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擾」是城市的溫柔?我們如何變得迴避彼此?

2017.05.02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不打擾」是城市的溫柔?我們如何變得迴避彼此?
shutterstock
大城市的生活充滿各種壓力與勞累,公共空間中的移動、通勤,也許真的就是某些人一天之中得以短暫喘息的時光,這種禮貌性地忽略和冷漠,也保留人們獨處的空間,甚至是重要的人際禮儀。不過,城市的未來會不會再次隨著科技的變遷而改變呢?

前陣子我在網路上的一篇文章,看到關於去年秋天倫敦地鐵的一個社會實驗。一位名叫鄧恩(Jonathan Dunne)的人製作了一批印有「Tube chat」的徽章,打算以此挑戰倫敦地鐵長久以來的「沉默」。當然,這個運動不只失敗,還惹來倫敦人大舉反彈,在Twitter的#tube_chat標籤下,抵制甚至譴責這個運動。

倫敦發起了tube chat活動,來自Twitter@tube_chat。
Twitter的@tube_chat

倫敦地鐵的社會實驗

現代城市公共空間中的冷淡與沉默其實不是新鮮事。就如同我看到的那篇文章的作者所主張的,畢竟,大城市的生活充滿各種壓力與勞累,甚至不誇張地說,公共空間中的移動、通勤,也許真的就是某些人一天之中得以短暫喘息的時光。

因此,社會學家很早以前就指出,在大城市中生活的人們,往往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有不被打擾的權利。或者說, 我們都認為在公共空間中,「禮貌性地忽略」(civil inattention)是一種幾近於常識的人際互動技巧。 亦即,人們雖然總是看到了、聽到了、甚至觸碰到了彼此,但卻都假裝自己什麼也沒看到、沒聽到。換言之,我們應當心照不宣地為彼此保留「獨處」的可能性。

然而,城市公共空間並非一開始就是如此。回顧過去,我們可以發現,其實「城市的獨處」是城市內部技術環境變遷造就的產物。如此一來,我們還可以追問的是,城市的未來會不會再次隨著科技的變遷而改變?

關於陌生人

要理解城市的公共空間是如何沉默下來的,就得從「陌生人」開始談起。社會學家洛夫蘭(Lyn H. Lofland)認為,城市生活的一個重要特色就是,「與陌生人相遇」開始成了人們日常生活的例行事件。

另外一位社會學家齊美爾(Georg Simmel)對於陌生人的定義,則清楚透露出與陌生人互動的難處。他認為, 陌生人是一群既不定居在我日常生活中,也不是今天來、明天就走的人。 換言之,陌生人不定居在我的生活中,所以我無法與其漸漸發展出熟識的關係;但他們也不是明天就走,因此似乎也無法全然忽視其存在。

至少對於歐洲社會來說,大概在16至18世紀間,這樣的陌生人大量地出現在城市當中。就像我剛剛說的,人們不是從一開始就打算「冷處理」這群陌生人。相反地,當時的人發展出一套應對陌生人的交往方式。粗略地說,這是一種盡量以「非個人」的方式進行互動的方法。

這種非個人的互動方法有兩個原則。其一是,人們會透過外在的衣著打扮,初步地分類彼此的社會位置,但不藉此揣想個人的品性或性格。其二則是,在言談之中,不透過任何外在環境(例如,說話者的背景)來解讀所說的內容。在當時,即便你可能猜得出對方的出身、背景,若在言談中透露出一絲這樣的訊息都是相當無禮的事情。

城市的加速與轉變

從能夠以非個人的方式與陌生人來往,到今天認為陌生人應尊重我的「獨處」權利,這轉換在社會學家桑尼特(Richard Sennett)看來,源自於19世紀以後城市內部環境的加速。

城市一直都在加速。打從經濟市場的脈動支撐起城市的發展開始,如何讓城市的生活更為流暢,一直都是城市設計的主要目標之一。然而桑尼特認為,19世紀以後的加速有一個重要的特徵,也就是此時的加速目的在於創造一群能自由移動的個人。

除了舖設越來越適合運輸工具高速移動的外在還境外,運輸工具的內部也產生了改變。各種運輸工具內部開始將座椅加裝上有彈簧的椅墊,讓旅客坐的更加舒適。這種舒適的移動環境,讓疲累工作的人們越來越選擇從人群中退縮回自己的世界中。

換言之,一方面,公共空間越來越被想像成僅是「被通過」的空間,而不是停留、聚集的所在;另一方面,人們快速地通過公共空間的同時,身體卻是不動地沉浸在舒適的座位裡,彷彿那被動的身體在速度中,脫離了這個充斥著陌生人的城市空間。

公共生活的復歸?

從我們今天的角度來看,公共空間中的「禮貌性忽略」是很重要的人際禮儀,讓我們至少能夠在今天這個充滿窺探目光的社會中,放鬆緊繃的神經。也因此,Tube chat運動被強烈抵制可以理解。

但反過來說,如社會學家鮑曼所說的,這樣的生活也不可避免有其損失。不僅城市空間顯得冷漠,更重要的可能是,我們迴避了在公共生活中與陌生人互動、交往的可能性。而這種與陌生人的互動、交往,正是建構有意義的公共生活的起點。畢竟,相較於與我們「同溫」的熟人來說,陌生人更可能帶來不一樣、多元的聲音與觀點。

我們的「公共生活」可能再次回來嗎?這是如今猶未可知的問題。但如果城市的沉默是一連串技術環境變遷的產物,我們也就可以預期它還有著轉變的可能。而對我而言,類似IngressPokémon Go這類AR遊戲(即便它們只是遊戲)正有著帶來這個改變的力量。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