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航道上的暗礁——硬體群眾募資的「準時出貨」挑戰
專題故事

群眾募資就像一艘船,以信任為號召,吸引許多贊助客人們下單。他們願意等待,期盼新創團隊船員們,能帶著硬體寶物在約定時間返航,也知道旅途險惡,不一定能回得來。但是,如果船員們自己開船去「撞暗礁」,無法準時出貨,這時候善良的客人們,可能會搖身一變成為負評殺手。

出貨好難!

1 2016年十大硬體募資案共4件「遲到」

shutterstock
2016年台灣硬體募資十大案件,至少吸引了1億5千萬贊助,個案「最少」也有700萬元支持。但募資達標之後,又有多少團隊能通過考驗出貨呢?《數位時代》統計後發現,排行榜前十名裡,就有四個團隊延遲出貨。

從2016年台灣群眾募資團隊的募資金額表現來看,市場仍是屬於「硬體」的天下。

先從募資金額來看,第一名是「翻轉背包Flipbag」,獲得新台幣近七千萬元的贊助,,至於第二到第十名也都有千萬元水準。光是硬體募資就在前十大排行榜中佔據七個位置。

工具或平台 專案類型 專案類型 集資金額
zeczec設計翻轉背包69,245,122
zeczec議題SPINBOX 紙黑膠唱機13,153,702
獨立集資議題聖母醫院部落廚房12,404,171
flyingV科技O.verna 空氣濾清機12,386,100
hahow科技圖文不符線上課程11,028,060
獨立集資科技ATOM 2.5 3D印表機10,800,000?
獨立集資議題全民挺同婚10,724,695
獨立集資設計XLTt 設計眼鏡10,633,683
獨立集資科技Ticwatch 2 智能錶10,594,766+
獨立集資科技VAGO (臺灣) 旅行收納工具10,525,992

註:
(2017/1/12 更新)
ATOM 2.5 3D印表機推測金額已來到17,500,000元
Ticwatch 2 智能錶集資金額上修至13,690,742元
資料來源:貝殼放大

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形容,2016年的硬體募資趨勢是「不帶電」,因為沒有軟硬整合的技術難度限制,可以把創意玩得更淋漓盡致。

只不過,少了物聯網概念,真的就比較容易「製造」嗎?

若把硬體案件單獨拿出來比較,扣除三件「尚未出貨」專案後,獲得700萬以上贊助金額的募資案裡,七件當中多達「四件」延遲出貨,贊助金額榜前兩名翻轉背包、SPINBOX 紙黑膠唱機都有出貨問題。

工具或平台 專案類型集資金額狀態
zeczec翻轉背包69,245,122已出貨(品質)
zeczecSPINBOX 紙黑膠唱機13,153,702已出貨(延遲)
flyingVO.verna 空氣濾清機12,386,100尚未出貨
獨立集資ATOM 2.5 3D印表機11,028,060出貨中
獨立集資XLTt 設計眼鏡10,633,683已出貨
獨立集資Ticwatch 2 智能錶10,594,766+進行中
獨立集資VAGO  旅行收納工具10,525,992出貨中(品質問題、延遲)
獨立集資JARVISH 智慧安全帽8,597,516尚未出貨
zeczecPRINCO 石英智慧錶8,153,364+尚未出貨
zeczecZuwatch 模組設計錶7,084,611已出貨(延遲)

註:
(2017/1/12 更新)
PRINCO 石英智慧錶募資金額上修至10,740,864元
ATOM 2.5 3D印表機推測金額已來到17,500,000元
Ticwatch 2 智能錶募資金額上修至13,690,742元,採分批出貨

另外,O.verna 空氣濾清機和JARVISH 智慧安全帽雖然尚未出貨,但也延遲原訂出貨時間,因榜單計算以實際出貨為主,未列入計算。

資料來源:貝殼放大
整理:吳元熙

「遲到」的品項從背包、紙黑膠唱機、旅行壓縮工具到手錶都有,顯示出貨危機並不只是「產品複雜程度」而已,也非「個案」。

原因一 :產品品質與原規格不符

翻轉背包創下2016台灣群眾募資金額最高紀錄,獲得約新台幣七千萬贊助。
截自Flipbag官網

第一個聯想到的案件,很難不提起翻轉背包。前身為八輪滑板創作團隊Allrover,過去產品設計獨特、品質優良,成功吸引國內外贊助者響應,打出台灣口碑,2016年再度推出新作,主打背包多元使用、時尚造型,也再次獲得贊助者支持,募資近新台幣7千萬元。沒想到卻發生「布料顏色脫落」的嚴重瑕疵。儘管團隊有誠意解決問題,負擔所有回收費用、重新生產提供給贊助者,卻還是引發不少風波。

