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LINE奠定霸主地位,陶韻智轉戰直播能再創高峰嗎?

2016.09.08 by
何佩珊
曾為LINE奠定霸主地位,陶韻智轉戰直播能再創高峰嗎?
曾經為LINE在台灣奠定霸主地位的陶韻智,重新尋找新的戰場,要向世界舞台挑戰。

曾經,他從零開始,以後進者之姿,一路擊退Whatsapp等勁敵,為LINE在台灣做到1700萬用戶數,成為通訊軟體市場上的領導者。但在LINE風光上市的這一年,他卻選擇向這個一手孵育長大的寶貝說再見。8月31日,陶韻智正式揮別了LINE台灣,9月1日起,他將再一次,從零開始。

陶韻智離開一手建立的LINE台灣,轉戰新創直播平台MEME
郭涵羚攝影

約訪陶韻智的這一天,目的地不再是熟悉的內湖,自然也看不到那個四公尺高的熊大,取而代之的是信義區一棟尋常辦公大樓商務中心裡,一間裝不下10人的陽春辦公室。剛從北京Long stay一個月回來的陶韻智,拿出一張藍白色調的新名片,上面還印著幾隻不同表情的可愛小貓圖樣,和四個小卻醒目的英文字「MEME」。

揮別熊大之後,陶韻智的新名片上,印著代表MEME這個直播平台的小貓咪
何佩珊

這是陶韻智口中那個,「你說了別人也不知道」的直播App MEME,他的新創業項目。當他在介紹自己的新公司時,語氣裡帶著些許的自嘲口吻,但事實上MEME卻也是被他形容為,「太亮了,好像在我眼前產生一種亮光」這樣一個讓他願意割捨下對LINE五年情感的耀眼團隊。

離開LINE很困難,但MEME亮眼得讓人不願錯過

「其實從LINE離開是很困難的。」陶韻智不想故作瀟灑,畢竟,LINE這個寶貝確實是他一手帶大,和同事間的革命情感更是不在話下,況且,「LINE的條件沒有不好。」他說,LINE所處的產業位置是好的,也早就脫離創業初期那種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進入了穩定成長期。但或許就是因為太過穩定了,他說:「我的創業性格能發揮的已經很有限。」潛藏在血液裡那個冒險犯難的創業DNA不斷催促著他,應該是起身去追求更大挑戰的時候了。

「我想加入一個新團隊,再次打造一個世界級的產品。」過去半年多來,大大小小的企業和團隊,不知曾有多少人提出各種優渥條件向陶韻智招手,卻遲遲無法讓他下定決心,「要跟LINE比真的不容易。」他再次說到,直到後來MEME團隊的出現。

我想加入一個新團隊,再次打造一個世界級的產品
陶韻智

他說,「直播」這個題目其實不是他決定接下這份工作的重點,而是他一直在尋找一個能講網路語言、願意向全世界挑戰、有夢想、有靈魂的團隊。只要符合這樣的條件,他說:「管他什麼題目我都能做,晚來(指比別人晚進入市場)我也可以做!」

尋找一群有「妄想症」的人,一起挑戰世界舞台

「這就是他,他一直喜歡做創新、做別人沒做過的事情。」曾經和陶韻智在LINE共事多年的戰友林耀民對於陶韻智這次的決定,完全不感意外,甚至現在他自己也離開了LINE,加入MEME,擔起行銷工作。他表示,自己一方面是相信陶韻智對趨勢的判斷,另一方面,身為LINE台灣第六號員工的他,也覺得自己是時候該脫離LINE這個舒適圈,迎向新的挑戰。

而陶韻智打趣形容,現在MEME這群夥伴,不僅懂網路,更重要是,他們都和他一樣,有一定程度的「妄想症」。這裡說的當然不是真正的妄想症,而是他認為要做世界市場,就要有一些旁人看來有如妄想的能力和意願。

只是選擇直播平台作為創業題目,很多人可能還是不免會在心中先畫一個問號。畢竟現在各式各樣的直播平台竄起,卻鮮少有成功的商業模式,更有人認為直播熱潮只不過是一場泡沫。再加上MEME起步的時間又比別人都還要晚,恐怕也更添難度。

