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世佑] 這瘋狂世界的一週

2016.08.05 by
梁世佑
梁世佑 查看更多文章

U-ACG創辦人,國立交通大學數位文創學程負責人,主辦台北電玩藝術展、御宅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暨巴哈姆特論文獎,專欄作者與遊戲公司顧問、海外智庫產業研究。

[梁世佑] 這瘋狂世界的一週
丈夫不理孕婦、主播不理記者、被刀刺的青年忍痛不去醫院⋯⋯一切都只是為了玩《Pokémon Go》!這款遊戲重新定義了商業、遊戲,甚至娛...

丈夫不理孕婦、主播不理記者、被刀刺的青年忍痛不去醫院⋯⋯一切都只是為了玩《Pokémon Go》!這款遊戲重新定義了商業、遊戲,甚至娛樂。

在上個月,法國尼斯發生了恐怖暴力攻擊事件,造成將近90人的死亡,南海仲裁案爭議興起政治爭議,土耳其的「微軍事政變」從深夜到破曉,還有一款叫《Pokémon Go》的手機遊戲在短短一周內席捲了全球。

因為《Pokémon Go》,任天堂在日本東京證券交易所的股價已經在7月15日突破了27,700日幣,這是自六年前體感主機Wii以來的最高值。在這一周內,以幾乎每天接近10%的漲幅增加,市值增加了150億美元,公司總值增加了86%,單日漲幅更創下1983年以來的史上新高,這些都只靠著一款手機遊戲。

圖說明

根據海外研究機構Superdata的研究,《Pokémon Go》自從7月6日上市後,在四天內創造了1,400萬美元的收入,這個數字對比其他的遊戲,例如同樣以精靈寶可夢為題材的《Pokémon Shuffle Mobile》花了509天才到到達這個記錄,而任天堂自己社交服務《MiiTOMO》或是類似玩法的《Ingress》連個零頭都不到,不要忘了前四天還只有紐西蘭、澳洲等幾個非電玩大國可以玩。

關於使用者的相關數據方面,知名的數據分析網站SurveyMonkey指出該遊戲在7月11日美國開放下載時活躍用戶便達2,100萬,在安卓系統上的安裝用戶已經超越經營多年的推特,目前數字正在逼近Google Map和Snapchat。另外一家數據分析商SimilarWeb則揭露《Pokémon Go》有超過60%以上的用戶會連續每天登入,平均每日使用時間為43分鐘,超越Instagram和WhatsApp,認定《Pokémon Go》是美國遊戲史上最受歡迎的手機遊戲。

在最近的新聞中,你看到了各種關於《Pokémon Go》瘋狂玩家的行為。因為想要探索稀少精靈,無意間發現了意外命案的屍體,教堂和警察局被占領、因為有人說紐約中央公園出現了水精靈,半夜無數人下車狂奔,丈夫不理孕婦,主播不理記者,一個路上被刺一刀的青年竟然忍痛不去醫院,都只為了玩這款遊戲。

美國白宮每隔十幾分鐘就會進行道場保衛戰,還有人去問鎮守在白宮的水箭龜是不是歐巴馬的?腦筋動得快的商人早就想出了各種行銷,電信商宣布本遊戲不限流量的方案;餐廳在門口立牌子宣告到本餐廳用餐,可以捕捉到兩隻精靈。

當然集體行為也同時帶來困擾和犯罪。不管是美國大屠殺遇難者紀念館或是九一一國家紀念博物館、阿靈頓國家公墓都湧進了玩家,在大屠殺遇難者紀念館中發現了「瓦斯彈」寶可夢更引發了對於受難者家屬二次傷害的爭議;歐洲在開放下載第一天後,最具代表性的波蘭奧斯威辛粹集中營紀念館便宣告不歡迎玩家的光臨,還有無數的偽裝病毒木馬程式出現在網路上,現實中更有搶劫犯利用本遊戲來進行犯案。這些都在訴說《Pokémon Go》早已不單是個遊戲,而是社會集體意識運動,或者說正在重新定義何謂遊戲。

另一個吵很兇的是:遊戲的未來是AR還是VR?因為《Pokémon Go》成為全球焦點,所以也開始出現了「其實遊戲的未來是實境增強的AR應用,而非VR」的言論。關於這一議題,有在關注遊戲產業消息的朋友,大概已經看過許多正反不同意見了,我認為「AR和VR兩者並非互斥」,《Pokémon Go》的成功其實是「天時地利人和」。AR的技術早就已經發展了,並非今天才有;同樣的,如果拿一個全球同樣知名的IP,例如《星際大戰》來做成寶可夢這樣的遊戲能如此爆紅嗎?這也不可能,因為《星際大戰》是個宇宙空間、光劍戰鬥的幻想SF氛圍,它應該更適合沉浸式的VR體驗,享受那種在宇宙開戰機的樂趣。

圖說明

而《Pokémon Go》的故事在講什麼?不就是一個立志成為訓練大師的冒險人生,在世界各地補抓寶可夢,挑戰道場最後成為大師的旅程嗎?而這一過程幾乎和玩家的真實遊玩經驗如出一轍,現實的街道更提高了真實感;換言之,利用AR技術的《Pokémon Go》根本就是把過往的遊戲經驗如真地搬到現實生活之中,再加上《Pokémon Go》是個擁有20年、跨國家種族文化的強大品牌,天時地利人和,才能產生今天的熱潮,這不是其他遊戲能夠隨意模仿的。

我們可以把AR和VR看做家用主機(包含PC端和主機端)與智慧手機的對比。智慧手機的普及讓手機遊戲盛行是事實,但傳統的3A大作家機遊戲依舊存在,VR在我看來就是家機端的擴充與延續,需要更高級的配備與器材,提供更完整、高聲光效果和融入感的遊戲體驗;而AR則會更與智慧攜帶裝置、隨身器材連動,展現高度的現實增強;換言之,在我看來一個是「感受幻想世界的真實」,另一個則是「增強現實世界的互動」,兩者並非互剋的技術。

這短短一周席捲全球的寶可夢風潮更提醒了一件事:臺灣現今的問題不在技術,而在缺乏全球知名等級的內容。而內容的養成除了時間和資金外,更需要持續的教育和文化的培養,這也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本文出自:@@BOOKID:126838@@

圖片來自:Shutterstocks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800至1000字,兩天內會回覆是否採用,文章會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