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都在闖關打怪的路上——遊戲App開發者鄭暐橋

2016.06.13 by
曾靉
「一開始會叫『半路』其實是一個巧合,因為我以前在BBS上的ID是halflucifer,後來因為好記就直接取一半變成『半路』,但後來想想我也...

「一開始會叫『半路』其實是一個巧合,因為我以前在BBS上的ID是halflucifer,後來因為好記就直接取一半變成『半路』,但後來想想我也蠻喜歡這個含義,好像人生一直在半路上,也一直在追求某個東西。」今年36歲、以綽號「半路」在遊戲開發界中小有名氣的鄭暐橋笑說。

鄭暐橋說自己「國小就開始打紅白機,國中時就開始想著與其玩遊戲、不如以後自己做遊戲」,後來大學就讀清大資工,2004年畢業、當兵後就一腳踏入遊戲圈,至今已在業界打滾12年之久。2010年,鄭暐橋的身份也從一個在遊戲公司上班的程式工程師,轉變成一名獨立的遊戲App開發者。在他12年的職業生涯中,獨立開發App的過程就佔據了一半時光。

圖說明
(圖說:今年36歲的鄭暐橋,在遊戲圈已待了12年,其中6年都是一名獨立開發者。照片來源:郭涵羚攝影。)

第一關:改變的開始

2010年,全球的遊戲生態圈悄悄掀起波瀾。當時,iPhone剛上市一年多,應運而生的AppStore模式顛覆了過往玩家取得遊戲的方式,很多小團隊做的遊戲App開始發酵,但大型遊戲公司卻都還沒有深入耕耘這片藍海市場。這讓鄭暐橋看到機會,並決定從遊戲公司離職。在台灣幾乎還沒有什麼人在做遊戲App時,便投身成為第一波拓荒者。

「大公司反應比較慢,一定要確立一個東西是可行的,才有可能發起一個專案認真去做。」鄭暐橋說,那時自己在遊戲公司只是一般的程式設計師,無法參與到較高層的決策,也沒有真正經歷過一款遊戲從概念發想、研發到產出的所有過程,成為一名獨立開發者,意味著自己要從頭開始學起。要開發一款遊戲App非常需要團隊合作,除了程式外,你還得找到美術、設計等人才。

離職後,鄭暐橋發表自己的第一款遊戲App《藥水行動》,他形容這是一款功能還有點陽春的App,是先前在上班之餘研發的,卻是他作為一個獨立開發者的起步。而鄭暐橋原先就有在經營自己的部落格,在上頭分享遊戲開發大小事,因此也順利吸引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加入下一款App的開發行列。

耗時半年研發,鄭暐橋與朋友推出的第二款作品,便是2011年在台灣刮起炫風的《邦妮的早午餐Bonnie’s Brunch》,一上市就擊敗當時排行榜上的憤怒鳥、快打旋風等熱門遊戲,拿下台灣iOS遊戲類下載第一名。遊戲介面精美、鎖定女性族群,又以Brunch概念做發想,不特別說明,還不會讓人直接聯想到這是一款來自台灣團隊的作品,讓《邦妮的早午餐》就算在歐美也都頗有知名度,也是當時少數能夠擠身國際舞台的台灣App。

鄭暐橋認為,《邦妮的早午餐》的成功其實算是天時地利,當時憤怒鳥正紅,媒體爭相報導這個來自芬蘭小國的App。回過頭來,大家也在找台灣的成功案例。正巧主題、品質都很不錯,時機點對了,就獲得很多關注,沒有特別做什麼行銷就讓話題在社群間發酵。Android、iOS、Windows Phone三個平台的全球下載量超過100萬。2012年也持續推出第二代。

第二關:挫敗的開始

2013年,隨著市場競爭者變多,先行者的優勢逐漸消失。歷經《邦妮的早午餐》的成功,鄭暐橋參與研發的第二個遊戲App《勾玉忍者》的成績卻不甚理想,被他定位成一個「不成功的作品」,也因為營收無法支撐開發團隊營運,一度面臨倒閉命運。反思失敗原因,是「時機點」過去了。他說,遊戲市場並非靜態,而是不斷的在變動,例如一開始市場習慣購買30、60元的遊戲,後來盛行免費下載,遊戲商透過程式內購買或是廣告來變現,但《勾玉忍者》近兩年的開發週期太長,以至於跟不上市場的變化。

