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素養不宜「也要有」

2006.06.15 by
數位時代
人文素養不宜「也要有」
美學大師蔣勳近年來成為科技公司競相邀訪演講的對象,本刊總編輯的大作︽美學的經濟︾也大熱賣,足見人文精神愈來愈受到台灣產業界的重視。 但是我三...

美學大師蔣勳近年來成為科技公司競相邀訪演講的對象,本刊總編輯的大作︽美學的經濟︾也大熱賣,足見人文精神愈來愈受到台灣產業界的重視。 但是我三不五時會聽到「科技人也要有人文素養」的大聲疾呼,常常讓我冷汗直流。
也要有,意味著某種外加在上頭的、行有餘力再來進行的、和我既有本位不相同的東西。 如此這般看待人文素養,我們對養成人文素養方式的認知,就理所當然的以每週聽一次講座、三個月欣賞一次雲門、一年考察一輪國外名勝古蹟為主軸。這跟吃維他命還真有點像,缺哪樣吃哪樣。
如此這般看待人文素養,人文素養對我們的意義就變成:已經研發完成的產品,需要美美的外觀和包裝,就寄望人文素養來加持;每周超時工作一百小時,賣命工作對自己的意義也不甚清楚,就靠已具體化休閒娛樂活動的人文精神來忘卻工作的疲憊與虛無。
如此這般的人文素養倒也沒什麼錯,但是如果我們對人文素養的認識就僅止於此,也就無怪乎我們對「東方」或是「中國」元素在設計上的應用,依舊停留在郎世寧畫作液晶螢幕或是國劇臉譜隨身碟這種層次——一樣是外加上去的。

是一種生活態度與世界觀

西方「人文」一詞最古早的意義,指的是一種正本溯源的探求。文化史大師巴森(Jacques Barzun)便說,文藝復興時期的人文主義者熱衷上探古羅馬時期的古籍,這些古典作品描事寫物,是以人為世間的中心。這些典籍是古人的生活指南,這些事物本身就很重要,不必跟什麼高於一切、把人生之樂一律延到審判之日決定的大經大綸設計扯上關係。 換句話說,人文精神是一種生活態度,一種生活方式,一種世界觀,一種對人生意義的探尋。
人文素養不該只是科技發明的化妝師、工藝作品的亮光漆,而是我們策略與行動的原點,我們對美好生活想望的指引。 真正具備人文精神的企業必然是「反思性」的。這樣的公司會思考創新與發明對人類社會的終極意義,會想像產品與服務、時代的氛圍有什麼樣的對話與交流,會在乎工藝與技術擴展了使用者感官上什麼樣的新可能。這樣的人文精神,不是外在於產品與科技的。 人文素養不能沒有,但也不宜「也要有」。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