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ichi Sumikawa澄川伸一

2006.11.15 by
數位時代
Shinichi Sumikawa澄川伸一
乍見澄川伸一,可以立刻感覺他的SONY血統。他穿著一身黑,講著一口流利英語,徒步走過57個國家;他的辦公室一派的白,他的作品令人感覺簡單舒服...

乍見澄川伸一,可以立刻感覺他的SONY血統。他穿著一身黑,講著一口流利英語,徒步走過57個國家;他的辦公室一派的白,他的作品令人感覺簡單舒服。整體來說,就是一種充滿國際感的日本味。
澄川伸一的確和SONY有很深的淵源。他甫自千葉大學畢業後,在300個應徵者中脫穎而出,成為當年度進入日本SONY設計中心的十人小組之一。SONY設計中心在日本只挑設計的精英,這些被挑選過的工業設計師,會被派去工廠深度理解製作流程、也接受多面向的美學訓練,而且因為組織規模維持在200人左右,所以設計師素質又高又平均,素被稱為日本工業設計師的培訓搖籃。澄川在SONY的八年過程中,負責影音產品和電視設計,其中還被派到美國SONY設計中心去做隨身聽和耳機的設計。
一九九一年,他成立了個人事務所,將設計領域擴展到衛浴產品、相機、和家具等,澄川活躍的身影更出現在日本各大設計大賽中,而也因為他常常得到大獎,知名度在很短的時間內在設計圈內擴散開來。目前他的案源,除了百分之五十是由客戶直接委託,另外一半就是透過比賽的作品,由廠商直接找上他請他把得獎作品變成可以在市場賣的量產商品。
澄川認為設計就是去連結左腦的理性和右腦情感的工作,左腦負責功能性、右腦負責產生源源不絕的創意和趣味。他在SONY八年的歷練訓練了他的左腦,到今天他仍認為「該吃的苦還是要吃,該紮的馬步還是要紮。」澄川伸一強調。「沒有經過嚴格訓練的設計師,如何可以了解怎麼控制塑膠、金屬,又如何理解使用者經驗,又怎麼能在設計和製作流程產生衝突時解決問題?」
右腦的培養部份,澄川伸一依賴大量的反省、旅行和學習跨領域的知識。
創業後澄川伸一第一件事是先把家搬到坐電車到東京市要一個小時左右的東京近郊,因為「東京生活太緊張了,好的設計師要能夠提出更好的生活風格提案,就要維持沒有壓力的生活方式,要不然作品怎能美的感動人心?」澄川伸一的辦公室儘管離東京有一點距離,安靜的空間卻讓人可以理解他在這裡可以做深度的思考。
澄川去過很多國家,最愛的是南非,「沒有比非洲更適合觀察人類社會原型的地方了,那裡的建築、色彩、生活型態無一不美」,澄川認為。前兩年他也開始學習建築專業、更熱愛潛水運動,他積極接觸世界的活動,也轉化為他作品中的多樣設計。
澄川伸一設計的元素有兩個,消失與出現──把生活中不美的部份透過設計讓它消失,另一方面,已經很美的部份透過設計強化美感和優雅性。譬如他的「AQYARUM」系列,就融合了雕塑的原理,把本來生活中不易顯現的產品,變成家裡的美術品。譬如說甫得到二○○五年富山設計大獎的傘架,就是澄川透過觀察一般人家裡的傘架都不起眼也不好看,所以希望設計讓傘架「消失」的產品。透過澄川的設計後,傘架和花架變成了相似的物質,都「種」在澄川伸一用錫做成的「花田」裡。
澄川認為設計的商業價值,在設計與日常生活的的緊密度,因為設計的一點巧思,讓產品在我們每天一成不變的生命裡,增加一點火花與快樂的時光。「與純藝術不同的是,純藝術你要嘛就是愛它,否則就是恨它;但設計不一樣,設計和商業、人類生活息息相關,你設計的好,大家都會喜歡你的作品。」澄川伸一強調藝術與設計的差異。「所以設計不能背離商業,否則就失去了存在意義。」澄川強調。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