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倪敏然──alternative edition!

2005.05.15 by
數位時代
追憶倪敏然──alternative edition!
藝人倪敏然自殺身亡的新聞,熱潮始終不退,甚至把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訪問大陸的消息,都打成了配角。如果我們將「倪敏然猝逝」視為台灣今年上半年最轟動...

藝人倪敏然自殺身亡的新聞,熱潮始終不退,甚至把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訪問大陸的消息,都打成了配角。如果我們將「倪敏然猝逝」視為台灣今年上半年最轟動的新聞,大概也不會有人反對。
為什麼一個藝人的殞落,會牽動大多數人如斯關心?

**才華洋溢,殞落令人婉惜

**
許多人都會指向這一新聞的「外部條件」,譬如說:倪敏然是一位縱橫影劇圈三十年的藝人,擁有廣大的老中青三代觀眾,他的去世,瞬間勾動了上千萬人的集體記憶。「集體記憶」是一種奇妙的酵素,它使群眾霎那間深入自己的過往生命史,咀嚼俯仰一番後,又快速、當下地將原本陌生的彼此「共感」地連結在一起,這種狂猛的新聞熱度,反映的是群眾個體和群體交會的一種亢奮感受。自有大眾傳播媒體以來,幾乎每一位諧星的殞落,都會帶來此種難以平復的激動,這種「笑」與「淚」的不分家,混雜著慨歎、感激、自憐和共鳴的集體行為,原本就是人類各種浪漫主義運動的主要元素。
但,我們也可看到這新聞的「內在條件」──相信我,這個動員力才是最大條的!
身為諧星,倪敏然大概是當代藝人中最才華洋溢的一員,他隨意進出國、台語中的言語縫隙,對常民文化中的價值加以扭轉、戲謔、顛覆、嘲諷的本事,恐怕連當今「綜藝天王」吳宗憲都還差上好幾倍。
舉個例子來說,在綜藝節目上,他被主持人問到「劈過幾次腿?」的尷尬問題,他的回答:「那已不算是劈腿,而是Tako(日文『章魚』之意)了!」就很難不讓人為之笑絕。正因倪敏然有此隨時與社會共舞的能力,使他能度過台灣綜藝節目大轉型的中年危機,成功地靠模仿呂秀蓮副總統而重出江湖。
不斷地思索突破創新,使每一次的笑料都能新鮮問市,而且正中當代觀眾生命情境的下懷(嘲諷「一夫一妻」傳統道德、揶揄「政治」的僵化與對立、自謔「雙峰駱駝」的過氣演藝生涯……),倪敏然大概是當代台灣社會中最典型的「個人主義式工作者」。
而今年五月後,他也把所有「傑出個人」共有的悲劇性運命,由幕後搬到了幕前。在追求卓越的個人主義工作者人生裡,社會對你提出新靈感的需索壓力無比之大,個人才華砥礪躍進的驅力也就愈強,一次次的逆境破關後,你終得有「振衣千仞岡,濯足萬里流」的自由與興奮之感。
然而,弔詭的是,多數人並不能靠著自己成千上萬的獎章獨立生活,他也需要親密關係(愛)的撫慰擁抱,需要人生終極意義(不再須被突破的目標)的安頓歸宿,正如日本武士需要家庭和社區僧侶一般,而悲劇也就在於──這些都和個人主義當下追求卓越的驅力格格不入。

**幕前風光,幕後歸宿難尋

**「表演」,其實是最困難的技能,「演員」,也是最艱苦的職業,通常螢光幕前最成功的人,都有個最糟糕透頂的人生,演員註定是個「個人主義工作者」,他Tako般的親密關係會讓許多人傷痛不已,流浪般的征戰則會使自己意義崩潰。倪敏然的去世,相信讓很多人在他的故事裡紛紛看到自己──一個在「笑」與「淚」間長期徬徨的自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