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大老看台灣科技業的未來

2006.07.01 by
數位時代
三位大老看台灣科技業的未來
智碁創投董事長 盧宏鎰 股東權益報酬率超過25%的公司都很Sexy 今年「台灣科技一百強」榜單上的前20名公司, 股東權益報酬率都在25...

智碁創投董事長 盧宏鎰
股東權益報酬率超過25%的公司都很Sexy

今年「台灣科技一百強」榜單上的前20名公司, 股東權益報酬率都在25%以上, 從創投的角度看來非常迷人…… 。
今年「台灣科技一百強」的榜單雖然變動很大,很多新的小公司排名前面,對我來說並不意外。這就像中年人與青少年賽跑,如果只看體重,也就是營收,中年人一定排在前面,但如果加上跑步速度--營收成長率的話,青少年就很容易出線。
榜單上的前二十名公司,股東權益報酬率都在二五%以上,投資報酬率也很高,套句創投業的用語--都很「Sexy」(性感)。通用電氣(GE)在威爾許(Jack Welch)時代,股東權益報酬率連續五年都維持二○%以上,讓GE走上世界顛峰,台灣的鴻海看起來也有機會做到。這也證明,台灣企業的經營階層已經能夠與國際接軌,對得起全世界的股東。
用股東權益報酬率評估企業,會比EPS(每股獲利)更為精準。用EPS計算時,每股成本就是十元,但是股東有可能是以九十元認股,投資成本不同。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只用EPS評估企業帶給股東的利益會失真。
這兩年,股東權益報酬率在台灣開始被強調,這是好現象,代表台灣與國際資本市場的接軌更為密切,因為很多美國基金管理者非常重視股東權益報酬率。
如果企業經營者只是想:我今天幫公司賺進很多錢,獲利表現多麼好,但是企業主並沒有想到,他是拿多少錢來賺取利潤。所以從股東權益報酬率指標來觀察,今天有多少Income(收入)放到口袋,明天就要有多少Outcome(結果)還給股東,這才是健康的經營心態。
用股東權益報酬率來觀察企業,一定要從「中期」的角度,不是說今年加足馬力,賺到該有的目標後,明年就鬆懈,這樣也不對,二○%維持五年以上,這才算是一個真正的好公司。
另外,營收成長率也很重要,如果企業只是「先期進入」而享有領先優勢,雖然過去三年的股東權益報酬率都很亮眼,但如果營收沒有成長,只是在吃老本的話,也是一家沒有未來的企業。

**台灣生產力靠製造業硬撐

**
目前台灣正面臨產業轉型,我們的GNP(年國民生產毛額)已經超過一萬美元,但主要生產力還是來自製造業,這應該是年收入五千美元以下國家該做的事。未來觀察企業,除了股東權益報酬率外,還要加入「資金生產力」與「人均生產力」兩項指標,才能顯示台灣生產力是否提升。
「資金生產力」是獲利/Equity,而「人均生產力」就是獲利/員工數,這兩項都是評估「生產效率」的重要依據。如果你拿台灣跟美國同一產業比較,你會發現三萬美元社會的生產效率一定會大於一萬美元。現在的工作者,每個都想領高薪,但是台灣還是在發展附加價值低的製造業,怎麼可能拿高薪。
雖然台灣企業主看到這問題,但他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現象要改變,必須整個國家都動起來,這已經不是單純企業界的問題。

