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再快一點嗎?活在《縮時社會》中的我們

2017.08.03 by
曹家榮
曹家榮 查看更多文章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資訊社會研究者,相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反思當代社會的重要核心,希望能透過簡白的書寫分享相關知識。

可以再快一點嗎?活在《縮時社會》中的我們
shutterstock
各類科技的使用應該能讓我們空出更多時間才對,但為何我們卻總覺得時間不夠用,總想再快一點?

你上一次真正悠哉閒晃一整天是什麼時候?你上一次忍不住脫口而出「可以快一點嗎?」又是什麼時候?這兩個問題的答案也許很直接地揭露了我們活在「加速社會」中的事實。

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的社會學家茱蒂‧威吉曼(Judy Wajcman),最近被翻譯成中文出版的書《縮時社會:奪回遭科技控制的快轉人生》正是探討這個議題。為什麼我們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沒時間」?我們該如何理解,又如何面對這樣的處境?

科技與時間的關係是什麼?

當然,在看這本書之前,你一定心想:這不是老問題了嗎?

關於「加速社會」的討論確實不是一個新問題。如果你曾經想過或關注過這類現象,大都可以說出類似的斷言:我們的生活正是因為各種科技的發明與應用才變得越來越快的。

這類說法的背後,最常被用來舉例的就是手機、網路與電子郵件這類科技物。《在一起孤獨》的作者,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也曾描述一位博物館館長如何被她的黑莓機上的行事曆、簡訊與電子郵件追著跑。最後,當她想去度假時,還得絞盡腦汁找一個沒有Wi-Fi的地點。科技(特別是資訊科技)的使用與我們的加速生活有關,我最喜歡的傳播哲學家麥克魯漢(Marshall McLuhan),甚至將科技的加速作用視為人類社會發展的重要動力,以「機械媒介加速」與「電子媒介加速」切分不同時代的社會樣態。

不過,「科技加速生活」這樣的論點,有一個被跳過的矛盾。如果我們細想一下,各種科技的發明與使用理應都是讓我們能「更快」地完成工作,那麼,相較來說,這些科技的使用應該能讓我們空出更多時間才對,不是嗎?我們今天為何卻總覺得時間不夠用,總想再快一點?

這個被威吉曼稱為「時間壓力矛盾」的現象便是此書的出發點,也就是說,相較於將生活加速的現象看作科技的作用,這本書更細緻地說明,時間之所以不夠用,乃是由於這些「加速科技」在種種「社會情境」中影響我們的生活所致。

時間不夠用?你指的是什麼?

一個女人跟一個男人,在今天面對的時間壓力是不一樣的;一個職業婦女跟一個家庭主婦,在今天面對的時間壓力也是不一樣的;一個主管職的白領階級跟一個必須接受「彈性工時」的藍領工作者,面對的時間壓力當然也是不一樣的,這些種種不一樣,便是威吉曼的出發點。

換言之,當我們說生活加速了,時間不夠用,是指「誰」的生活?又是指時間的什麼面向?作為一位女性主義社會學者,威吉曼關懷社會現象的出發點總是每個人不同的生活處境與生命狀態。因此,這本書吸引人的地方在於,你看到的不是關於科技加速生活的宏大敘事,而是更有血有肉的具體情境與難題。

例如,對今天典型育有子女的雙薪家庭父母來說,時間老是不夠用是各種科技裝置於其所處社會情境交互作用下的結果。首先,資訊科技(如手機)帶來的「彈性工作」時間,其實說穿了只讓有控制權的人獲得自由,其他人則被迫承受時間零碎化的痛苦。而當雙薪家庭的父母,都是必須「被迫」彈性工作的工作者時,也就意味著家庭時間的協調經常會出現問題,因而導致其生活有更大的時間壓力。

我們能奪回科技控制的快轉人生嗎?

《縮時社會》不同於許多批判科技加速生活的論調,最終往往訴諸「放慢速度」因應科技帶來的影響,威吉曼以一種樂觀的態度主張,我們應該要設法挪用這些科技物的力量,而不是逃離它們。

例如,威吉曼相當正面地看待各種透過媒介建立的親密關係。她在書中講述了一個親身經歷的故事。一個女人在安養院裡陪伴著年邁的母親時,一手不斷滑著手機,在她看來,這個表面來看相當負面的情境,卻不見得那麼糟,畢竟,年邁的母親已無感於周遭環境,而那個女人正積極地善用科技創造出陪伴的時間。

我不見得同意威吉曼的樂觀主義,畢竟,挪用科技的可能性仍受限於種種社會情境與結構。我們確實可能嘗試挪移出喘息的路徑,但這是否真能讓人奪回生活步調的控制權,或仍僅是一個個小確幸,恐怕還猶未可知。但我同意,這本書確實帶我們更貼近血肉生活地看到了,每個時間不夠用的真切處境。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