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昶聿] 中國契作740萬台灣青年?爹不疼娘不愛的臺灣創業者們

2016.07.14 by
林昶聿
林昶聿 查看更多文章

德國 ESMT 商學院 MBA、Ruby on Rails 開發者、Open Source 信徒、無國界浪人和社會企業中毒者。曾在24個不同國家工作、求學、旅行。感於不同人在不同時空將有不同價值,創辦跨境工作平台Meet.jobs,現已擁有來自 16 個國家的企業和個人用戶。

[林昶聿] 中國契作740萬台灣青年?爹不疼娘不愛的臺灣創業者們
這幾天在台灣新創圈最引起討論的關鍵字,除了「亞洲矽谷」、「Uber」,大概就是商業週刊一篇「招聘740萬台灣青年」,討論「中國國台辦史上最大...

這幾天在台灣新創圈最引起討論的關鍵字,除了「亞洲矽谷」、「Uber」,大概就是商業週刊一篇「招聘740萬台灣青年」,討論「中國國台辦史上最大商業契作!」的報導了。

熱烈歡迎

圖片來自:千圖網

報導的副標題依然聳動,「給房、給生活費,還給百萬創業金,中國國台辦史上最大商業契作!」內文寫道:「價值新台幣兩千億元」,一整個就彷彿是不把台灣年輕人挖光、挖空,就誓不罷休、志在必得的高傲姿態。

先不論 740 萬臺灣青年要創業這數字是否合理。這事其實可以切成幾個層面來討論。

首先是,到中國大陸創業,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好拿錢?又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容易賺錢?其實在新創的圈子裡,大家總開玩笑地說:「媒體,尤其傳統媒體,往往都是慢半拍的。」

中國大陸的新創圈,早已經進入「資本寒冬」

筆者曾於 2014 年就讀北京大學的光華管理學院(主修 MBA)。北京作為中國創業聖地(或者說勝地),又恰逢大陸近年來創業龍捲風四起,人人都想當那「風口上飛起來的豬」,在多次參與所謂「創業比賽」的同時,也真正親眼見證過,傳說中的「風投(即台灣所指的創投)會追著你跑,拜託你收下他的錢」的盛況。

2014創青春全國創業競賽的頒獎典禮,作者提供

2014創青春全國創業競賽的頒獎典禮,作者提供

中國政府方面,為吸引海外優秀人才歸國,從中央到各級地方政府所祭出的各種優惠政策、計劃、補助,包羅萬象,琳琅滿目,讓人眼花撩亂。別的不說,就說那名氣最高的「千人計劃」(全名: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中央政府給予每人人民幣 100 萬元(注意是每人不是每團隊,團隊依各級政府補貼,多在人民幣 500 萬到 2,000 萬元不等),不受戶籍地限制可選擇國內任一城市落戶,只要註冊公司,各式社會保險、醫療保險、住房補貼、子女教育、探親、安家等等待遇,甚至還有買房補貼!中國吸引海外人才,又豈止限於台灣?又豈止是今年才開始?

貝加爾湖邊的寒冬,作者提供

貝加爾湖邊的寒冬,作者提供

反倒是這兩年以來,由於先前炒作過熱,致使難以計數的新創在前面幾輪的募資以後,因為看不到業績和營收的支撐,使得資金斷鏈,最後團隊解散打包回家。投資人也漸趨保守,中國新創圈多流傳在今年(也有一說是自 2015 年年底) 陷入「資本寒冬」。這時台灣媒體反而大肆報導「中國招募台灣新創團隊」了!?真令人哭笑不得。

臺灣政府說要做『亞洲矽谷』,卻趕走 PayPal 和 Uber

假如「契作」台灣年輕人真的這麼容易,對於台灣政府內的政策制定者、執行者而言,也該有所檢討。姑且不論中國市場的規模是真實抑或想像,中國政府任事者的積極、速度和資源對接,或許才真的是吸引台灣創業者前往的關鍵。

「你說要做亞洲矽谷,卻打算趕走 Paypal 和 Uber」,數位時代翻攝自靠北工程師粉絲頁

「你說要做亞洲矽谷,卻打算趕走 Paypal 和 Uber」,數位時代翻攝自靠北工程師粉絲頁

日前,Facebook上的社群「靠北工程師」上一則「你說要做『亞洲矽谷』,卻趕走 PayPal 和 Uber」,酸度爆表,卻切中要害。更早之前,詹宏志為第三方支付十數年來和政府相關部門的抗爭。馬雲來台一句:「台灣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在談創新」,就算換黨執政,也難見一絲覺醒。姑且不論亞洲矽谷「蓋大園區」、「發展地方」的硬體思維,對團隊來說,光是申請台灣政府的補助計劃,要先寫個一堆文件不說,好不容易通過一關又一關曠日廢時的簡報、審核,還得憑一堆紙本發票報帳,還得檢查會計項目,到入帳之時已不知何日,更不論那一大堆不知所謂的結案報告文件了。對新創事業而言,最重要的資本不是金錢,而是時間。和對岸相比,人家直接核給現金的做法,也無怪乎不少創業者嗟嘆在台創業「爹不疼、媽不愛」,實在差得太多了!創新創業是台灣邁向下一個產業的希望所繫,執政者應多聽取第一線創業者的意見,切忌在象牙塔裡照過往的陳舊經驗,閉門造車才是。

今天中國契作,如果換做明天他國呢?

從另一個視角,中國拿著大把銀子來挖台灣團隊,不見得會是台灣的問題。畢竟,中國的市場,尤其網路經濟,有其獨特的生態,和外部差距太大。台灣團隊前往中國大陸以前,應當仔細評估,是否從此以後就要以中國大陸為主要的發展市場。中國市場變動雖快,沒有五年十年,也不是可以輕易攻下的。十年之間,或許有競爭者已經攻佔北美、歐洲或東南亞,其間的機會成本,不可輕忽。畢竟,中國很大,但世界更大。如果當真無法判斷是否要以中國大陸為主要市場,那麼當地加速器所提供的入駐半年的優惠條件,也提供團隊一個容許錯誤的嘗試機會。只是,新創團隊永遠要記得,創業就是事業本身必須要賺錢,才能長久永續。如果只靠補助,那萬一政策改變之時,又要如何維持呢?

最後,筆者沒說的,或者,我只願意留一點尾巴的是,如果今天捧著大把資金和市場潛力來挖台灣團隊的,是新加坡、韓國,甚至是菲律賓或越南政府,那麼台灣的各界輿論,又會怎樣看待呢?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800至1000字,兩天內會回覆是否採用,文章會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