華鴻創投董事長 陳仕信
汽車電子 LED和數位家庭 後勢看好

台灣LED的產量,目前已經是全世界最大, 技術與世界一級大廠正在拉近中, 汽車電子和數位家庭的市場氣氛似乎已成熟……。
手機產業起來後,對創投來說,最關心的是「What's the next」。以我目前的觀察來看,LED(發光二極體)、汽車電子以及數位家庭是三個有機會大成長的產業。
台灣LED的產量,目前已經是全世界最大,技術與世界一級大廠正在拉近中,綠光的亮度,甚至已經不輸給日商日亞(Nichia)。
至於大家之前關心的專利權問題,我相信會慢慢改善,因為要把市場做大,日本廠商就得將技術授權出來,就像當年TFT-LCD一樣,讓台灣廠商製造、生產。
而且台灣擁有一流的系統組裝廠,對於LED廠而言,這是接近客戶的優勢。 同時,台灣跟中國大陸關係緊密,目前看來,中國大陸會是LED重要的一塊市場,加上中國大陸的半導體與系統廠聚落也已經形成,這兩個條件對於發展LED很重要,所以未來台灣與中國大陸會加快合作,中國大陸也會是台灣LED廠最大的後盾。
但是上游晶粒(Epi)的技術,還有突破的空間,而且目前下游封裝的技術,還停留在傳統的SMD封裝,可是要讓LED應用到一般照明時,亮度必須更高、耗電性更低,壽命也要更長,這裡面有很多技術要突破。我預估,LED要取代傳統燈泡,大概要七年。
在背光模組方面,去年已經用在三.五吋,今年可以到九吋,新力的NB、奇美的液晶螢幕也都開始用LED,未來二、三年,光是背光模組這塊市場,LED就有很多發展空間。再加上汽車上的照明,這塊市場的前景非常看好。

**台灣廠商的下一個機會

**
LED在台灣已經發展十年,應用也已經出現。對於創投業者來說,這種要浮還沒浮起來的時候,就是最好的投資時機。就投資領域而言,晶粒已經不容易有新公司出現,但是在封裝上,會有很多新機會,因為現在台灣廠商缺乏高階封裝技術,一旦新廠商掌握這種機會,就有機會冒出頭。
另外,在數位家庭方面,雖然這名詞已經出現一陣子,大家也有些聽膩,但從我們投資的公司綜合出來的資訊認為,今年下半年會開始加溫。
目前很多國際大廠都在訴求資訊跟家電的整合,但這可能還有一段路要走,畢竟消費者的使用模式必須重新教育,這可能又要花上幾年的時間。
所以我看到比較多的機會在無線網路連結,在客廳擺一台主機,臥房、書房都可以操作看影片、聽音樂,這技術或許不是最新,但看起來時機已經到了。
至於汽車電子,目前看到的都是從主戰場延伸的次戰場,像是衛星定位系統(GPS)、影音播放中心、LED照明等,競爭很激烈,毛利也不見得高。
雖然汽車裡面還有很多零組件,像是微控制器、感應器等,但要通過車廠認證,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回收期太長,大家會縮手,不敢投資。
不過,現在很多汽車廠的營運狀況不好,他們降低成本,台灣就有機會。 除了這三大市場外,在手機裡,二次電池有機會成功,台灣正在蓄勢待發中。
而且與手機電池相關的保護元件,以及用石英做成的濾波器等被動元件,也是我們觀察的重點,這裡面台灣有很多好公司。另外,在顯示螢幕上,OLED、LTPS或是小尺寸TFT都有機會抓到一些市場。

