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Uber司機睡停車場過夜,「零工經濟」勞工問題再引討論

2017.01.25 by
楊晨欣
Uber 官方影片
Uber目前可說是零工經濟的最大供應商,其司機權益浮上檯面討論也不是第一次,睡停車場過夜為了多賺錢的事件或許極端,但這樣的故事,也是令人反思這樣的公司、制度,還有什麼樣的空間改進,來更保障勞工的權益。

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崛起,其中貢獻者之一,是如Uber這樣的廠商,提供彈性工時的合約工工作,讓勞工不再一定得遵守受限的上班時間,可以自由安排。

然而,前日外媒Bloomberg的一篇報導,卻再度引來Uber司機勞工權益、生活品質的討論。報導中,許多美國的Uber司機,選擇遠離自己居住的地方,到舊金山等大城市開車,而一天與一天間隔的休息時間,他們則常在各地的停車場、於自己車中度夜。

Uber司機離鄉工作、滯留停車場過夜

報導中的第一個例子,42歲的German Tugas,家鄉位於加州中部的Sacramento,每週一早上4點,他會跟家人道別,開145公里的路到舊金山市區,直到他賺滿300美元才會回家。他每週工作70小時,晚上就在舊金山的Social Safeway停車場過夜。

另外一個例子,則是在芝加哥開Uber的Howard。他辭了原本的工作,不僅成為Uber司機,還向Uber租用車輛,因此,他每天得工作到一定的時數,來達成最低付款額度。每週,他有5天都睡在某間7-11的停車場,他真正的家,則位於隔壁州別的Indiana。

Howard從週末兼差Uber開始,2014年時,尖峰時間他有辦法每小時賺取40美元,於是他把工作辭了,就專開Uber。但自從Uber推出團體搭乘服務UberPool以後,他表示,每小時平均只能賺到12.5美元,「現在這份工作變得愈來愈難以維生」,他說。

根據Bloomberg報導,全美國這樣的Uber司機臨時睡處其實很多,大城市如芝加哥、紐約市、舊金山,因為Uber平均收費較高,司機收入也會再些微增加,但小一點的地方如Ohio的Columbus、紐澤西等,晚上也能見到Uber司機聚集在某個停車場過夜。

Uber司機是合約工,但需不需要工作保障?

Shutterstock

這個現象彷彿回到過去,住在生活花費較低、但平均薪資也較低的勞工,會為了高薪來到城市工作,再把錢帶回自己住的地方花費,這些勞工創造了愈來愈多「供給」、滿足消費者,但對勞工本身或許不一定全為正面影響,美國史丹佛大學商業研究所教授Paul Oyer在訪問中說道。

目前Uber全世界共有超過150萬名註冊司機,對Uber而言,這些司機不是正職員工,而是「合約工」身份。Uber對外表示,自己也屬於零工經濟的一部分,有60%的司機,每週工時才不到10個小時。

Bloomberg在深入調查後分析,Uber過半數司機每週工作都超過一般上班族的35小時,而這些超時工作的司機,佔了Uber一半的收入來源、接手Uber半數的搭乘請求。

用戶近期於App中看到的Uber費率調降,其實背後代表的則是司機收入的減少。經營叫車服務司機部落格的Harry Campbell,曾對1,150名司機進行調查,大多司機表示,這份工作最重要的成分是「錢」,其次才是「工作彈性」。

而調查中,Uber司機每小時平均收入約為15.58美元,還不包括油錢和車子保養維修費用。

Uber目前可說是零工經濟的最大供應商,其司機權益浮上檯面討論也不是第一次,睡停車場過夜為了多賺錢的事件或許極端,但這樣的故事,也是令人反思這樣的公司、制度,還有什麼樣的空間改進,來更保障勞工的權益。

資料來源:BloombergNYMag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