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瑟寡人] 美國傳產與加速器結盟,給台灣育成體系的啟示是什麼?

2016.09.01 by
蕭瑟寡人
蕭瑟寡人 查看更多文章

費德智庫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科技、社會企業、科技創業與創業輔導。

2013年以後,美國與全球的知名加速器有了兩大轉變,那就是越來越多加速器與傳統產業締結策略聯盟,以及加速器走向產業專業化。

2005年後,以Y Combinator為首開啟的創業加速器潮流,使得美國以至世界各地創業家有了進入金融與業師資源內環圈的明確管道。此後,創業家與新創公司的數量大增,也吸引更多的資金、人才投入新創事業。一直到金融海嘯發生後,壯大的科技新創圈才引起了傳統大型企業的注意。

2012至2013年算是美國科技新創界的分水嶺。在這之前,金融海嘯造成百業蕭條,卻間接為科技新創帶來了新誘因。

到了2011年,創投與加速器大肆擴張,美國矽谷以外的科技新創重鎮如紐約、波士頓、奧斯丁等,都在這期間快速成長。2013年以後,美國與全球的知名加速器有了兩大轉變,那就是越來越多加速器與傳統產業締結策略聯盟,以及加速器走向產業專業化。

在這之前,加速器的策略夥伴多半是Google、微軟、Facebook、亞馬遜、Rackspace、Salesforce等科技大企業,而且加速器多半是不分產業別,只要是新創公司都收。

創業生態系  

傳統產業與創業加速器策略聯盟,或投資成立加速計畫,也讓加速器開始走向產業專業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傳產瞄準加速器,鎖定垂直領域

傳統產業的加入,許多通路以及品牌難題瞬間得到紓解,科技新創如虎添翼。而過去加速器跨產業別造成加速器資源多而不精,傳統產業加入後,加速計畫開始將資源重整,專注於金融、教育、智慧工業、穿戴裝置、醫療健保、通訊等單一產業領域,提供一條龍式的專業培育。

若參考美國媒體的加速器的相關報導(12),Y Combinator與異業結盟後成立物聯網加速計畫,TechStars則與知名產品設計公司R/GA結盟成立了工業與B2B物聯網加速計畫。

美國東岸起家的DreamIt Ventures,在2016年從一般加速計畫轉型,一方面與賓州州立大學、馬里蘭大學合作成立教育科技加速計畫,另一方面又與賓州大學與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合作成立了醫療生技加速計畫。

除此外,TechStars與Barclays銀行合作成立金融科技加速器、Startup Bootcamp則與MasterCard、Thompson Reuters與德意志銀行合作培植金融科技新創。TechStars也與美國第四大行動通訊提供商Sprint合作成立行動科技與穿戴裝置加速器。其他更有意思的還有食物相關科技以及流行相關科技的加速計畫。而StartEd(團隊來自於前Techstars與Kaplan合辦的加速器)則與紐約大學合作合辦教育科技加速器

整體而言,這是非常正向的發展。首先這代表科技新創與傳統的深度產業專業結合,第二優勢則是傳統產業的資金與研發資源,與其用於對抗科技公司,不如轉而透過與科技公司的合作,來提升自身的效率和多元性。

傳統產業與新創的深度合作

先前提到的許多計畫都是科技加速器利用自己的投資和管理知識與傳統大企業合作。由於時勢所趨,美國與許多跨國大企業都紛紛跳入,自行創立產業專業加速計畫或孵育計畫,一方面研究潛在的發展方向以及競爭對手,另一方面則是尋找潛在的併購對象

最好的幾個例子就是,可口可樂的科技培育網路、迪士尼成立了影視娛樂科技加速器以及三星成立的虛擬實境與物聯網加速器

透過這些大企業扶植之加速計畫,創業家可以迅速地將自己的產品透過大企業的網路進入市場,同時也能得到大企業高層主管的輔導和幫助,可說是雙贏局面。

給台灣育成體系的啟示

與其說國際大企業與新創產業結合是2012年才發生的事情,應該說是許多國際企業在過去就已慢慢與新創公司接觸。以三星為例,早就成立了三星策略創新中心(Samsung Strategy and Innovation Center, SSIC),定期派人到美國各地參訪科技新創公司(敝人的公司在Kickstarter上成功群募後,隔幾天就接到三星SSIC的電話,一個月後三星就從韓國派人來訪問,非常積極)。

成立加速計畫和育成體系,對於這些大企業來講只是形式上整合資源,將長期的產業研究資源重整。這也告訴我們傳統產業面對世界科技化的潮流,必須要定期觀察研究產業脈,並且要有改變的勇氣因勢務事。

過去美國企業,不管是早期的IBM、AT&T,還是九○年代的微軟、網路串流元年的百視達,亦或智慧手機早期的蘋果,都使用了「洪荒之力」透過法律和反競爭手法打壓新創公司,最終不但不得其果,反而被強迫轉型。有了前車之鑑,才有越來越多大型企業逐漸用合作互利代替惡性競爭。

說到台灣的情況,台灣可說是深陷兩難局面。不管是AppWorksTSS新創競技場IDEAS Hatch還是FinTechBase,都可馬上看出其與美國的國際知名加速器之差別。

台灣的育成計畫不但完全沒有妥善的產業業師,甚至連領導人都沒有創業經驗。這病徵源自於台灣世代隔閡的兩難局面:傳統產業的前輩食古不化,無法理解服務經濟,而其對於價值創造的了解局限於製造業卻全然不知。

相對地,台灣新創界過度吹捧青年創業,誤導了許多完全沒有工作經驗、產業常識的年輕人盲目創業,且胡亂造神,一場荒腔走板最後比製造業更沒有價值,只會徒增誤會。

其實這問題在台灣科技業已經不是第一次。過去雲端產業起步時,台灣的製造業與新創圈兩派人馬就曾弄巧成拙:製造業不懂得扶植軟體服務,只關注銷售硬體設備。

而創業者則是過於資淺,一味地模仿國外的成功服務模式,無人用心發展成本需求與風險較高的雲端基礎建設。最後,台灣傳統產業沒能轉型升級,新創產業依然沒有成熟的雲端資源,空耗結果就是被南韓與中國大幅超越,如今追都追不回來。

因此,國外大企業與新創體系的結合,是台灣可以參考的對象。除了參考對方的模式以外,更要深入了解對方的文化和態度,才能建立穩定的台灣大企業與新創界合作平台。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800至1000字,兩天內會回覆是否採用,文章會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ACTIVITYID:638@@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