不僅如此,因為包裝方式不佳,第一批出貨產品,讓贊助者收到看起來扁平的產品,與原先設計的立體外型不同。雖然Allrover決定提供「售後免費調整塑形」的服務彌補,也派出物流免費取貨,不過已經讓部分贊助者產生反感。

原因二:不熟生產流程,未緊盯製造廠

翻轉背包的問題,主要來自生產端。Allrover團隊在官方聲明中表示,是在第一批翻轉背包寄送後,接獲贊助者回報,發現部分產品會有顏色沾染問題,原因是上游布料供應廠在大貨生產時的加工處理不夠仔細完善。

他們表示:「過度相信所謂供應『大廠』的品質、疏忽了自己的產品自己要仔細監管,這是我們必須要檢討的缺失」。

同樣出現類似品質瑕疵問題的,還有VAGO團隊。

VAGO團隊獲得破千萬新台幣贊助,卻因為品質問題延遲出貨,引發贊助者反彈。
截自Vago官網

他們的產品主打真空原理,能將軟性物質縮小50%體積,讓行李箱擁有更大的空間可以運用,解決旅遊行李攜帶問題,獲得了新台幣逾千萬元贊助。然而製造過程卻出了問題,程度甚至比翻轉背包更嚴重。

團隊表示,他們在量產前夕,發現真空袋廠商惡意漲價,且無法配合他們測試和提供品質良好的真空袋,因此臨時決定更換廠商,造成延後出貨;然而在品質檢驗中,卻又發現另一家塑膠原料供應商偷偷換料,造成原本庫存約1萬多件的VAGO必須全數銷毀,只能再延後出貨時間。

原因三:跟贊助者溝通不良,也沒有主動說明

相較於翻轉背包的壯士斷腕,VAGO團隊的「危機處理不佳」,讓他們的情況更雪上加霜。儘管團隊努力想解決產品狀況,但多次延遲出貨已難挽回贊助者的信心。。

而且在團隊人力不足的狀況下,當他們忙於解決產品問題時,卻忽略了前線客服的溝通以至於招來更大的抱怨海嘯。

其實對多數募資贊助者而言,「等待」不是大問題,因為募資本來就有高度風險。只是當硬體新創團隊獲得大量資金支持後,龐大的數量、壓力和關注會讓退換貨、退款等變成更複雜的議題。

或許有人認為硬體新創只是因為募資金額較高,容易被放大檢視,而且牽涉到線下應用的產品本來就更容易出問題,站在鼓勵創新的立場,不應太過苛責。然而,放眼國內外,出包的硬體募資項目已經不計其數,對於「低估硬體生產難度」這樣的理由恐怕愈來愈難被贊助者接受。

對新創團隊來說,群眾募資可以作為一夕爆紅CP值最高的途徑,但相對地,如果不能對硬體創新的困難和責任有明確認知,做足準備,群眾募資也可能會成為重傷商譽的殺手。

1億5千萬
根據群眾募資顧問公司貝殼放大統計,2016年台灣硬體新創團隊募資金額,以前十名專案來計算,已經突破新台幣1億五千萬元。
群眾募資
CrowdFunding
「群眾募資」指資源有限的個人或團隊,藉由網路向一般大眾籌集資金,實現作品或完成專案,可分股權型、債權型、捐贈型以及回報型。回報型是最普遍的形式,較著名的平台如美國Kickstarter、Indiegogo、台灣flyingV、嘖嘖,專案發起人可在平台上面宣傳、解釋計畫,贊助者依照出資多寡,能夠得到完成後的產品或其他回饋。 (來源: 維基百科貝殼放大 )
想拿下致勝分?

