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畏又可敬的競爭對手──雙面韓國

2016.06.01 by
楊致偉
我們帶您看見一個媒體刻板印象以外的韓國,除了三星、LG、韓流明星、整形美容、繼承者們、地獄朝鮮這些標籤之外, 這個離我們只有兩三小時航程的鄰居,是不是存在其它的面向,存在習慣性簡化事實的主流媒體之外?

東北亞有這麼一個國家,深受漢文化影響,曾經是日本的殖民地,在二戰後憑著勤奮、教育、知識以及廉價的勞動力,在1950到1980的30年內掙脫貧窮,造就一個世代內翻身的造富。

圖說明

這個國家在七八零年代從農業社會轉為輕工業出口導向經濟,被譽為「亞洲四小龍」,並大舉送出留學生對歐美取經,八九零年代社會經歷巨變,以歸國留學生與本土知識分子為首的青年催生了經濟跟政治上的轉變:社會從威權強人政治到民主,技術人才及生產大軍打造了全新的高科技產業供應鏈,並隨著全球電腦工業與半導體業的成長大放異彩,與美國矽谷聚落及歐美高消費市場完美結合,創造上兆美元的經濟體。更有甚者,在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打造出世界級的消費性品牌,甚至逆勢併購歐美技術公司及零售通路,成為跨國強權。

韓國大街

這樣的成功故事,卻在金融海嘯及2010年後變調:高房價、高青年失業率、製造業營收下滑、出口緩退、階級僵化、出生率下降和人口老化等問題,改變了社會氣氛。年輕人動彈不得,對未來失去信心,金融體系疲軟,世代及階級對立日益嚴重,政府束手無策。

這些描述,是不是讓您覺得熟悉?適用於台灣也適用於韓國。放眼亞洲,台韓兩國,在過去30年的發展軌跡中,有相似的過去,面對類似的問題,更一直存在亦敵亦友(frenemy)的競合關係,筆者個人因從事跨國的早期企業投資,結識許多韓國的新創公司, 軟體業以及創投業者,因此建議《數位時代》於今年4月派出採訪團隊,貼近觀察我們又敬又畏的鄰居,去拜訪我在過去一兩年中結識的許多在創業第一線現場活躍的韓國朋友們,他們如何看自己國家的過去,想自己的未來?除了抱怨、衝突、怪政府無能,是不是存在更多的可能?來自民間,來自學校,甚至來自於政府?

圖說明

用一種新的觀點看韓國

我們帶您看見一個媒體刻板印象以外的韓國,除了三星、LG、韓流明星、整形美容、繼承者們、地獄朝鮮這些標籤之外, 這個離我們只有兩三小時航程的鄰居,是不是存在其它的面向,存在習慣性簡化事實的主流媒體之外?

做一個長期關注網路經濟的媒體,《數位時代》嘗試開啟新的跨國對話,去挖掘韓國巨型財閥(前十大企業占南韓GDP 80%以上,三星一家就占超過20%)以外的產業,遇見韓流偶像以外的新明星,也研究從韓國市場出發,第一天就心懷全球市場的新創公司。

我們訪談這些新興組織背後的人們,傾聽他們在思考、盼望或焦慮什麼,也觀察他們對應這些想法的眾多行動.不論您從事的是新創企業,國際市場,教育或是政策,我們都冀求這些對話能為您帶來一些啟發,以及刺激行動的動力。

朴槿惠如何站在總統的高度幫年輕人創造就業機會?

在〈雙面韓國〉這個專題報導中,我們從現任總統朴槿惠談起,她一反以往政府只重視大型財閥的政策,大力推動以新經濟.中小企業為扶植重點的創造型經濟(Creative Economy),以及相關的《資本市場.金融科技及商事法》法規修改,特別預算編列(由政府做莊投資新創,以TIPS基金最具代表性),甚至搭配租稅減免,要求財閥或認養創業園區,或投資甚至併購新創公司。這些政策造成了人才板塊以及資金的移動,吸引許多新創雄兵,並將年輕人的目光導向財閥以外的世界。

對韓國大學畢業生來說,過去幾十年來最體面的就業選擇,是加入三星、LG等現代韓國十大財閥:畢業前就內定,進入體系後效忠組織,所有產品只要母集團有生產銷售,絕對不用其它廠牌。

三星
圖說:三星大樓。

終身僱用與學長學弟階級制是常態,年資是決定升遷及待遇最重要的標準,但是當少數30、40歲的前三星人們或SKY畢業生(指首爾大學、高麗大學跟延世大學三所頂尖大學),離開大企業的羽翼,甚至一畢業就投入風險較高的新創(網路或遊戲)公司,並在短期內創造財富及社會影響力最出名的例子是Kakao的創辦人金範秀,甚至揚名海外之後,軟體創業越來越成為年輕人就業的選項。

KAIST如何把蘊藏在學校裡的頂尖技術幻化成市場商品?

