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和滴滴結盟創造雙贏,「反Uber聯盟」卻該緊張了

2016.08.02 by
張庭瑜
Uber和滴滴結盟創造雙贏,「反Uber聯盟」卻該緊張了
Uber昨(1)日證實退出中國市場,旗下中國業務將併入中國最大叫車服務滴滴出行,結束這場2年來的低價割喉戰。Uber和滴滴從敵人變盟友,除了改寫自己的全球布局,又將如何影響其他叫車服務?

Uber昨(1)日證實退出中國市場,旗下中國業務將併入中國最大叫車服務滴滴出行,結束這場2年來的低價割喉戰。Uber和滴滴從敵人變盟友,除了改寫自己的全球布局,又將如何影響其他叫車服務?

圖說明
(圖說:滴滴出行於1日宣布接手Uber中國業務。圖片來源:數位時代。)

Uber退出中國市場,減少支出、瞄準IPO

過去為了提高中國市場市佔率,估值680億美元的Uber祭出不少獎勵和優惠,和中國當地叫車服務龍頭滴滴出行較勁,2年來已燒掉約20億美元。滴滴也採取同樣策略,且顯然更佔上風,目前,滴滴在中國有85%的市佔率,相較之下,Uber僅有8%。

比起投入大把資金和滴滴競爭,Uber股東反而更希望縮減開支、替未來的IPO做準備,因此積極促成這筆交易。經過兩年競爭,Uber取得更有利的談判籌碼,除了將獲得滴滴10億美元的投資,也將持有合併後估值約350億美元新公司的17.7%經濟權益,該股份價值約為70億美元,若將交易中的投資金額加上股份價值,總和相當於Uber中國目前估值的80億美元;不僅如此,還可在中國保留Uber品牌。

圖說明
(圖說:Uber執行長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曾表示將加強中國市場投資力道,如今卻退出中國市場。圖片來源:Heisenberg Media

透過這筆交易,Uber可獲得更多資源,用於專注發展其他市場、打造自有地圖系統等,另一方面,滴滴也可剷除其在中國市場的敵人,可謂雙贏,不過雙強聯手卻將對其他叫車服務構成更大的威脅。

滴滴與「反Uber聯盟」從盟友變亦敵亦友

為了和Uber抗衡,中國的滴滴、美國的Lyft、印度的Ola和東南亞的GrabTaxi,在去年結為「反Uber聯盟」,用戶使用任一種app即可在其他國家享有合作夥伴的叫車服務,不過現在滴滴卻與對手Uber結盟,不僅過去合作關係生變,甚至助長Uber壯大、威脅到過去的盟友。

作為Uber美國最大競爭對手的Lyft,和滴滴除了有結盟關係,滴滴更曾投資1億美元成為Lyft股東。不過,在滴滴和Uber中國合併後,Uber將成為滴滴最大股東,也讓Uber間接成為Lyft的股東,同時,滴滴將對Uber全球投資10億美元,滴滴和Lyft的關係也從過去的盟友變得亦敵亦友。

對此,Lyft發言人表示:「接下來幾周,我們將評估我們和滴滴的合作關係。因為中國的監管環境,我們相信滴滴在中國有極大的優勢。」

Uber將資源轉向發展其他市場

不僅如此,這筆交易也讓Uber無須再擔心中國市場、掌握更多現金,將資源投入發展其他市場,包含過去「反Uber聯盟」各據一角的美國、印度和東南亞。

目前,Uber估值約為680億美元,Lyft則為55億美元,在籌資金額上,Uber則為Lyft的6倍。去年,Lyft營運成本約為3.6億美元、營收約2億美元,儘管預期2016年營收將翻倍,不過營業虧損預計仍將超過2億美元。《華爾街日報》報導,截至6月,Lyft約有14億美元的現金,為提高市佔率,每月虧損高達5千萬美元。按此燒錢速度,Lyft約還能維持營運兩年,不過為了跟上Uber的價格補貼戰,支出只會不斷提高。

圖說明
(圖說:Lyft為Uber在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圖片來源:wikipedia

對於每月虧損5千萬美元,Lyft創辦人茲默爾(John Zimmer)過去曾表示,比起「虧損」,他傾向用「投資」這個字眼。不過外界並不看好Lyft能在「價格戰」上打贏Uber,《The Verge》報導,若Uber鎖定發展美國市場,可能將迫使Lyft最終走向遭合併或收購的下場,最有可能的買主便是去年對Lyft投資5億美元的美國汽車製造商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

GrabTaxi樂觀以對:滴滴的勝利證明我們可以在東南亞打敗Uber

相較於Lyft,同樣也是東南亞叫車服務GrabTaxi則是樂觀看待。

GrabTaxi是目前東南亞最大規模的叫車服務,旗下服務已推展到東南亞地區的6個國家、30個城市,約為Uber於東南亞規模的2倍,主打在地化服務是GrabTaxi與Uber的差距所在,也是最大優勢。

「滴滴的成功鞏固了我們一直以來的信念,生在如此多樣的世界,沒有所謂一體適用的答案,在地化的解決方案才是解決在地問題的最佳方式。就像是中國的滴滴,我們確保新加坡、雅加達和馬尼拉用戶的不同痛點都能被解決,因為對我們而言,他們的需求較其他在紐約、倫敦或伊斯坦堡的用戶更優先。」GrabTaxi執行長陳炳耀(Anthony Tan)在昨(1)日發給員工的信中表示。

圖說明
(圖說:GrabTaxi為目前東南亞規模最大的叫車服務。圖片來源:GrabTaxi)

然而根據《TechCrunch》報導,Uber過去在亞洲的布局,主要在中國和印度,東南亞的發展則尚在起步階段,且讓Uber從中國市場退出的原因,並不存在於東南亞。而目前Uber在新加坡和菲律賓這兩個東南亞市場已開始獲利,並準備在此區域推出新產品,暗示Uber退出中國市場後,在亞洲的發展重點將轉向東南亞。

對於Uber來勢洶洶,GrabTaxi則顯得信心滿滿。「Uber中國的交易結束後,其會將注意力和資源轉移至東南亞區域,但只要在地龍頭維持他們的信念和優勢,是能佔上風的。」陳炳耀說。「我們看見這已經在中國發生,這也同樣將在這裡發生。他們輸過一次,而我們將會讓他們再輸一次。」

代表圖來源:Uber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The Wall Street JournalBloombergTechCrunchThe Verge

延伸閱讀:
[戴偉衡] 滴滴出行與中國 Uber 傳合併,給台灣的啟示是什麼?
Uber、滴滴在中國合法了,台灣呢?Google網路公共政策協理:當政府想要定「成功法規」反而是個危險的開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