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 Watson將成為失敗投資?分析師:過度樂觀、誇大宣傳

WikiCommons
根據分析,儘管IBM目前能夠提供最成熟的認知型運算平台,AI調度所需要的大量維護工作將成為應用過程中的阻礙。

IBM Watson是在醫療領域最早佈局的AI之一。在之前的盤點中,我們也知道Watson希望參與患者診療中的每一個步驟:導醫用智慧音箱、Watson診斷工具、住院看護輔助,還有病患心理疏導……

Watson已經和世界各地的不少知名醫院進行合作,在中國也進入了21家三甲醫院的診療系統。表面上看來,Watson在未來的醫療領域大有可為,但是在最近一年中,我們聽到了更多不同的聲音。

在去年,IBM Watson和休斯敦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分道揚鑣,IBM股價受到影響;在今年的7月2日,《富比士》評論員Jason Bloomberg更是發文質疑IBM Watson是否「是個笑話」。

7月13日,傑富瑞投資銀行(Jefferies & Co.)的分析師James Kisner的報告更是給IBM的未來蒙上陰影。James Kisner稱,IBM Watson在未來不太可能給投資者帶來回報,而且Watson的問題並不在於技術開發領域。

Kisner在報告開篇中寫道:

「我們的分析顯示,儘管IBM能夠提供如今最成熟的認知型運算平台,AI調度所需要的大量維護工作將成為其應用過程中的阻礙。我們也相信,IBM會在接下來可能更激烈的AI智慧戰爭中處於下風。因此,根據我們的分析,在IBM上的投資並不太可能會得到超過支出的回報。」

Kisner在報告中著重講述了IBM的過度宣傳問題,並援引了IBM和安德森癌症中心合作破裂這一案例。

2012年,安德森癌症中心與IBM開始合作,它們的目標是讓沃森閱讀病人的症狀、基因序列、病理報告等數據,然後將信息與內科醫生的報告、重要期刊論文整合,幫助醫生製定診斷和治療策略。

今年2月,安德森中心宣布專案終結並向IBM支付3,900萬美元賠款。據悉,研究5年之後,雙方沒有開發出一個可以用在病人身上的工具,技術只能用在實驗性測試中,沒辦法投入使用。

TechCrunch記者John Mannes的經驗,遇到問題的安德森癌症中心並不是個例。在和很多醫療類新創公司的接觸中,他發現不少公司和IBM合作中都會遇到類似的問題。

在Mannes的眼裡,這並不是IBM在技術領域的失誤,而是誇張的宣傳策略和過度樂觀的心態所帶來的結果。 MIT科技評論的編輯David H. Freedman也有相似的觀點。他在評論Watson的文章中寫道:

「IBM在2013年就聲稱『運算的新時代已經出現了』。《富比士》因此認為Watson『現在可以進行臨床實驗』,在幾個月內就能被用在病人身上。」

Kisner報告中發現的另一個問題在於IBM的AI人才不足。在運算新時代中,各個科技公司都必須在AI、深度學習、數據挖掘等領域網羅人才。而對於IBM來說,這個過程在目前並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以亞馬遜為例,其公佈的AI相關領域招聘職位超過IBM的十倍。

IBM、亞馬遜、蘋果在AI、機器學習、深度學習領域的招聘數據對比。
36 氪

在人才招募領域落後於競爭對手的同時,IBM對開發者的支援策略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2016年10月,Watson Conversations(Watson支援的聊天機器人)API價格下降了70%。如此大的變動也讓市場對IBM產生了質疑,進一步加快了IBM Watson相關應用開發者的流失,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Watson在應用領域上的不佳表現。

在Mannes的報導中,他還提出了有關Watson訓練數據集的問題。 Watson在醫療領域橫空出世的時候,市場中對於AI訓練數據集的關注還並不足夠,這帶來了Watson發展中的一些問題:

「但是事實在於,AI並不是一個不定形狀的黑洞,把無架構的數據吸進去,就能產生出深刻的見解。可靠的數據渠道、對AI應用領域中商業問題的理解都是必須的。」

據IBM表示,Watson經受了超過300種以上高等級醫學期刊文獻、250本以上醫療書籍、1,500萬頁論文數據研究和MSKCC臨床實踐等數據的訓練。但是在實際應用中,這些數據並不足夠。

況且,在學習已有診斷病例的過程中,Watson也會遇到個人數據缺失的問題。 Watson需要成千上萬被人類醫生完成的診斷病歷作為基礎,但是許多時候,數據並沒有以正確的格式記錄,或者根本不存在,或者裡面缺失了患者的DNA檢測結果;又或者數據來自於幾十個不同的系統,很難被用於Watson的訓練。

不過,數據領域的問題是目前醫療診斷AI遇到的普遍難題,而Watson目前也在經歷改變。儘管安德森中心的專案失敗了,但IBM Watson依舊在從合作者手中獲得數據。據悉,IBM與紀念斯隆-凱特林癌症研究中心、Mayo Clinic、哈佛和MIT附屬研究所、醫療測試巨頭Quest Diagnostics都在相關領域有所合作。

透過IBM Watson這一個案例,我們能發現市場對AI領域出現了更多的反思,幾年前市場中對AI開發的樂觀態度也逐漸有所轉變。

在6月底,MIT科技評論也對IBM的AI醫療「野心」進行了梳理。在文章中,Freedman以醫療產業投資公司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分析師Stephen Kraus的評論結尾:

「Watson會逐漸在改善醫療診斷結果、降低成本這些領域做出成果嗎?這是可能的……但是這很困難。這不會在今天出現,也不一定會在五年中出現,而且它不能夠代替醫生。」

儘管IBM Watson是市面上最成熟的AI平台之一,他們目前在宣傳、人力和數據方面的問題也為希望進軍醫療領域的開發者提了一個醒。

IBM Watson的未來將會怎樣? IBM將如何處理AI領域日漸激烈的競爭?投資者對於Watson的態度將如何轉變?這都是IBM將要面對的問題。

本文授權轉載自:36 氪

華生
Watson
華生是能夠使用自然語言來回答問題的人工智慧系統,由IBM公司的首席研究員David Ferrucci所領導的DeepQA計劃小組開發並以該公司創始人托馬斯·J·華生的名字命名。 (來源: 維基百科 )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