嬌弱花草,而是他和工作夥伴對美的強烈執念。這一次,他們用極簡美學,在台灣選舉史上留下一道經典記號。

圖說明
圖說:聶永真(Aaron Nieh)。

一直以來,聶永真的名字都是和唱片封面、書籍裝幀和金馬影展相伴出現。風格簡約、充滿人文氣息,總是讓年輕族群趨之若鶩,無疑是當代文青icon。當這個名字首度和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一起亮相時,象徵著台灣的選舉文化終於揭開新的一頁。

延伸閱讀:一場改變歷史的選戰行銷:這些創意、設計、 網路人,把小英送進總統府

選舉文化的砍掉重練

其實,這並不是政治第一次找上聶永真。只是在這之前,他和政治的距離從來沒有這麼近。早在兩年前太陽花學運時,他就負責設計《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國際亞洲版廣告。同年柯文哲參選台北市市長時,也曾經邀請他為選戰設計視覺。不過,當時聶永真一方面認為自己對柯文哲還不夠了解,不想貿然接下任務,另一方面也不願意外界將學運海報設計和選舉連結,認為他當初之所以會參與學運,就是為了日後的工作鋪梗,因此婉拒邀約。後來,他推薦了三位設計師給柯文哲團隊,而雀屏中選的正是永真急制的工作夥伴陳聖智。

圖說明
圖說:平面設計師陳聖智。

由於和柯陣營的合作整體來說還算愉快,加深了聶永真的信心,因此,當去年年初,民進黨媒體創意中心主任李厚慶邀請他到黨部見面聊聊後,他很快就欣然接受邀約。「假如四年前找我,我可能不敢答應,我會擔心做出來就是『那個樣子』。」聶永真說得很直接。「但是這次找我們,我不會擔心。因為之前柯文哲的已經做得很誇張了,完全不像是政治人物的視覺。畢竟,我們最害怕的就是最後面目全非,而且不是你喜歡的。」

除了對民進黨的信任,還有感性因素。第一是希望透過潛移默化的美學教育,將過去那些不合格的選戰視覺「打掉重練」。第二則是認同蔡英文在反核四和多元成家議題上的表態。「一般政治人物會打模糊仗,她是直接的。我們不確定她是不是有政治族群上的考量,但是這種考量本來就是必要的。我們覺得,好啊,妳敢釋放這樣的訊息,那我們當然希望這樣的價值可以被確立。」聶永真說。

當然,任何一種合作關係都是在摸索和試探中前進。儘管請到聶永真操刀,民進黨還是有風險要承擔。因為他的風格跟大眾對於選舉文宣的想像實在差太多,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馬上接受。而競選主視覺又是整場選戰最關鍵的元素,小從信封,大到競選辦公室的招牌,通通都和它有關。「可是我們希望這是一個新的時代。當新的時代來臨,應該要有一個新的視覺。」李厚慶解釋。

抽象符號才能建立高度

整套視覺的發想,源自於「點亮台灣」這四個字。陳聖智說,兩人一開始就決定要以幾何方式呈現「光」,而非燈泡、火炬等的具體物件。「因為具體的東西很蠢。」聶永真說。「如果要建立高度,寧願很抽象。抽象一定很多人說看不懂,但我們也不覺得這是問題。真正好的視覺符號,本來就是非常簡單和抽象的幾何型態,才方便記憶。」他引述美國設計大師保羅.蘭德(Paul Rand)的理論解釋:「他的logo設計七大原則,歸納下來就是『必須簡單到不行』」。陳聖智也補充,「最關鍵的就是,你看過之後能不能馬上畫出來?」

圖說明

在這個原則之下,他們發想出六款圖案讓民進黨挑選,最後中選的就是後來大家見到的圓圈版本。有趣的是,這其實是聶永真和陳聖智原本認為「最不可能被選到」、「最不安全」的那一款。因為它不僅長得最不像logo,而且還很容易讓外界聯想到蔡英文常被攻擊的痛點:空心蔡。不過,聶永真認為,以視覺設計的角度來說,這個圓圈其實有很多應用方式,而且非常好記。「他們(指民進黨)很敢選,sense有夠好。」

選舉是場賭注

選戰結束後,是否真的留下一些什麼?聶永真坦承,他們不確定自己的作品能不能真正改變未來的選舉美學。說不定在短暫的刺激之後,下一次,大家還是回到原本的樣子。「但是我覺得應該會有很多人認為,視覺做得好,的確能夠幫助選戰或團隊看起來更有質地。」

不過,這次用設計為蔡英文助力,會不會擔心往後她的表現不如預期?「當然會擔心,但是希望不要啊。」聶永真笑著說。「當初蕭青陽幫馬英九做競選專輯,他也沒辦法預期後來變這樣。這種尷尬的東西真的沒辦法預期。有點像賭注。」

其實選舉本就是一場賭局,當下的成功,也不能保證日後的幸福。但至少,從政治美學的角度來說,2016年的總統大選絕對是有史以來最漂亮的一仗。

草圖

圖說明
圖說明
圖說明

聶永真和陳聖智總共發想了六款草圖讓民進黨挑選。當時兩人認為圓圈款是六款裡「最不可能被選中」的版本,想不到經過黨部一人一票決議後,最終竟然以最高票獲選。

主視覺概念

圖說明

聶永真表示,本次大選視覺概念由「點亮台灣」出發,一開始就決定以幾何方式呈現「光」。圓圈以深淺不同的綠色構成,中間夾雜著藍色,代表不同世代和族群間的交融。

設計規範

圖說明

聶永真和陳聖智在設計方面做了很多細節規範,包括顏色、字體、視覺擺放位置都嚴格規定。民進黨也因此花了許多心力和地方解釋。「我們利用每一次總幹事會議溝通。我跟他們說,你看,台北的7-11跟台南的7-11顏色絕對不會不一樣,Open將也不會一個比較瘦一個比較胖。」媒體創意中心主任李厚慶說。此外,在整體社會氣氛下,這次的選戰相對占優勢。因為好打,民進黨在文宣策略上也有不同。「好打的選戰就要建立一些基準、風格和新的選舉習慣。」

字型

圖說明

這次視覺設計除了主要圖像和中英文標準字之外,在競選期間的文宣、印刷物和文件用字都統一使用台灣字型公司文鼎科技研發的「文鼎UD晶熙黑體」。蔡英文競選團隊是全台第一個購買此字型雲端版授權並啟用的使用者。

衍生產品

圖說明圖說明
圖說明

由聶永真和陳聖智設計的主視覺也應用在許多衍生產品上,包括馬克杯、工作人員的Polo衫和T-shirt。聶永真說,當初設計工作人員的衣服時就堅持,不會直接告訴大家「我是民進黨」或「2號蔡英文」。「因為我們希望做出來的T-shirt是大家都想穿的。」如果擺上明顯的選舉字樣,年輕人會覺得很尷尬、不願意穿。

紀念郵票

圖說明圖說明圖說明

延續競選期間美學風格,蔡英文就職紀念郵票同樣交由聶永真與陳聖智設計。有別於過去使用攝影肖像,本次改以數位幾何像素(pixel)與簡單線條構成。

本文出自:@@BOOKID:126743@@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