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矽谷物聯網產業大聯盟,就能解決台灣物聯網的兩大問題?

吳晴中/攝影
亞洲·矽谷正式啟動,但是台灣現在要做物聯網,其實有兩大問題,首先是舊有企業成功慣性的問題,台灣企業能轉換心態嗎?其次是人才的問題,物聯網的未來決戰於人工智慧與大數據分析,台灣之前一直輕視這塊,現在馬上要找人才,人才到底在哪裡呢?

「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揭牌了,當天成立物聯網產業大聯盟,將台灣現有的台灣物聯網聯盟、亞洲物聯網協會、台灣物聯網協會、中華物聯網聯盟等五個與物聯網相關的公協會串連起來,並請施振榮先生擔任「亞洲‧矽谷物聯網產業大聯盟」榮譽會長。

這是12月25日發生的事情,是亞洲·矽谷的喜事,也找了一大堆公協會,做個產業大聯盟, 可是這樣就能解決台灣在物聯網跟創新創業上的問題嗎?

施振榮擔任「亞洲‧矽谷物聯網產業大聯盟」榮譽會長。
吳晴中/攝影

台灣現在要做物聯網,其實有兩大問題,一個是舊有企業成功慣性的問題,一個是人才的問題。

問題一:電子產業成功的慣性

物聯網是個系統,消費者買單的是好的服務,因此也必須要和其他產業合作形成生態系。舊有企業面臨過去成功的慣性是,台灣電子產業一直以硬體與代工為主,但面對物聯網時代,這些公司不習慣做服務、不習慣做系統。要他們做好跨界系統整合,接近終端客戶、了解需求、做好服務,則必須要轉換心態:

了解物聯網是個系統,不是單一產品而已;而且要打破產業界線,跟其他產業的企業坐下來談,一起為共同存在的物聯網系統努力。

另外,中國大陸在第十三次五年計畫中宣告互聯網+為國家政策,其中互聯網+的四大主軸中的一支就是物聯網。中國大陸政府在執行時對物聯網生態系的概念很清楚,他們的大公司百度、騰訊、阿里巴巴、海爾、華為也以此為中心思考。 台灣企業如果是單打獨鬥,沒有生態系概念,國際商場短兵相接時,台灣又如何能贏呢?

問題二:物聯網軟體人才不足

另外一大問題是人才問題,台灣雖然因為網路業與智慧型手機App培植了一些還不錯的軟體業人才,但是因為在早年重硬體輕軟體的趨勢下,很多資深的軟體人才都轉行了,因應物聯網軟體的大量需求,台灣軟體人才其實是不夠的。

台灣的薪資環境並不好,現在說要吸引外國人才來台灣,對照中國大陸的薪資環境,我實在無法說服自己為什麼他們會來台灣,而不去薪資更優渥的中國大陸?而且很多矽谷的人已經跟中國大陸對接了。

另外,物聯網的未來決戰於人工智慧與大數據分析,台灣之前一直輕視這塊,這幾年才開始稍微重視,現在馬上要找人才,人才到底在哪裡呢?沒有人才,這整個產業如何撐得起來?這其實是很嚴重的問題,現在培養,很難趕得上需求。

台灣並不大,我認為政府需要思考到底什麼類別是可以發展成生態系,就這些類別全力發展才有機會。 組個大聯盟,結合五個公協會,這些問題並不會因此解決。而且五個公協會都有自己成立的背景和需求,結合就能發揮相加的力量嗎?

我希望「亞洲·矽谷」真正成為台灣在接下來在國際上發光發熱的力量,但如果沒能針對這些問題處理,結果也必然不好,到時候就有可能跟之前的亞太營運中心政策一樣,這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800至1000字,兩天內會回覆是否採用,文章會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延伸閱讀
物聯網
Internet of Thing(IoT)
「物聯網」概念於1999年問世,本來是指「智慧型家電」,透過RFID(一種無線電訊息)或其他無線通信技術,將家電相互連結,並賦予「類智慧」的概念,使其於損壞或效能不足時可以主動提醒;但由於技術不足、有效藍芽或Wifi的覆蓋率低落,導致價格居高不下而無法普遍使用。但2007年iPhone的出現重新崛起,以智慧型手機做為物聯網的控制中樞,可以有效率的控制其他智能電器。如今物聯網從個人發展到社群(智慧城市),被喻為繼電腦、網路之後的第三次資訊革命。 (來源: 數位時代MBA智庫 )
裴有恆

21年前在美國念人工智慧,1999年做虛擬實境,2001年開始接觸物聯網,2003年在物聯網公司神達電腦做了10年,現在是專職研發創新教練與物聯網講師,同時也是趨勢觀察者。講課課題有物聯網、Fintech、大數據、人工智慧、產品創新、服務創新、商業模式創新與專案管理。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