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阿姆斯特丹Connect Week,我遇見世界級軟體公司Atlassian

SurveyCake
澳洲軟體公司舉辦的AtlassianConnect Week,是為期一週的小型黑客松(Hackathon),總共有來自全球 42 個團隊約 80 個人,主要來自於歐洲和美國,SurveyCake是唯一的亞洲/台灣代表團隊。

「所以你們的產品跟 SurveyMonkey 有什麼不同呢?」

又來了,這個問題我大概已經回答了 50 次。

「聽起來很像是我們需要的,我來自Atlassian,我覺得你們的產品可以跟我們的 JIRAHipChat 有一些合作的機會。你有在用 HipChat 嗎?喔等等,我看到你桌面上用的是 Slack,Come on man 你們應該試試看 HipChat!」

那是2016年11月,寒冷但充滿陽光與希望的里斯本 Web Summit 2016

站在我們的攤位前的是澳洲軟體公司Atlassian的全球市場開發總監Mike,Atlassian 是世界知名的軟體公司,旗下的產品包括JIRA、Confluence、BitBucket等。他們更在今年初以4億美金收購了Trello

我們聊著 JIRA 和 SurveyCake 合作的可能性。他說,「例如,當今天在 JIRA 解決一個問題後,可以自動送出一個 SurveyCake 問卷來了解使用者對這次的服務滿意度。假如使用者在這個滿意度問卷給了很差的評價,那麼,SurveyCake 可以自動去驅動 JIRA 產生一個新的事件,讓服務人員能夠持續追蹤使用者的回饋,整個服務品質可以獲得提升。」Mike 丟出了幾個想法,我們發現這些都是我們的產品可以做到的。

「這樣吧,這是我的名片,讓我們結束後保持聯繫,看看我們能做出些什麼。」

從一個想法開始

回到台灣後,我寄了一封信給 Mike 繼續我們的討論。在經過了幾次的信件往返,合作的模式越來越清晰,Mike 寄了一封信給我,正式地邀請我們參加今年在阿姆斯特丹舉辦的 Atlassian Connect Week

那是Atlassian與全世界開發者面對面,一起討論、激盪、然後用一週的時間打造出新創公司產品與 Atlassian 整合的活動。

於是,在上上個禮拜,SurveyCake 的全端工程師 Eddie 和我搭上了前往阿姆斯特丹的飛機,紅燈區我們來了!(誤)

來自全世界各地的開發團隊齊聚一堂

不同於傳統的開發者大會,有大型的論壇、千人的演講、新產品發表等等,這個 Connect Week 比較像是小型的黑客松(Hackathon)。總共有來自全球 42 個團隊約 80 個人,主要來自於歐洲和美國,而 SurveyCake 很榮幸地是唯一的亞洲/台灣代表團隊。

除了原本就在阿姆斯特丹辦公室的團隊外,也有來自Atlassian總部雪梨的近10 位工程師、PM 與 BD,顯見他們對這個活動的重視。(題外話,我們原本一直覺得自己是來自最遠的國家,結果雪梨飛到阿姆斯特丹需要 23 個小時。)

夢幻的辦公室

Atlassian 的阿姆斯特丹辦公室位在運河區的正中心,就在地標阿姆斯特丹王宮的對岸,在一棟古老的運河區房子裡的五層樓獨棟辦公室,從頭到尾橫跨了一個街區。

左邊黑色屋頂的這棟就是 Atlassian 位於阿姆斯特丹的歐洲辦公室
SurveyCake

雖然外觀保有運河區經典的山形屋外型,但內裝可是非常的矽谷風格的辦公室。開放式的工作空間、升降式桌面、咖啡吧台中島、透明飲料玻璃櫃、吃到飽的零食檯、餐廳/多用途大廳、淋浴間、寬敞的會議室、有著撞球台和沙發的獨立酒吧。這就是世界一流軟體公司的工作環境,更別提每個人的座位包括櫃檯,都是一張要價5萬台幣的人體工學電腦椅Miller Aeron。

Let’s Hack!

第一天的活動就從每個團隊的自我介紹開始,每個人簡單地介紹了自己的產品、國家以及預計要和 Atlassian 合作的項目。接著就是 Atlassian 各團隊的產品經理上去介紹每個產品的最新近況,以及他們新推出的設計原則等等。

吃過了美味的午餐(牛排!),我跟 Eddie 就拔營到二樓的會議室開始工作。

在台灣的時候已經做了一些功課,也有了大致的想法,我把我們的構想大致畫了一個設計模型後,找了 JIRA Service Desk 的資深工程師和產品經理過了一下流程,他們也很貼心的提供了很多參考文件和建議作法。

