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彈頭到間歇泉:以色列的科技混搭文化

2017.03.28 by
數位書選
飛彈頭到間歇泉:以色列的科技混搭文化
郭涵羚
以色列喜歡科技混搭,不只是為了好奇,更是一種存在於以色列人心中的文化特色,他們經常結合軍事及民間經驗,開創新產業,在科技上也經常有突破性的進展。

本文摘自:《創業之國以色列:教育思維X兵役制度X移民政策X創投計畫,打造建國七十年成長50倍的經濟奇蹟》,木馬文化出版

雖然外表看起來不太像,不過道格.伍德的確是以色列新徵召的幫手。他身上冷靜沉穩的氣質,和那些比較衝動的以色列同事非常不同。他從好萊塢被聘請過來,從事一項在耶路撒冷從來沒有人試過的工作:負責執導「動畫實驗室」製作的第一部長篇動畫電影。動畫實驗室這家初創公司,是由以色列創投企業家艾瑞爾.瑪家利所創立。

伍德曾經在透納影業、華納兄弟影業與環球影業任職長篇動畫研發製作副總裁。瑪家利邀他到耶路撒冷去製作一齣長篇動畫時,伍德說他想先看看耶路撒冷有沒有真正的創意人才。耶路撒冷的比撒列藝術設計學院是以色列頂尖的藝術設計學術機構,伍德在那裡待了一段時間之後,他終於相信以色列也有創意人才。「我和那裡的教職員見面,見了一些電視劇作家,還有(作家)梅爾.沙萊夫,以及其他很會說故事的人。」他告訴我們。「他們就跟你在全球頂尖藝術學校見到的人一樣厲害,可能還更棒。」

他也發現以色列有些不同的地方。「這裡的人,有一種『一人扮演好幾個角色』的多重任務習性。我們諮詢過很多以色列科技人才,他們想出很多創新的方法改善我們的工作動線,做事情更直接。有一次,我跟一個比撒列藝術學校的研究生在做一項創意計畫,他看起來就是那種藝術系學生的樣子,長髮、戴耳環、穿著短褲和夾腳拖。突然我們遇到一個技術性問題,我本來要打電話找學校技師來處理,可是那個學生放下自己的繪圖工作,開始動手解決問題,就像個訓練有素的工程師一樣。我問他是從哪裡學來的,結果他說他是空軍的戰鬥機飛行員。這個藝術學生?戰鬥機飛行員?彷彿在這裡的世界是互相衝突的,或者說是互相流通的,就看你怎麼看待這件事了。」

「混搭」概念與創新發明

在美國有個字可以用來形容這種跨界的行為,叫做「混搭」(mashup)。這個字不斷快速演化,加上新的意義。原本是用來指將兩首或更多歌曲融合成一首歌,也能表示數位與影像的結合,以及某些網路應用程式配合其他網站資料的使用,例如房屋租賃地圖網(HousingMaps.com),就是將分類廣告網站上的租賃消息,利用圖像標示在谷歌地圖上。在我們看來,將完全不同的科技和領域結合在一起,所迸發的創新才是更強力的混搭。

以色列最常使用混搭概念的公司,首推醫療儀器及生技領域的公司。在這種公司裡,常有風洞工程師和醫生共同研究一台信用卡機大小的儀器,能夠淘汰傳統的注射方式。或者某家原本研究β細胞、光纖以及黃石公園水藻的公司,卻製造出可植入人體的人工胰腺來治療糖尿病。甚至還有一家初創公司的主業是生產一種可以傳輸影像的藥丸,該公司利用從飛彈彈頭借來的光學技術,發展出一種吞進肚子後能從你的腸子裡傳輸影像出來的藥丸。

葛瑞爾.愛登過去曾經是軍火商拉斐爾公司(以色列國防軍的主要武器製造商)的火箭科學家,專長是精密的電子光學儀器,能夠讓飛彈「看到」目標。一般人討論到醫療器材的時候,大概不會馬上聯想到飛彈科技,但愛登有個嶄新的想法:他要利用製造飛彈所需的最新微型化技術,在藥丸裡擺進一台攝影機,能夠從人體內部傳輸影像。

