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科技新招:稻米影像生產履歷,一部從產地到餐桌的微電影

2017.07.05 by
蔡紀眉
資策會提供
「神農一指收」可讓農民記錄田間工作日誌、肥料和防治資材資料、上傳照片、GPS定位紀錄,將生產歷程視覺化。

提到東部米鄉,多數人聯想到的可能是池上、關山或玉里,距離伯朗大道只要8分鐘車程,且可耕地面積比玉里還大的花蓮富里,很容易被忽略。

但從今年開始,富里有一項創舉。當地稻米品牌「天賜糧源」產銷班的農友們,從30歲的青農到70多歲的「高年級生」,紛紛拿起手機下田,學著在自己的農地上拍照、上傳app、用網路語言記錄農事。

最後,一張張天然未修圖、由農友掌鏡的稻米生長史,在資策會的「神農一指收」雲端建檔,再輸出成影片,透過LINE、Facebook傳送給親朋好友,成為富里推廣觀光的新武器,而這些改變,也讓以小農為主的富里,成為全國第一個利用影像記錄稻米產地認證標章的地區。

富里農友劉向蘭用神農一指收app做影像記錄。
資策會提供

「天賜糧源」與「神農一指收」的良緣

改變的原點,要從「天賜糧源」的創辦人、青農鍾雨恩說起。2011年,剛完成碩士論文的鍾雨恩,因為父親生病,被家裡叫回鄉幫忙,當時,產銷班剛營運,只有7個農友、10公頃面積,他回憶,「一開始很排斥回來,內心很掙扎,想說先回來一年就好,沒想到愈來愈投入,最後無法抽身。」

鍾雨恩和幾位青農合力,在富里舊糖廠前的山谷草地辦起音樂節,取名為「穀稻秋聲」,找來舒米恩等人獻唱,趁人潮推廣農產品,他們也和工研院合作,發展稻米加工產品,一步步取得年長農友們的信任。隨著「天賜糧源」產銷班耕地面積擴大一倍,農友成長至30多人,他們開始想幫「天賜糧源」做富里產地認證,也因此接觸到了資策會的神農產銷平台,進而成為第一個利用影像記錄稻米產地認證標章的地區。

「神農一指收」已推出三年,從研發、維護到宣傳,由資策會一個15人左右的團隊負責,它可讓農民記錄田間工作日誌、肥料和防治資材資料、上傳照片、GPS定位紀錄,將生產歷程視覺化。

過去這款app多用在地瓜等經濟作物,包括瓜瓜園、慶全、永齡農場等農企業都是使用者。透過雲端進行田地的溯源和管理,系統彈性大,可根據管理者的需求更改設計,透過照片記錄、感測器逐漸累積的數據資料,可再回饋到生產過程,改善製程,進一步提高農作物的保存期限。

資策會創研所專案經理吳惠雯是神農一指收app的行銷大使,半年來跑了花蓮不下十次。
資策會提供

相較於單純的地瓜,稻米的推廣之路辛苦許多。負責行銷「神農一指收」app的資策會創研所專案經理吳惠雯說,「很多長者的手機都還是2G,大家都笑我們是白癡。像我們剛開始,很難跟農民說你這土壤太肥了,他會說你又不懂。」

一直到前年底食安風暴爆發,民眾急著想知道每天吃下肚的東西從哪裡來,才讓這app逐漸打開知名度,也讓年長農友開始願意學習。

「我們目前做到的第一步,就是農民願意把他的東西拿出來,要讓他們知道這確實會帶來改變。」吳惠雯也觀察,「拍照讓每天的田間記錄變成一件好玩的事,最後還能和親友分享影片,農友會覺得不像是在工作。」

除了影像生產履歷外,農友更關心如何賣的問題。吳惠雯說,資策會下一步計畫在app增加線上訂購功能,目前在富里鄉公所也有一個「富里好米」的網站,可以看到所有做產地認證和影像溯源的農友,隨著一天天、一期期稻作累積的產地田間照片,「未來,透過線上訂購,把旅遊資訊帶進來,讓富里被看見。」

目前,在資策會的神農產銷平台上,有3225個農場、3560位農友,透過雲端服務機制,管理耕地面積達2164公頃,相當於83個大安森林公園。從地瓜、米,下一步是茶,也將納入神農平台中。

鍾雨恩本來的志向在長照政策領域,回鄉務農完全不在他的生涯規劃中。
資策會提供

「農業大數據聽起來很炫,但沒有人知道,拿了這些數據要做什麼?」這也是農業資訊走了60、70年,仍然無法有效轉化成實際效益的原因。吳惠雯,資策會做系統端,目前傾向跟農企業合作,「他們才知道要數據做什麼,才知道什麼是對農民有意義的。」

「青青稻浪、結穗的朝露、土質好白鷺鷥也知道,」農友們在每天的app紀錄頁面上,一指一指寫下浪漫的話,鍾雨恩說,「我們以前真的很認真在記錄這件事,但消費者也看不到,除了一疊厚厚的紙,什麼都沒留下。」現在資訊化了,除了累積數據資料,最有價值的,更是透過影像,建立消費者對產地的信任。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