鄭暐橋回憶,若非後來獲得一家遊戲公司的資金援助,身為一個獨立開發者的路也許就要就此打住。後來他採取跟遊戲公司合作的方式,成立猴子靈藥工作室,由遊戲公司出資、團隊主導遊戲研發方向,團隊也因此增加到6個人。

歷經2011年初試啼聲的好評、2013年的黯然挫敗。鄭暐橋卻說,一直到2014年他才開始有「創業」的感覺。「一開始就是想試試看,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你手上提著一個燈,前面都是昏暗一片,直到過了幾年,你才慢慢摸清楚路。」他說,做遊戲除了研發本身,營運、行銷、維護都是非常重要,這些都是後來作為一個獨立開發者才邊做邊學的。

圖說明
(圖說:邦妮的早午餐在2010年上市時,曾一度擊敗當時正火紅的憤怒鳥,坐上台灣iOS遊戲排行榜第一名。)

第三關:作為開發者的最後一搏

「一開始錢還夠…現在,不多了。」鄭暐橋笑說,今年下半年猴子靈藥要推出的第四款作品「獸魂戰起來」,將會是他身為獨立開發者的最後一搏。成績好,就繼續下去;成績不好,也許就會回大公司上班存錢,考慮休息後再戰。

問他為什麼?「以現在的遊戲App來講,已經是寒冬了。」鄭暐橋有些無奈的說道。現在的環境越來越困難,排行榜上的遊戲絕大部分都被大公司佔據,小開發者的機會越來越少,大公司有很多行銷資源,小開發者幾乎難以比拚。另外,台灣市場就像個大熔爐,玩家對於國外遊戲的接受度很高,因此台灣開發者做的遊戲在其中並不會特別有優勢。

這難道意味著在這片紅海市場之中,獨立開發者已經沒有機會了嗎?「現在....真的很難。但有活路的話,還是要去找。」鄭暐橋說,正因為小開發者無法跟大公司打行銷戰,就要想辦法用創意突圍。例如,在題材的選擇上不能太主流、休閒,例如做三國、武俠類,或者消除型遊戲類,小開發者最好要朝利基市場走,例如奇幻、軍事戰爭等,強化創意成分,吸引到小眾卻黏著的玩家,走出不一樣的路。

至於常常有人認為台灣市場很小,這個命題可以說對、也可以說不對,隨著遊戲製作工具的普及,遊戲App已經是過度成熟的市場,台灣遊戲市場含金量高,就主流遊戲類型來說,市場絕對夠大;但獨立開發者若要做比較另類的遊戲,只有瞄準台灣市場,當然就不夠大,所以重點是要讓你的遊戲可以走向國外發展。

圖說明
(圖說:目前人生有1/3都在遊戲業,而且就像鄭暐橋的綽號一樣,一切都還在半路上。照片來源:郭涵羚攝影。)

永遠都在闖關打怪的路上

現在的鄭暐橋,開口就是一串對於遊戲產業的見解,也能坦然談起過去幾次失敗的決策。

「這幾年的經歷,說實在還蠻奇妙的。我可能有一點知名度,但我怎麼樣也還稱不上成功。但如果不是作為一個獨立開發者,我不會能夠帶領一個團隊、出書,我如果一直在公司裡,永遠也不會有這些經歷,雖然犯了很多錯,但也學習到很多,這是用6年青春換來的。」他說。

雖然未來的路還沒那麼清晰,但鄭暐橋說,未來自己還是會一直在遊戲開發領域裡,只是做遊戲App不會是唯一的選項。無論是回到原先熟悉的PC Game,或是嘗試最近話題正熱的VR遊戲,不管是哪一個平台的遊戲都是可能的選項。

「做遊戲是我一輩子的志業,我會做遊戲到老到死為止。」2014年底,鄭暐橋曾在自己的網誌上寫下這句話,現在的志向也沒有改變。就像遊戲中的打怪闖關一樣,你不能預知下一關會出現什麼樣的挑戰,但永遠可以重新再來。

至少,一切都還在半路上。

延伸閱讀:
大學開始寫App、拿獎學金參加WWDC,張以承:獨立App開發者其實蠻孤獨的
從Yahoo工程師到獨立App開發新手,羅建凱:市場很競爭,就看你要不要加入
App生態:寒冬後會有下一個春天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