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創業投資談:下注於賽道,而非賽手

shutterstock
資本無情,投資人透過投資協議書(Term Sheet)上的條款,控制投資組合裡的相似公司,讓他們在市場裡自相殘殺,就像走進鬥獸場。

《中國創業進行式》專欄從上一篇開始,專注於創業成功三要素 (市場、資本、人才) 中的資本部分,從國家戰略層面講到中國新創圈如何透過資本操作進行競爭。這一篇,我們從新創公司的世界觀,聊聊中國新創的資本化過程。

2015年夏天,我第一次到北京,在獵豹移動公司的引路下,參訪了剛剛在千團大戰勝出,拿下中國一半以上市占率的美團。當時,我問了美團的高級副總裁,「聽說大眾點評開始發展海外市場,在東南亞積極準備,美團對此有什麼因應對策?你們的國際化策略是什麼?」不令人意外地,我得到一個非常霸氣的回答,「中國自己就夠大了,能做到中國第一名,我們就不看其他國家了,讓他們去吧!」最後他還補上一句耐人尋味的話,「哪天真的要做了,就用買的吧!」

這就是中國企業家的世界觀,先成為神州大陸的王者,然後用資本推動國際化,無論是大型國營企業,或是初創公司皆然。

今天的中國,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存在,由社會主義走向市場經濟的過程中,像中國這樣稅收超高的「非福利」國家世界罕見,也因此,政府和財團帶領的超級大型投資機構,順理成章地成為中國創新產業的火車頭。讓我們以共享單車作為引子,看看中國資本家如何透過資本操作,加速新產業經濟的發生與新創公司的新陳代謝。

五月我去了一趟深圳,除了幾乎能製造全世界的華強北震撼教育外,白熱化的共享單車大戰,更讓我無法忽視。共享單車除了劇烈地影響市容外,也造就一場有史以來最檯面化,最有跡可循(從街道的顏色,就能看出局勢)的新互聯網交通激戰。

成千上萬無秩序的共享單車阻塞了街道。河邊、安全島、田裡,甚至樹上停放著黃的 (ofo)、橘的 (摩拜)、深藍的 (小藍)、淺藍的 (小鳴)和其他各種顏色的腳踏車與電動單車,用「滿山遍野」也無法形容這種壯觀景象,在壅塞到無法以單車前進的路段,市民只好停車步行前進,加劇了交通堵塞,更有市民爬上了由單車構成的拒馬,像特技表演者般攀爬前進。

我們過去講過網約車大戰、千團大戰,今天所講的共享單車大戰的新創公司,最終都走向燃燒資本的消耗戰。今年稍早,在點燃中國共享單車大戰的 ofo 拿下 4.5 億美元 D 輪融資的同時,摩拜也以 2017 年以來連續兩輪總和超過3億美元的融資緊追在後。

乍看之下,投資人只是無止境地投入這些大家都還看不是很清楚商業模式的產業中,但所謂的風險投資 (Venture Capital, VC),不就是如此嗎?一窩蜂中,誰也不願屈居人後,在考驗創業者攻城掠地能力的同時,也挑戰投資人風險控管的真功夫。

「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是很多人學習風險控管的第一堂課,而這也是中國創投的「賽道理論」基礎,當看準了一個新產業的時候,這些早期風險投資人往往不會只投資一間,因此在中國許多互為競爭對手的早期公司,有著共同的股東。

投資人透過投資協議書 (Term Sheet) 上的條款,控制投資組合裡的相似公司,讓他們在市場裡自相殘殺,就像走進鬥獸場。投資人除了扮演適時伸出援手的天使,也在被投資公司露出敗象時,作為惡魔即時接管,甚至清算解散公司,把人才、技術和資金交給投資組合中市場表現較好的標的。

資本無情,若要一言以蔽之,只能說是簡單粗暴了。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趙式隆

BravoAI洽吧智能創辦人兼董事長、臺灣矽谷創業家協會理事長。兼具學者、教師和創業者三種身分,過去積極參與政府創業法規及政策討論,並成立X Fail失敗者年會鼓勵創業者分享創業失敗的經驗。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