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法小王子,創業者你馴服自己的玫瑰了嗎?

2017.05.08 by
Ray Huang
Ray Huang 查看更多文章

天生好動,總對新事物好奇。職涯隨著內容產業的變遷而轉移,在報禁解除的年代進入報社,在有線電視非法轉合法的迷人時刻進入電視台,更在網路泡沫年代投身網路業。2001年創業投入遊戲業至今,習慣思索數位內容產業的未來,也投資新創團隊。

效法小王子,創業者你馴服自己的玫瑰了嗎?
MissMayoi via Flickr
創業是一條永遠都不會準備好的路。因為有太多的狀況獨特的難題,可能從來沒人遇過,當然也沒有人能教。
星星很美麗,因為上面有一朵看不見的花!
《小王子 Le Petit Prince》

創業是一條永遠都不會準備好的路。因為有太多的狀況獨特的難題,可能從來沒人遇過,當然也沒有人能教。

談如何讓事業成功的書太多,商學院教授們每天都在傳授如何成功的方程式,這不是我能做的。我只想說點我知道的創業故事,也許能啟發還在路上辛苦的創業人。

心繫台灣,重新開始

小任是我的兄弟,退伍後跟我與五、六個單身男子擠身在共租的公寓裡生活,在台灣經濟繁榮的90年代,初入社會的我們一無所有,卻充滿鬥志希望滿滿且互相扶持。

他沒有顯赫的學歷,卻有滿身的街頭智慧。經歷的產業極多,從房仲到水電工、工地小包商,做到高科技。事業多元也很多變,但卻總感覺他就是差那麼一點,無法真正超越顛峰。

小任後來去了大陸,我們因此失聯,各自忙碌也無暇多想。最近突然接到他的電話,聊起他的故事。雖然在上海做半導體零件貿易的生意還不錯,心情卻有些失落。

想起這些年為了生意忙碌而無味的日子,離鄉背井打拚賺了點小錢,卻完全沒有任何開心篤定的踏實感。

有天百般無聊,翻起從小就很熟悉的書——《小王子》,讓他呆住了。原來自己就像小王子來到地球時,看見車站裡那些忙碌者的景像。

「人們搭著快車上路,卻不知道自己在找尋的是甚麼?他們四處奔波,激動興奮,轉來轉去⋯⋯」
「他們好忙啊,急急忙忙要去哪裡?」
「恐怕連火車司機也不知道吧!」
「他們對自己原來的地方不滿意嗎?」
「人們對自己所在的地方從來都不會滿意的!」⋯⋯

那天晚上他抱著書望著上海的夜景,思念屬於他自己的星球——台灣的家鄉。他想:是該回家了!

很快的結束了上海的事業,回到宜蘭,讓生活重新開始。至於做什麼他不知道,心裡隱約有個念頭,這次該做個能讓自己與別人都能幸福的產品吧。

2014年台灣接連發生了食安事件,麻辣鍋湯頭做假、餿水油混充食用油⋯⋯,搞得社會人心惶惶,讓台灣美食的名號蒙上陰影。恰巧一同從上海回來的夥伴家中是做豆漿早餐店的,正在困擾家裡事業人力老化,加上當時市場剛剛興起有機濃豆漿。

透過關係,他們找到了日本廠商的機器,可以煮出濃度比超市品牌高出多倍的濃豆漿。參觀了解後發現濃豆漿確實營養健康,小任他們決定做有機豆漿的生意。

買好機器準備生產時,問題來了,他們發現機器生產出來的豆漿很濃郁,但卻還不夠美味。雖然已經比坊間的產品好,但還不夠好。

另外他們發現日本人極少喝豆漿,所以儘管日本原廠已經研發這部機器七十年,使用者卻不多,也無法提供更加精進的方式。傳統的豆漿師傅,根本把他們當瘋子看。

你願意為你的「玫瑰」投注多少心力呢?

如果做出來的產品自己都不滿意,怎麼讓喝濃豆漿的消費者能有幸福感?小任堅持不能開業,一定要把產品做好。他夢想要把有機的豆漿做到像牛奶一樣濃郁,而且要有豆香的口感,才是真正的好產品。

為了這個堅持,他與夥伴James吃足了苦頭。一年多的時間裡,兩個人埋頭苦幹都在找解決方案。從黃豆原料、硬體零件到軟體程式,他們有如進到實驗室裡解盲的傻瓜科學家,兩個門外漢拚命找方法。

因為不清楚怎麼做出好豆漿,只好從源頭開始。小任負責找非基因改造的黃豆原料,從台灣,日本,越南,大陸東北找到加拿大的非基改黃豆。他說,黃豆每個產地的蛋白質含量不同,想要不加傳統製作時用的消泡劑與濃稠劑,而要擁有像牛奶一樣濃郁口感的話,豆漿需要做到蛋白質含量8%的品質。