新的職涯選擇需要新的技能跟準備,我們造訪了位於大田市,有韓國史丹佛/MIT之稱的天才學校KAIST(Korean Advanced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這家年度預算高達7億美元,直屬韓國未來科學部管轄,由「矽谷之父」史丹佛大學工學院院長圖門(Frederick Terman)教授,於1971年協助韓國政府成立的研究型大學,以史丹佛為標竿,目標在2020年前衍生出超過1千所高科技公司 (史丹佛校友及相關人員共創辦2萬8千所企業)。

我們與半導體創業家,現為KAIST板橋科技谷中心執行董事安聖泰教授暢談KAIST針對幫助學生及教授參與創業所規劃的學程以及制度的改革。我們與在矽谷設立通訊科技公司的KAIST博士生長談,也拜訪一家由KAIST畢業的連續創業家們所成立,專門輔導大學技術移轉並成立公司的新形態創投基金Bluepoint Partners。

韓國大田
圖說:韓國大田。

沒有缺席的韓國網路公司如何拉新創一把?

視野拉回距首爾市中心約半小時車程的板橋,造訪幾家市值超過10億美元的軟體或網路公司,包括 Daum Kakao、NAVER(LINE的母公司)、NEXON等,探討這些公司在韓國新一波創業潮中扮演的角色:它們培養了一批有實戰經驗的工程師、設計師、行銷人才以及經營人才。

這群人有些與前同事一起離職創業,有些搭配政府資金成立創投基金(韓國政府的TIPS基金以1:9的比例降低創投的風險)或加速器,尋找投資標的,出售給上市網路公司,形成一個類似矽谷的資金鏈以及創業生態圈。在矽谷,許多創投投資的新創科技公司,以出售給上市公司如Google或Facebook為出場機制,而非公開上市,每年矽谷的大小併購案超過百件。

韓國創業聚落呈現出什麼獨有風貌?

當娛樂遇見科技業,會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

我們探訪了首爾江南區繁華大街上的娛樂重鎮SM TOWN,也深入創業聚落,拜訪了D.Camp(20家銀行聯合成立,鴻海郭台銘董事長也贊助), TIPS TOWN(半官方的加速器),軟銀創投基金的社群經理及創投家,以及這些機構所投資或輔導的新創公司:由遊戲業老將成立,提供VR遊戲串流引擎及廣告系統的Minkonet;幫K-POP團體在全世界組織歌迷及演唱會的MyMusicTaste,這兩家極具韓國特色,又有全球潛力的新創公司,前者與美國3D軟體巨頭Unity深入合作,後者在上線一年就損益兩平,為韓國藝人團體開拓如北歐、南美等及其令人意外的海外市場,其具創意的商業模式,更登上美國《富比士》雜誌。

首爾江南大街

針對催生眾多改變,在南韓國內毀譽參半的朴槿惠女士,我們也做了一篇分析報導。創業有一個重要的元素就是不斷試錯,我們對於她將創新創業提升到總統級的高度,仍表示佩服及肯定。

蔡英文總統在就職演說時,曾提到:「我們僵化的教育制度,已經逐漸與社會脈動脫節。我們的能源與資源十分有限,我們的經濟缺乏動能,舊的代工模式已經面臨瓶頸,整個國家極需要新的經濟發展模式.我們有海洋經濟的活力和靭性,高素質的人力資源、務實可靠的工程師文化、完整的產業鏈、敏捷靈活的中小企業以及,永不屈服的創業精神。 」

工程師文化的本質是解決問題,在體認到我們國家所面對到的巨大問題之後,希望這一系列報導,能給關心年輕人的新政府一些參考座標。

楊致偉
圖說明
舊金山創投Red Carpet Capital與聖洋科技(funP/cacafly)共同創辦人,現為穿梭在歐美與亞洲的創業老兵,長期觀察矽谷、倫敦、北京、深圳、首爾的新創產業趨勢。

撰文/楊致偉 攝影/蔡仁譯

延伸閱讀:
冰公主朴槿惠:不廢除不適用的法律,也是犯罪行為
朴槿惠的韓國經濟哲學:如太陽系運作的創造型經濟模式
韓國行動社交服務之王:Daum Kakao
韓國MIT「KAIST大學」:政府政策支持,學術創業大門敞開
引領韓國軟體創新的十大獨角獸

本文出自:@@BOOKID:126764@@

了解創新科技新知,輕鬆掌握未來無限商機!
歡慶《數位時代》17週年,立即享有[超值優惠方案]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