經營直播平台難度高,經驗是陶韻智最大武器

不過由陶韻智來做這件事情,在外界看來,似乎讓成功這件事情,多了一分可能性。

時間軸創辦人暨執行長葉建漢就表示,現在去做直播這個題目雖然比較晚了,而且要經營成功的直播平台是蠻難的事,大公司來做都未必有好的成功機率。但他也說:「他們的團隊很優秀,他自己也很有經驗。」

此外,就台灣市場來看,LIVEhouse.in共同創辦人鄭鎧尹觀察,到目前為止,生活類直播平台似乎還沒看到成功的例子,而MEME選擇朝這個方向發展,他也不能斷定會不會成功。但他同樣提到:「Sting(陶韻智的英文名)很早就加入LINE,對海外新創早期發展很有經驗。」

確實,回想當年LINE剛來台灣的時候,同樣也是一個熱門市場上的後進者,雖然兩邊的題目、環境和合作夥伴都不同,狀況卻也是有些類似的。而曾經扎扎實實走過這趟從零到1700萬使用者的旅程,實際見證、參與過這一路走來面對的各種變化與挑戰,陶韻智想來也比其他人都更有心得。

陶韻智自己也說,現在和當年最大的不同,就是自己比當初又更有經驗了。他還記得,LINE剛來台灣時,他的任務之一,就是要執行200萬~300萬元的網路廣告預算。「當時我傻眼,不知道AdMob是什麼?」他說,光是要搞懂這個介面怎麼下廣告,就花了兩天時間。單單是要怎麼花錢,對他已經是一個大挑戰。但現在就不一樣了,他說:「很多技術和很多知識已經很成熟,現在一樣的單位時間內,可以做更多的事,因為都遇過了。」

他也說,不同於當年離開工作六年的IBM,第一次出來創業時,有一種光環盡失的失落感,現在他雖然褪去了LINE Pay台灣總經理的職銜,過去工作上累積的能力卻半點未減。他一樣懂得如何與人談判、一樣知道如何宏觀全局,「想出怎麼雙贏的解決方案,這種能力只能說比以前更好。」他自信地說。

而外界雖然對經營直播平台這件事存有疑問,陶韻智卻認為,「直播是這個(影音內容)領域最後一個聖杯。」既然現在有資金又有團隊,「有機會我們就來做一做。」他們想要打造的,是一個素人可以發揮才藝的新舞台,是新一代的娛樂。至於進入市場的時間早晚,在他看來也不會是個問題,「因為我們距離完美都還很遠。」他認為,市場上還沒有出現主宰者之前,就是機會。

這一次,不只是台灣,更要走到世界

不論是這次加入MEME,還是五年前加入LINE,一直以來,推動陶韻智往前走的背後還有一個關鍵理由:「可以看到世界因你而不同。」事實上,他也想要鼓勵其他有相同志向的創業者,「創業路上不論壓力或是風險,在這個時代都應該要跟我們常相左右。」因為他認為,愈是直接面對壓力和風險,你的壓力和風險就愈小。

台灣網路創業圈,其實還是要堅持自己想做的,做對社會有貢獻的、對改變世界有幫助的,堅持做下去。
陶韻智

「當世界和用戶都改變了,你卻還在做著和昨天、前天一樣的事,這才是最可怕的。」而要應付這樣的風險,他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改變自己,就像這次,他選擇了再次投入新創。「如果正好跳到下一波,我被淘汰的機率就很低。」他說:「台灣網路創業圈,其實還是要堅持自己想做的,做對社會有貢獻的、對改變世界有幫助的,堅持做下去。」

很快地,MEME就要在台灣正式上線,但在此之前,一人身兼多職的陶韻智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做。而在訪談結束前,陶韻智也不忘強調,「MEME的出發點是台灣,但不會停在這裡。」從零到1700萬這個台灣市場的挑戰賽,他已經成功跨越了一次,現在,他想要挑戰世界級的上億人市場,他說:「我想從台灣做到全世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