2 募資是場籃球賽,想成功出貨就不能掉球

蔡仁譯/攝影
花錢看比賽,跟下單贊助募資有什麼相似之處?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把群眾募資看成籃球賽,強調要「出貨」得分,每一個傳球細節都不能放過,球一個不小心掉了,就會影響全部。

群眾募資就像一場籃球賽。消費者是熱情的觀眾,提前買單支持團隊,期待心目中的產品準時上線,但能不能打出好球,還是要看成員們的本領,有沒有辦法克服這場充滿變數的賽局。

要打造一項募資產品,得經過無數個傳球的過程,才有辦法拿下致勝分數贏得比賽。不過如果忽略了其中任何一項細節,球掉了,就會出問題。 」群眾募資顧問公司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這樣說。

貝殼放大提供

成立國內知名募資顧問公司,林大涵經手過Piconizer 口袋相簿、FLUX 3D列印機、LUNA月球燈等「千萬級」募資案件。儘管成功經驗無數,看得多、接觸團隊也多,有各種前例擺在眼前,但他坦言,「 硬體募資還是有許多常見的『掉球』狀況,不是用心就一定可以避免問題,問題永遠都會發生在很多莫名其妙的地方

用心也會有問題,群眾募資出貨比想像更複雜

對此,林大涵提出四點建議,希望提醒硬體新創團隊,在募資案件上線前,可以避免掉的不必要失誤:

一、沒有真正理解生產製造的流程

無論是獨立募資,或是藉由募資網站找到資金,許多團隊在打造出一個樣品後,認為只要功能沒問題,就可以透過贊助金額大量製造出產品。「第一台賣三萬,第二台之後用兩萬塊成本就可以解決。」像這樣的想法太過忽略量產複雜度。

二、 為了衝募資金額,給出太多承諾

這樣的問題特別容易發生在設計類產品和科技產品,「只要本案件金額突破多少門檻,就增加某一新功能」。林大涵認為,在行銷層面來看,承諾額外功能是可以理解的,不過事前一定要清楚得「負擔」多少成本,能不能在時間內做出來,否則就會讓產品走上延遲出貨這條路。

三、不願意面對自己錯誤

對新創團隊來說,募資是一條捷徑,可以讓產品或想法在短時間內被外界看見,「可是當大家都崇拜、期待你的時候,坦然說出自己不夠好,面對自己的錯誤,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林大涵相信,無論是創辦人或團隊,很少會有人透過這種方式存心欺騙。他認為一年多前的貓臉辨識器Catfi,也是相同道理,但當你到「不得不說」的時候,外界很容易會往這個方向作聯想。

四、不是只有製造過程重要

他舉例募資金額逼近四千萬的Allrover-八輪滑板,也是後來才發現,原來滑板也需要經過標檢局檢驗;女性生理用品月釀杯,同樣也因為是國內首例生產,持續等待衛福部審核執照。甚至寄送產品的物流、關稅,這些細節也都會有巨大影響。

別等大廠上門救你,自己減少失敗可能性

此外,林大涵也提醒,不是得到大廠相助,就可以完全不失誤。

他舉例,國內雖然有快製中心、HWTrek等媒合製造端和新創團隊的管道,卻未必能夠給團隊全盤性的幫助。

他舉環景相機LUNA360為例,即使和IC設計大廠義隆電子合作,補足研發能量,卻仍趕不上原訂的出貨時間;模組化手錶BLOCKS和台灣代工大廠仁寶合作,同樣也有延遲情況,最後實際出貨的時間比預定晚了好幾個月。

而且即便如Sony、GE等國際大廠,都成立自己的創意部門,聯發科也舉辦相關競賽,但要等大公司看上你的好創意,幫你解決製造麻煩,相對還是比較困難的。。

因此,回歸到募資這場「創業比賽」,林大涵強調,不要等別人上門幫忙,犯了錯也不要等別人來問,「願意投入群眾募資的這些贊助者,都是比任何人還要早相信你的人,他們更有熱情,也更容易傷心。」他認為,要怎麼面對這些相信你的觀眾,不是只有態度就行,要拿出實際成果,回應他們期待。

20%
根據全球最大群眾募資網站 Kickstarter 公布數據,群眾募資網上的產品如期出貨率,只有不到兩成。
群眾募資
CrowdFunding
「群眾募資」指資源有限的個人或團隊,藉由網路向一般大眾籌集資金,實現作品或完成專案,可分股權型、債權型、捐贈型以及回報型。回報型是最普遍的形式,較著名的平台如美國Kickstarter、Indiegogo、台灣flyingV、嘖嘖,專案發起人可在平台上面宣傳、解釋計畫,贊助者依照出資多寡,能夠得到完成後的產品或其他回饋。 (來源: 維基百科貝殼放大 )
事關商譽不能閃躲!