最後,他們找到的黃豆竟然有高達40%蛋白質含量,整整比原來使用的黃豆高出兩倍。

有了最高品質的黃豆還是解決不了問題,念機械工程的James發揮他的專業,拚命拆解、組裝機器。從進豆口、刀片、濾心、豆漿出口…等一遍遍檢查修改硬體,還有複雜的程式設定、原料、時間、溫度、濕度、水分、渣量等等。

創業到底是什麼感覺?小任跟James說,這一年多裡喝過的豆漿,比他們一輩子喝過豆漿還要多幾十、上百倍。他們每天從早餐開始喝豆漿,喝到連午餐、晚餐都可以省了。

他們看著一次次失敗的成品嘆氣,沒有人可以教導,也不知道何時可以成功,支持他們繼續往下走的,就是小王子的這句話:「 因為你在自己的玫瑰上傾注了時間,所以才使得你的玫瑰如此重要。

台灣能做豆漿的人這麼多,就像花園裡的五千朵玫瑰都長的一模一樣。怎麼可能靠別人做出來的機器,就會有感動別人的產品?做出一樣的產品,有什麼好驕傲的?

小任說,那時期《小王子》是他與James的聖經,每次失敗他們就彼此調侃自己:「如果你要馴服一個人,就要冒著會掉眼淚的危險。」

實在找不到方法了,他們互相安慰:「真正重要的東西,只用眼睛看不到的。」

創業者都懂,創業初期那種矇著眼睛在黑暗隧道中前行尋找光亮的揪心感。能做的事情就幾乎只有一個,堅持堅持再堅持!

當你全心全意的想做好一件事,只要不斷堅持,好像全宇宙都會幫忙。

一年九個月,終於,他們試出來了最美好的口味與品質。濃郁如鮮奶,同時兼具了黃豆的香氣,已經變成與坊間販售的豆漿完全不同的兩個產品。

狂喜到快瘋掉的兩人,決定把產品更名為濃豆乳,並且把尋找出來的製程命名為Soy Presso(Soy Milk+Espresso,中文:為你特製的濃豆乳),多美的名字啊!

這兩個小王子,終於馴服了不一樣的玫瑰,可以給人觀賞了。

他們的第一家店開在小任居住的宜蘭,過程有過掙扎。價格不斐,如果不在大都市,客人會來捧場嗎?但小任堅持,宜蘭好山好水所生產出來的好產品,就該在宜蘭問世。加上堅持要把製作過程給消費者看見,擺上機器現場製作濃豆奶,所以店面不能太小,考慮到預算,也只能在偏僻的郊外設店。

因此,即使在價格稍貴、店面不佳、客群定位不清,沒錢宣傳種種不利因素的狀況下,漿樣子濃豆奶的起始店還是在宜蘭礁溪開張了。他們決定讓客人無限試喝,讓大家知道,這朵與陽光同時誕生的豆乳玫瑰有多美!

神奇的,忐忑不安的心很快放下。隨著一篇篇部落客文章主動報導,發現礁溪出現驚為天人的濃豆乳神飲後,漿樣子的門口開始大排長龍,周末假期往往要等上半小時,才能買到限量的濃豆乳,幾個月不到,就成為網路瘋傳的觀光名店。豆乳、豆腐、豆花的產品天天銷售一空。

他的好口味讓日本機器原廠也到台灣考察,承認連他們自己都無法做到這樣的美味。隨後James也要求在住家附近的松山工農對面開出了台北第一家店,一樣受到歡迎。現在,漿樣子濃豆乳店已經有了五家門市。

作者提供

創造的動能並沒有消失,他們繼續創造神奇。給小朋友喝的可可豆乳、寒冬時女生喝了有幸福感的抹茶豆乳、健康專用的黑芝麻豆乳和杏仁果豆乳,甚至是夏日專屬的小黃瓜豆乳紛紛上市,各自擁有一票死忠的支持者。Soy presso的夢想開始成形,為每個消費者製作專屬自己的濃豆乳。

作者提供

問過小任跟James,覺得創業以來的心得是什麼?小任說,以前為賺錢而賺錢,能賣的都賣,都不拒絕,但卻忙到不知為何而忙。這次不按教科書上的道理來做,專注做好應該做的,反而得到小小的成功。人不就是該把屬於自己的做好了,才能感動別人嗎?

他拿給我剛剛研發上市的玫瑰濃豆乳,用真正的玫瑰花瓣加入豆乳製作而成。他笑說,這是他夢想中小王子該喝的玫瑰味道。我說你還真是能扯,呵呵呵。

但喝了一口,確實有很細緻的玫瑰花香流散口中,很夢幻的味道。猜想這兩人不知又為了這個口味花了多少時間研發?這種堅持真是佩服。

「我,只想做出全世界最好喝的豆漿!」

他說,經濟的世界學問太深奧,不是他這個不愛念書的人完全能懂的。但好好照顧自己的玫瑰,讓這玫瑰變得獨一無二,想辦法感動自己,也才能讓別人感動。這就是他創業的道理!

也許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玫瑰。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