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用資訊專長重新設計社會,陳韋銘發起「工時透明化運動」

2016.11.18 by
張庭瑜
蔡仁譯 / 攝影
透過人力銀行找工作,工作時間總千篇一律只寫著日班?又或者下班時間已到,事情卻多到只能自主加班?「工時透明化運動」號召網友匿名填寫工時,要靠群眾力量讓工時變透明,逐步改善台灣勞動環境!

「想把資訊專長用來改善社會問題!」今年剛從台大資工所畢業的陳韋銘,找工作時發現人力銀行的資訊不夠透明,例如上班工時寫「日班」,向朋友打聽後才發現晚上十點下班是家常便飯。「求職市場很沒效率,這些事情應該在面試前就講清楚。」於是,陳韋銘和朋友發起「工時透明化運動」,架網站號召網友填寫工時,現已累積1千多筆資料。

因為出身自清寒家庭,陳韋銘特別關注社會議題,大學更輔修社工系。碩班去芬蘭交換時,恰好遇到十幾年來的大罷工,不禁令他反思,「為何台灣很少聽見有人罷工?」他於是開始著手了解勞工議題,盼盡一己之力提升台灣勞工意識。目前,工時透明化運動和提供職缺評論的Chrome插件「求職天眼通」串接,未來希望除了揭露工時,也整合進薪資、評論、面試、職缺等資訊,成為透明化的職缺媒合平台。

蔡仁譯 / 攝影

之後想選立委
所有問題都是結構性問題,從政策切入才能根本改善。接下來可能想讀勞工所,幫助自己對議題了解更深入。

喜歡跑步
不是因為跑步很有趣、是因為很無聊。平常腦袋停不下,只有運動時可以停止思考,聽自己的呼吸聲。

喜歡徒步認識城市
在歐洲交換時,每到一個城市都會參加free walking tour。印象最深刻的是走以前開膛手傑克在東倫敦連續殺人案地點的Jack the Ripper tour。

shutterstock

Q&A

Q 學習資工系和社工系最大的不同?
資工系比較目標導向,例如寫程式要追求效率、精準度、省記憶體等,通常會有標準,很多東西需要被證明是對或錯。但社工處理的問題要在不同政策間取捨,像長照服務,給錢、輔具或服務各有優缺點,沒有最好的方法,只有試過後才能找出最適合的方法。政策永遠比資訊難,因為它處理的是「人」的問題,在資工裡可以捨棄掉沒效率、不好的東西,但真實社會不能。

Q 碩士論文也和社會議題有關?
念碩士時,向教授提了六個論文題目,其中五個都跟新聞有關,最後的題目是用機器學習判斷文章立場。例如,一篇關於死刑的文章,電腦可以辨識是支持或反對,希望大家在蒐集特定議題的文章,自動標記文章屬於哪種立場,鼓勵大家閱讀跳脫同溫層。不過後來發現很難,因為新聞本身就是中立的,文章又長,很難辨識;且不同主題,機器要學的東西完全不同。在國外,這套立場分類方法多用在判斷辯論正反方和旅館正負評論。

Q 除了架工時透明化運動網站,還有其他想法?
A 計畫做「打卡App」,讓上班族可事前設定預計幾點下班,時間一到,便會提醒下班、告知現在同樣職業的人有多少已經下班、附近有多少人已下班等,或是加入交友軟體的功能,下班後會自動配對吃飯夥伴。希望用旁敲側擊、有趣的方式蒐集更多工時的資訊。

陳韋銘
25 years old
台大資工所畢業、工時透明化運動發起人。

採訪.撰文/張庭瑜 攝影/蔡仁譯 照片提供/shutterstock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