3 道歉也是學問,募資延遲出貨得要有信用

吳晴中/攝影
募資團隊想要有資金,贊助者在乎的就是商品。萬一硬體團隊真的碰上了出貨麻煩,其實道歉的學問遠比想像難,不只是猛說對不起,實際拿出補救辦法,公開透明的說明過程、勇於面對質疑才有辦不熟生產環節、法挽救商譽。

群眾募資之所以迷人,在於能把前所未有、嶄新的概念,從概念或雛形轉變成量產商品。只不過,這樣從無到有、甚至從一變百的難度確實很高,先不論個案品質,光是「延遲出貨」的情況,就很常見。

群募顧問公司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這些年累積贊助超過580起國內外募資案,其中有70件、超過1/8的募資案延遲出貨。這樣的數字看來驚人,儘管多數的贊助者或多或少有「等待」的心理準備,但是要如何處理、留住消費者的心,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而在這些延遲出貨的個案當中,林大涵認為最好的處理示範是「她」,月釀杯創辦人曾穎凡(Vanessa)。

曾穎凡面對創業公關危機,選擇直接站上前線回應贊助者,成功取得大家信任。
吳晴中/攝影

2015年底,她以打造台灣第一個女性生理用品月亮杯(品牌名:月釀杯)為號召,三天內獨立募資達標,金額接近新台幣一千萬元,但原訂的出貨時間,卻硬生生延了兩次,從2016年5月改到9月,再從9月份延至2017年。

第一次延遲出貨,是因為月釀杯屬於「第二級醫療器材」,衛福部對於「任何台灣第一例醫療器材」(相關產品在國外行之有年,但台灣並無先例)的審核都非常嚴格,因此必須得要繳交臨床實驗證明。儘管後來確定可採替代方案審核,但出貨時間已經必須往後延四個多月,所以曾穎凡決定提供贊助者可以直接退貨的選項。

為了打造台灣第一個月亮杯,曾穎凡花了不少時間和衛福部溝通。
吳晴中/攝影

「群眾募資就是感覺問題,面對商譽這件事,不能閃躲。」曾穎凡說,這一開放退貨,贊助金大約就少了新台幣20萬元,近百筆訂單消失,不過以總數來看,整體退貨比例並不高。但接下來,因為製造商GMP執照需要更新,導致出貨時間再度延後,就讓她付出沈痛代價。

團隊原本準備了100個包裹作為補償,裡頭裝了兩盒棉條,以最容易登記的表單,提供贊助者索取,沒想到申請踴躍,包裹量暴增40倍。這四千個包裹,以每份500元價值計算,月釀杯至少賠上200萬元。

「本來群眾募資可以有一筆錢存下來去做明年的研發,可是後來完全沒辦法,但我後來想想,就當作未來的月釀杯都不需要再打廣告了。」曾穎凡認為,這樣做至少能讓贊助者覺得,你們是願意負責的,所以雖然吃掉了利潤,但後面還是會賺到一些東西。

公開、透明、不閃躲

儘管用補償、退貨留住了月釀杯贊助者,但曾穎凡知道這樣做還不夠,她的「危機處理」,想得比一般團隊還要更多。

「有問題卻找不到人,這樣是不行的。」曾穎凡說,月釀杯在Facebook成立了不公開社團,裡面所有問題,都是由她親自回答,而不是找同事代打,而且最慢會在一個工作天給出答覆,也不會逃避尖銳問題。

關於產品進展,她也會透過官方頁面、信件,主動跟贊助者說明;找贊助者做訪談,同時讓他們實際觸摸樣品,並得到意見回饋;考慮到產品延後出貨,贊助者可能更改收貨地址,也多次提供更新地址服務,並針對海外地址給予專案處理。

儘管花了一年時間,仍沒有通過衛福部許可,但月釀杯已經準備好出貨,希望2017年初就可以將產品寄給贊助者。
郭涵羚/攝影

「我對群眾募資的人有責任,一定要先出貨。」曾穎凡強調,她們目前就是專心在等待衛福部證照許可,已經準備進入最後出貨階段,儘管有許多通路商前來洽談合作機會,但她都沒有任何行動。「收了大家的錢,我就有責任,通路商有興趣晚點再來談,事前有先後順序。」

只要有錯,都是我們的錯

除了月釀杯,3D列印機團隊Flux,即便挾帶著Kickstarter平台募資破新台幣5千萬元的聲勢,在2014年第一次募資後,同樣發生延遲出貨情況。而面對危機,他們選擇主動出擊,提供全額退貨。

