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是一種意識形態──迎接巨變元年

2007.01.01 by
數位時代
網路是一種意識形態──迎接巨變元年
前不久的一個下午,公司後勤採購部門通知我們,有一本書在短短一、兩個小時內賣出好幾百本,而且都是個別訂單,不是團購。他們除了緊急跟廠商追量之外...

前不久的一個下午,公司後勤採購部門通知我們,有一本書在短短一、兩個小時內賣出好幾百本,而且都是個別訂單,不是團購。他們除了緊急跟廠商追量之外,也提醒我們注意發生的原因。我的同事立刻連絡出版社打探消息,同時也上Google搜尋相關訊息。不久後,答案揭曉,原來那本書是某個討論區當天最熱門的話題。
那幾天我剛好在讀《網路巨變元年:你必須參與的大未來》,聽到這件事時,心想又是一個好例子,可以拿來說明網路的思維與行為,正在催生一套新的遊戲規則與世界秩序。這件事從純粹實體世界的角度是很難理解的:個人的興趣與行為既無從追蹤預測,滿足個別需求的成本也不符合經濟效益。
但是網路「化零為整」的現象已經出現在人類行為的各個層面,不僅如此,更蔚為趨勢,網路介入的各行各業,既有的運作模式無不受到衝擊,並且被迫改變。《網路巨變元年》揭示一個新的世界已經形成,兩個世界能否互相理解不只重要,而且是企業組織,包括國家和政府,未來絕續存亡的關鍵。
這一點也沒有危言聳聽。光從媒體這個領域來看,網路從一九九四年Netscape瀏覽器推出、應用開始普及以來,不過短短十二年的時間,在美國,Google和Yahoo!兩家公司的廣告收入加起來就已經超過三大有線電視網的總合。其中,Google的模式尤其值得注意。不同於電視台和入口網站的閱聽者為一般大眾,Google的廣告模式是透過內容的比對,自動將廣告主刊登的訊息,置入到適合的搜尋結果頁和為數眾多的小公司和個人網站。其結果不但更為精準有效,同時也為小眾利基市場注入商機,促成長尾效應。
「網路真正的意義,是與無數人溝通所需的成本化為零,」《網路巨變元年》指出。而「長尾」的概念,就是從數目接近無限大的對象身上,蒐集近乎零的零星價值。這,只可能在網路世界發生。
網路巨變,從某個角度來說,指的就是「大眾合作」(mass cooperation)時代的來臨。網路一開始是先以「工具」的角色進入人們的生活,降低我們訊息傳布和取得的成本。演變至今,尤其是在所謂「Web 2.0」精神的各式應用推波助瀾下,可以說,從搜尋引擎找不到的事物就等於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網路」,已經從工具變成一種新的意識形態,其內涵與精神是「信任」和「分享」,相信資訊本身會自然淘汰,資訊分享是速度和力量的來源。這是Google這家企業成功的原因,也是開放原始碼背後的精神。
這個意識形態對實體世界產生劇烈的衝擊。美國一個部落客可以拉下叱吒新聞界數十年的明星主播,因為揭發他假造新聞,就是最好的例子。網路資訊透明、運作由下而上,國家、企業或商家已經無法再用過去單向、權威的角色面對民眾、員工或消費者了。網路是一個不能用過去的「常理」理解的世界,必須放空,才能進入,才有機會存活在未來的世界。
網路的書不多,談網路現象或趨勢的書更少,要了解網路發展的脈絡與未來的趨勢,《網路巨變元年》是一本一定要讀的書。作者梅田望夫自一九九四年起定居美國矽谷,與網路產業互動密切,長期定期發表網路觀察文章。他在本書最後提出一個有趣的世代交替觀點。因為所成長時期不同的資訊演進背景,比爾.蓋茲(Bill Gates)和Google創辦人佩吉(Larry Page)和布林(Sergey Brin),分別推出「破壞性技術」,促成個人電腦和網路的普及。假設世代交替是以十八年為一個週期,那麼提出下一個破壞性創新的人將會是出現在現在就讀國中一、二年級的青少年之中。
I can’t wait. 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