智融創新董事長 陳五福
現在要 投小錢賺大錢

過去,台灣一直是投大錢賺小錢,現在,要投小錢賺大錢。 用台灣擅長的IC設計、系統製造、全球運籌等, 架構一個會賺錢的系統……。
手機已經取代PC(個人電腦)成為科技產業的推手,處於高成長期,但是若認定PC就此消失,也未必太過武斷。我不否認,PC是成熟產業,成長性降低,但它不會不見,只是會有改變。
過去,PC的用途很簡單,就是General Purpose(一般目的),而且長得四四方方,沒有變化。但是現在的PC,硬體引擎或許還是CPU(中央處理器),但是上層已經看不出是PC,被其他的應用所掩蓋。
現在顧客要的是服務,沒有人在乎裡面的CPU是英特爾(Intel)還是超微(AMD),也沒有人管它速度有多快,顧客只想看到他要的,其他的都不用給他看。
所以業者要開始想,硬體怎麼跟軟體結合?怎麼包裝消費者想要的?其他不需要的,通通藏起來,不要讓消費者害怕使用。就像用水,打開水龍頭就可以,用電,插上插頭就可以,一切就是這麼簡單,這是趨勢,也是PC從標準化進入差異化的開始。
另外,還有一個趨勢要注意,就是「Networking computing」(網路運算)的概念。這個構想四、五年前就被提到,但是時間點過早,沒有成功,不過不表示這概念是錯誤的。在那個年代,一台PC要兩千美元,但製造商想賣五百美元,用一千五百美元的價差當誘因,因此就想把軟體放在網路裡,有需要再去使用。但當時會失敗,是因為網路經常斷線,空有一台機器,卻無法發揮。
現在的PC便宜,這概念會再被提起,不是為了節省成本,而是為了簡化軟體,因為現在的PC會出問題,大多是軟體,如果能省掉這麻煩,消費者會更願意使用PC。
同樣的,未來手機也會有這種問題。現在的手機市場,沒有標準規格,就像是PC當年一出來時,OS、CPU都有很多規格,在多變化的時代,只要抓對時機與產品,大家就能夠瓜分市場。我認為,手機PC的路,屆時就不是這種百花齊放的局面,而是一場激烈的拚鬥,所以現在算是手機的黃金時代。
不過,我不認為手機組裝還有新業者加入的空間,這裡的投資門檻太高,但是對原本在PC製造的業者而言,已經擁有產線與運籌能力,投入手機製造並沒有不好,畢竟這還是能夠高成長的產業。

**拚經營模式而不是拚資本

**過去,台灣一直是投大錢賺小錢,現在,要投小錢賺大錢。要投小錢,絕對不能把錢花在生產設備上,這些都是大資本,回收率有限。
像是我們最近在美國投資燃料電池,我不是要賺電池組裝,而是賣關鍵零組件,雖然最後做出來可能要投資到一千萬美元,但這比起製造業要便宜許多。
我除了在美國找技術領先的新創企業外,在台灣我們也投資一些技術不是最領先,但會創造Business Model(經營模式)的公司。
像是最近投資的一家健康管理公司,他們設計醫療機器,放在公司或家庭裡,顧客可以做些簡單的檢測,經過網路,他們把結果送到中國大陸,請當地合作的醫生判讀。這裡面,技術門檻不高,但關鍵在於經營模式,誰先做成功,誰就是第一名。
其實現在的網路公司,大部分都是靠經營模式取勝,不是靠技術,尤其是中國大陸。他們抓到對的時間點,找到適合的經營模式,就會一炮而紅。我覺得台灣可以走這種模式,因為台灣要走技術優勢很難,那何不把技術組合應用,用台灣擅長的IC設計、系統製造、全球運籌等,架構一個會賺錢的系統呢?但這裡有兩個關卡要克服:第一要對技術夠了解;第二要了解市場,知道如何創造市場。
「手掌世界」有兩種勢力:「拉」跟「推」,現在「拉」的力量愈來愈大,手機功能愈來愈多,連我自己都不大會用。但是「拉」比較單純,只要技術成熟,可以順暢運作,放進去都不是問題。
可是如果某種功能可以「推」出去,創造獨特價值,且不能又被人家「拉」進來,這就是難度,也是創新的最高境界,iPod就是一例。蘋果電腦早知道聽音樂已經放在手機,但還是敢去做,硬是創造一塊新的市場,這就有過人之處。
我常常說,現在這個年代,「知道做什麼」要比「知道怎麼做」來得重要。大家都在擔心中國大陸的競爭,但是台灣經過這幾十年的發展,應該要比中國大陸知道該做些什麼,大家好好思考,下一步到底可以做些什麼什麼。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