儘管不可能平息贊助者所有怒氣,但針對重要意見,創辦人也會親自回覆問題,加上每月進度報告、詳細說明,成功讓傷害減到最低。

另外還有翻轉背包團隊,他們的作法則是努力回收瑕疵品,除了承擔取件、重新製作,以及再寄送的成本,回收後的問題背包他們也毫無猶豫地連同庫存一起銷毀。

林大涵認為,以上這些團隊雖然都犯了錯,但他們努力「溝通」、找回「信任」。他建議未來如果硬體新創團隊募資後,同樣面臨出貨問題,至少要做到以下這些事:

一、即使你不覺得錯,但該負責任只有你

收了錢就有義務,不管原因是什麼。在別人覺得有問題之前主動說明很重要,以月釀杯來說,曾穎凡主動告知贊助者並提供完整訊息,這是一個很重要關鍵。

二、別讓贊助者麻煩,更不要找贊助者麻煩

很多人是以團購方式揪團贊助,如果要退貨、延後出貨,主揪他們會有壓力,因此要想辦法減少困擾,或是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如果提供退款機制,也要讓退費流程簡單化,「否則只是讓不快樂的人更加憤怒」。

三、注意贊助者反應,一個負評代表更多沈默反對

以XLTt眼鏡為例,創辦人劉軒對一個「沒這麼正面」的贊助者留言相當在意,因為他認為只要有一個人反應,代表很多人其實心理有想法,只是沒寫出來,若好好處理這個回覆,擁有相同想法、狀況的人也會得到解決。

四、人力不足不是藉口,道歉只要一次

對贊助者來說,道歉聽一次就夠了,但同樣的疑問,要不厭其煩的回答,贊助者並不想聽無止盡的「對不起」,而是想知道如何解決問題。

五、出了錯,回饋是常識

不管是動物解放者還是月釀杯團隊,他們能成功把延遲出貨影響降到最低,很大一部份跟「補償」有關係,提供贊助者金錢或實際物品,能留住更多人的信任。

5億
根據群眾募資顧問公司貝殼放大統計,台灣的群眾募資平台密度高居世界之冠,且2015年總募資金額達到新台幣5億元。
群眾募資
CrowdFunding
「群眾募資」指資源有限的個人或團隊,藉由網路向一般大眾籌集資金,實現作品或完成專案,可分股權型、債權型、捐贈型以及回報型。回報型是最普遍的形式,較著名的平台如美國Kickstarter、Indiegogo、台灣flyingV、嘖嘖,專案發起人可在平台上面宣傳、解釋計畫,贊助者依照出資多寡,能夠得到完成後的產品或其他回饋。 (來源: 維基百科貝殼放大 )
假如這是一場戀愛

4 代工廠就像男女朋友,硬體募資不能忽略它

康師傅提供
「找到好的代工廠帶你上天堂。」這句話不只是說說這麼簡單。硬體新創團隊若不熟悉生產環節,沒有相關人脈,光是找到合作對象就得先跌跌撞撞。在製造端的世界裡,不是有錢合作就能避免問題。

對硬體募資團隊來說,代工廠、組裝廠的重要性,等同於籃球比賽中處理「最後一擊」的選手,但是要如何選擇「好夥伴」,第一步得要仔細。

找代工廠就像談戀愛,事前多挑,選定不換

「只能說我們很幸運。」月釀杯創辦人曾穎凡說,因為團隊裡沒人擁有工廠人脈,所以找尋製造夥伴的方式很原始。

月釀杯創辦人曾穎凡,擁有多年女性生理用品棉條代理銷售經驗,但關於自行生產販賣這件事,也是在跌跌撞撞後學習到許多經驗。
吳晴中/攝影

「我們先去衛福部網站下載全台灣製造廠名單,找出可以生產月釀杯的廠商,接著一家一家打電話 給這些合格廠商。雖然廠商數只有20家左右,但你會發現,有的人會直接回妳沒有興趣,有的卻會浪費很多時間亂聊打空砲彈,連一個問題都沒問」。回想起當初過程,她有些無奈地說。

接下來,曾穎凡過濾出最後5家廠商名單,跟業務見面詳談,再篩選到只剩三家廠商測試打模。「雖然不是直接開模,這些測試模也要個幾萬塊新台幣,可是等成品出來,妳就知道該選擇誰合作。」

她認為,真正好的生產夥伴,「不會誇口說什麼都沒問題」,反而是在很多細節上提出疑問,或是做了之後會有什麼影響,很務實地跟硬體團隊溝通細節。尤其月釀杯和其他產品不同,屬於醫療器材,許可執照必須跟著製造廠一起,因此要「緊緊抓住人家」。