每天早上到辦公室,大家會先在餐廳集合開會,簡單描述昨天做了什麼、今天預計要做什麼、是否有遇到什麼問題。然後,大家就各自帶著電腦找到自己的角落開始寫程式。

有幾天早上,我們也和台北的團隊視訊會議討論我們的進度,並在每天下班的時候在 GitLab 上記錄我們當天完成的工作以及需要台北辦公室支援的項目。這樣我們隔天上班的時候(台北大約是下午四點左右),就可以直接接手台北團隊完成的進度,超級有效率。

SurveyCake

另外,我們也趁機跟其他國家的團隊交流,聊聊自己的產品和正在做的事情。甚至還有個熱情的墨西哥團隊請我們喝他從墨西哥帶來的龍舌蘭酒(我在接下來的那天已經不省人事)。

接下來幾天大致就維持這樣的工作節奏,當我們遇到問題時,只要透過 HipChat(沒錯,到了人家的地盤當然要裝一下 HipChat)尋找 Atlassian 工程師的幫忙,通常都可以很快速地獲得解答。這大概就是 Connect Week 得到的最大幫助。

SurveyCake

Demo Day

在一週的最後一天,就是期待已久的 Connect Week。每個團隊有 5 分鐘的時間上台展示自己在本週完成的項目。SurveyCake 也驚險地在報告前終於解掉了最後一個小問題,順利完成了這次的項目發表。

在項目發表結束後,之前幫助過我們的 Atlassian 工程師和 Mike 都過來和我們握手恭喜我們的表現,並且告訴我們希望可以看到雙方的串接很快地正式上線。

甚至有工程師告訴我們,SurveyCake 可能是唯一一個來自於亞洲的整合服務。同時,Mike 也邀請了我們參加今年五月在巴塞隆納舉辦的 Atlassian Europe Summit

一週的 Connect Week 很快地的就結束了,除了每天都有喝不完的紅牛飲料、現磨的卡布奇諾、美味的午餐、舒適溫暖的辦公室外,能和 Atlassian開發團隊直接面對面聊天、尋求解答、共同解決系統的問題,都是很棒的經驗。

亞洲唯一整合Atlassian服務的新創公司

如果要說這趟旅行最大的心得,大概會是:

來自臺灣的我們一點也不差!

看著 Eddie 專注的寫著程式碼,遇到問題抱著電腦找到了 Atlassian 工程師迅速地解決問題。在台北團隊的共同協助下,最終我們實現了去年十一月和 Mike 在 Web Summit 攤位和我們聊到的想法。

SurveyCake

「Hack it and ship it!」從無到有,然後可以上台順暢地發表服務。看完一整個下午的 Demo發表,我知道 SurveyCake 一點都不輸這些來自世界各地不乏知名或是已經拿到許多投資的新創團隊,對於可以代表這個產品上台發表或是和其他團隊聊著我們的功能與解決的問題,都讓我對這個孩子感到驕傲。

跟我同行的同事 Eddie 在他的部落格寫道:

雖然我覺得其實只是換個地方寫扣而已,但在寫這一篇文章的同時,我才漸漸覺得,是不是我們做到的真的不只如此,光是能夠受邀這場活動,一同與世界各地的工程團隊一起工作,真正感受到世界舞台並不是那麼的遙遠,真的有很多人看到這個在台灣的 SurveyCake。

雖然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真正地上架,但 SurveyCake 已經通過了世界一流軟體公司的認可,我們在未來也會有更多的合作和產品串接的機會。

除了 JIRA,HipChat 和 Confluence 的產品經理也都來找我們,碰到我們就說「嘿,你們就是 SurveyCake 對吧,我一直要找你們,我們來聊聊我們有哪些串接的可能吧!」我們身為唯二的亞洲人真是太好認了!

此外,大會甚至很貼心地用 SurveyCake 進行了這次活動的滿意度調查 。

尾聲

「所以你覺得這次的出差怎麼樣?」我問 Eddie。

「可以換個地方工作我覺得很棒阿,雖然我覺得這禮拜的產能有點少哈,但我想 SurveyCake 還可以做的還有很多。喔當然更別說他們的員工午餐和飲料檯了,真是太誇張了,Alex 你下間辦公室可以參考一下喔。」Eddie 瞇著眼睛看著我。

我說,「我覺得這次是很棒的經驗,有機會去看看這個世界一流軟體公司,看看他們怎麼辦活動,怎麼和開發者溝通,怎麼建立生態圈然後壯大自己的產品,當然看看他們的辦公室和員工福利,開拓我們的眼界,然後讓身在台灣的 25sprout 以成為這樣的公司為目標去努力前進吧。」然後我吸了一口歐洲特有的乾冷空氣,望著河岸上的燈光走上回家的路。

最後,讓我們放輕鬆來逛逛這個美麗的城市吧!

SurveyCake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SurveyCake部落格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延伸閱讀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