很多人都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在人能夠一口吞下去的藥丸裡面,不可能有足夠的空間塞進一台攝影機、訊號發送機、光源和電源。不過愛登不相信。有次他還去超級市場買了好幾隻全雞,回來測試剛研發出來的原型膠囊藥丸傳輸的訊號,是否能夠穿透動物組織。他開創事業的根基就是這些藥丸攝影機,或稱膠囊內視鏡,他將他的公司命名為基文影像公司。

今日,最新一代的膠囊內視鏡輕輕鬆鬆就能每秒傳送十八張影像,運作時間長達好幾小時,可以到達病人腸子的最深處。醫生可以即時看見人體內的影像,不管是在病人身旁,或是在地球另一端都沒有問題。這塊市場仍然很大,也吸引了強大的競爭對手,攝影機龍頭業者奧林帕斯也正在研發將他們生產的鏡頭裝進膠囊中。會有其他競爭公司出現,也並不讓人意外,光是在美國,因為消化道疾病而去看醫生的人次,就超過三千萬了。

結合飛彈與藥丸好像已經很奇怪了,但是真正的混搭高手應該要屬優希.葛羅斯。他在以色列出生,也在以色列技術工程學院接受航太工程訓練,隨後進入以色列航太工作了七年,最後離開去追求企業家的夢想。

葛羅斯旗下有些公司結合的科技差異實在太大,幾乎都快成了科幻小說題材了。例如,貝塔氧氣這家初創公司正在發展一種可植入人體的「生物反應器」,用來取代糖尿病患者身上有缺陷的胰腺。糖尿病患者症狀發作的時候,體內的β細胞停止製造胰島素。移植β細胞可以解決問題,但問題是身體會排斥這些移植的細胞,且這些移植的細胞需要氧氣才能存活。

葛羅斯的解決方式是製造一個自給自足的微型環境,裡面包括利用從黃石公園間歇泉取得的水藻來製造氧氣。不過這種水藻需要光線才能存活,於是這個生物反應器(大小差不多等同於心跳節律器)裡面又裝上了光纖光源。β細胞會消耗氧氣,製造二氧化碳,水藻則正好相反,因此形成一個自給自足的迷你生態系統。整個生物反應器在設計上能夠於十五分鐘的門診時間內植入皮下組織,每年更換一次。

結合地熱藻、光纖,和β細胞來治療糖尿病,這是葛羅斯跨科技策略的典型例子。他另一家初創公司叫變形藥物醫療公司,結合了兩種不同的創新科技:利用射頻脈衝在皮膚上製造出暫時的微通道;以及第一款研發出來的粉末狀貼布。「這個儀器很小,」葛羅斯解釋,「就像手機一樣,放在皮膚上一秒鐘,利用射頻讓細胞脫落,在皮膚形成上百條微通道,然後在上面敷上粉末貼布。這不是一般貼布,大部分市面上的貼布都是凝膠狀或黏膠狀的,我們則是將藥品印在貼布上,是乾性的。把貼布貼在皮膚上時,組織液就會慢慢從微通道中滲出來,將貼布上經過冷凍乾燥處理的粉末拉進皮膚。」

葛羅斯聲稱,這項儀器解決了藥物遞送最棘手的問題之一:要如何不透過注射的方式,就讓像蛋白質這種大分子穿透皮膚外層。第一批的產品能遞送人體成長激素以及骨質疏鬆症藥物。目前像是胰島素和其他藥物、賀爾蒙以及分子藥物,大部分還是靠注射遞送,而能夠傳遞這些藥物的貼布也已經在研發中。

以色列喜歡科技混搭,不只是為了好奇,更是一種存在於以色列人心中的文化特色,讓他們如此創新。因為以色列人經常結合軍事及民間經驗,才會產生這種多元領域的背景。但是,也因為以色列人有這樣的思考方式,才能提出特別有創意的解決方案,才有機會開創新產業以及在科技上有「突破性」的進展。如果是在其他比較不自由、文化比較死板的社會中,縱使表面上似乎在商業發展處於領先狀態,也很難看到這樣不受限制的思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