曾穎凡認為找到好的代工廠,就像找尋男女朋友般重要,認真挑選才有機會生產出優質產品。
吳晴中/攝影

曾穎凡笑說,「 我們是在談戀愛之前,瘋狂找製造商當男朋友,很多個也沒關係。但確定之後,一輩子就跟著他,就像找到真愛。

基於她的信任原則,甚至把訂金給到總價50%,強調和製造前線合作,「感覺對了」很重要,「傳統企業會讓生產工廠過60天或90天才拿到款項,但我不一樣,付款快就可以跟對方談把產線留給我,全力生產。」

但對於大部分新創公司來說,無論IoT新創還是硬體團隊,這樣「專情」的模式就沒有這麼適合。

生產過程永遠要有B計畫

碩擎科技Serafim以研發光學技術、代工起家,2015年正式成立自創品牌,在Kickstarter上推出ODiN 空氣雷射滑鼠,成功募資約11萬美元;2016年,再度推出新產品ikeybo雷射投影鍵盤,同樣募資超標三倍,吸引15萬美元贊助。

碩擎科技推出iKeybo雷射投影鍵盤,號稱是第一個支援中文語系鍵盤,且能夠切換成樂器模式,發揮多種功能。
碩擎科技提供

儘管過去他們跟製造廠商有豐富合作經驗,但一年前的初次募資,差一點就延後出貨,靠著死命盯場準時完成。「時間管控非常重要。」碩擎科技執行長陳國仁說,「不只是零組件叫貨需要時間、開模需要時間、組裝需要時間,還得加上最後運送成品的時間。」

他建議新創團隊最好將主動權掌握在手上,不是把球丟給生產端。「你必須在腦中有清楚的截止日期,超過多久該設停損點,這些都要很明確。」碩擎科技也掌握了大部分的零組件叫貨,直接幫代工廠訂出時間,方便進度落後時,可以趕工處理。

碩擎科長擁有多年代工經驗,執行長陳國仁(左一)認為跟生產端溝通一定要記得留有備用計畫,以免意外發生。
碩擎科技提供

「最好每個團隊,都能有生產B計畫。」陳國仁說的不只是分散風險,多找幾間組裝廠而已,而是在生產流程中,可能遭遇到哪些問題,最好都列出來有備無患。

但有時候問題的關鍵是,懂得生產細節的人並不多。像是3D列印機團隊FLUX就曾深受其害。

FLUX提供

當初他們推出一代產品Delta,迅速獲得大量贊助支持,卻卡在預算、品質這關,光是尋找代工廠,前後花了超過半年時間,至少跟十家業者談過,才終於有結果。

FLUX執行長柯軒恩坦言,生產過程確實讓他們學到很多經驗,如果當初有更懂得製造,甚至能跟代工廠溝通的專案經理幫忙,應該能省下不少時間。

台灣需要硬體加速器

只不過,多數新創團隊都沒有大量人力資源,更別說要有能和生產端溝通、懂得製造的成員加入,難度實在太高。

對此,南星創速器創辦人朱宜振認為,「創業者的價值,本來就不在於懂得如何生產,而是能夠解決問題,或是有不同想法出現。」團隊裡如果有製造老手,當然很好,如果沒有的話,也不見得就很糟糕。

南星創業加速器創辦人朱宜振認為,有了解製造端的PM幫忙,可以有效減少硬體新創團隊的犯錯情況。
由作者本人提供。

「所以台灣真的需要硬體加速器!」他強調,像是國外的Highway 1加速器,是由PCH這種跨國大型製造公司出資成立,底下每個新創團隊都有資深專案經理幫忙帶著,如此一來生產過程就比較不容易出問題。

但真要在台灣採取類似模式,恐怕也得先考量PM們的薪水,因為這跟在製造廠「領獎金」不一樣,固定薪水要找人才,得從「回饋社會」來談。

17.58兆
工研院產經中心(IEK)今天公布台灣明年製造業產值預測,金額為新台幣17.58兆元。各式各樣的代工需求,在台灣幾乎都能得到滿足。
群眾募資
CrowdFunding
「群眾募資」指資源有限的個人或團隊,藉由網路向一般大眾籌集資金,實現作品或完成專案,可分股權型、債權型、捐贈型以及回報型。回報型是最普遍的形式,較著名的平台如美國Kickstarter、Indiegogo、台灣flyingV、嘖嘖,專案發起人可在平台上面宣傳、解釋計畫,贊助者依照出資多寡,能夠得到完成後的產品或其他回饋。 (來源: 維基百科貝殼放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