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新經濟」起舞 ,金融科技在銀行企業金融的應用

shutterstock
目前金融服務與新興產業環境的脫節,對於深具遠見且志向遠大的金融業者,應該視為千載難逢築底佈局的大好機會。

1991年網際網路問市,不出十年光景就重新定義了人類理解世界的維度,也為原本單調的商務運作解放出千姿萬態的創意模式。2007年iPhone登場,在普及的網路基礎上,巴掌小的智慧手機以更快的速度席捲全球,近乎理所當然地融入了多數人的生活。因運而生的社群媒體、分享經濟等爭奇鬥艷的創新營運模式和認知計算、機器學習技術的適時成熟命定似的爆發了不可思議的化學變化,毫不遲疑地為「新經濟(智能製造x數位商務x新零售)」的出場舖出了康莊大道,同時宣告了「新經濟」時代下創業家和消費者的鮮明性格:分權、分享、個人化、個性化。

台灣銀行的企金服務的「機能演進滯停」狀態

吊詭的是,當消費品牌已經將個人化與個性化刻蝕在其管理聖經中,商務服務和製造產業已視客製化爲關鍵競爭力時,自詡為經濟成長燃料供應者的銀行業者仍然堅守自上世紀就存有的融資、收付交易和避險等三項企業金融服務,應付這全然不同的市況。例如,一般企業融資需以土地或廠房設備為質押,短期性貿易相關融資以銀行開立信用狀或具信用額度的進口商開出的發票給予貼現,融資相關文件則大都以書面加簽章為據,而收、付交易服務的數位化則仍未脫出二十年前由花旗銀行引進台灣市場的企業網銀範疇。

這種台灣銀行的企金服務「機能演進滯停」狀態,有人歸咎於中央銀行和金管會權威又保守的監管作為,但追根究底與銀行陷於工業時代以融資為主的產業思維脫不了關係。

筆者與多家企金業務主管就創新服務和改變營運模式交換意見時,不只一次得到這樣的回應,「我們的專業是放款、資金融通、提供滙率、利率交換與收付服務;我們的服務對象主要是企業財務部門,而財務部門的運作受到公司法和會計通用法則的規範,不因其所屬產業的不同而有巨大差異。」

由於其價值定位自限的緣故,對不同產業、不同規模、不同營運模式的企業客戶,銀行幾乎一識同仁,提供相同的產品和服務內容,差異化通常表現在價格(如議價空間)和服務規格(如一位關係經理服務20家還是100家公司)。

銀行授信和風險管理模式在新經濟商機的侷限性

目前銀行的授信模型仍以評估具實體產品供應鏈特色的產業景氣循環和營運模式(如製造業.電子業、傳統服務業等)而設計,主要評估借款戶未來現金流量和獲利能力,根據具流通價值的實物資産或有價證券為抵押,據以授予短期營運資金或中長期融資。

然而蜂擁而至的「新經濟」企業大部分屬中小型規模的網路資訊或軟體數位服務事業,相比製造業或大型實體通路服務業,二者有著非常大的差異,例如製造業的商業模式偏中央與標準化,而網路數位服務強調分散和個人化;製造業的產品原料是具形物料,而網路數位服務最重要的原素乃本於無形的創意與智財;製造業走的是「線性規模經濟」路線, 而網路數位企業追求的是「多維平台經濟」。

為擴大「新經濟」的融資規模,銀行應該著手研究智慧製造、數位商務與新零售的生態體系和其項下領導廠商的營運模式,對抽象智財有全貌的理解和建立評價模型,最後協合銀行資產配置策略,重新設計合適的授信和風險管理模式。

筆者認為,目前金融服務與新興產業環境的脫節,對於深具遠見且志向遠大的金融業者應該視為千載難逢築底佈局的大好機會。在趨勢已定,具「新經濟」特色企業占經濟產出的比重不斷増大,全球經濟運作模式和金融監理思維也將隨之演化過程中,銀行應該提早思考其新價值定位與營運模式,例如:

1.是否由服務企業財務管理的產品定位拉高至企業營運與競爭力策略夥伴定位?
2.是否服務與產品的開發以融入企業的價值鏈為指標,成為企業的成就夥伴?
3.是否厚實銀行人材專業實力,由產品銷售導向提昇至諮詢服務?

技術應用一:「分散式帳册科技」與「智慧合約 」

大象不是一定不會跳舞,20幾年前格斯納(Louis Gerstner)在IBM已經證明了,再龐大滯緩的組織,只要領導者眼光放遠、創新思維、決心變革與用對方法,金融大象隨新經濟的音樂搖擺起舞同樣可以期待。

佈局「新經濟」規模的中小企業商機,銀行可以先熟稔關鍵金融科技的操作,並為上述的企業金融營運模式變革可行方案引發靈感,特別是可能改變未來社會信任機制和交易運作方式的區塊鏈「分散式帳册科技」與「智能合約」,和應用幾乎沒有極限的「人工智慧」與「機器學習」技術。

1.分散式帳册與智慧合約技術適用於涉及銀行內多部門的企業戶授信作業:從鑑價、信用評估、額度授予丶核貸作業、播款,到後續風險的控管作業等,權責分散但需管理同部化的業務項目。

2.台灣有獨步全球的製造業供應鏈生態系,是應用分散式帳册與智能合約的極佳場域。垂直整合的供應鏈生態體系,有機會運用區塊鏈的信任機制串聯物流, 從中心廠商下訂單、上游供應商購料到鏈間之運送,以及金流的應收帳款、應付帳款管理與買賣方間的各項貿易融資(如購料融資與應收帳款融資等)。屬同一境內封閉式的垂直整合的供應鏈生態體系,分散式帳册與智能合約不但可以取代國內信用狀的功用,也大幅加速了整個供應鏈的運作效率,當然也降低了大量的成本。

3.仿效「新經濟」的平台生態特色,銀行可以採取更積極作為,擔任管理者建立企業市集平台(Bank-centric marketplace),促進其眾多企業客戶之間的交易與商務活動。如同上述的垂直供應鏈生態體系,區塊鏈分散式帳册科技在銀行市集平台也可以發揮物暢其流的功能,協助參與「市集平台」的中小企業有關招商、採購,和其項下的應收帳款、應付帳款管理與貿易融資。

以上分散式帳册與智能合約在中心廠商或銀行企業市集平台的供應鏈體系應用,除了可以協助提升整體供應鏈體系的營運效能,由於所有放款皆根據即時具信賴基礎的訂單、出貨、支付和收入資料,銀行放款違約風險亦將擭得有效控制。

技術應用二:「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

受助於Facebook、 Line、 WeChat與Instagram等社交網絡的全面覆蓋、數位電子商務的普及和生物辨識科技的突破,巨量結構性和非結構性資訊的獲得提供了人工智慧技術普及應用的重要血液。人工智慧的潛力極致,與其說是技術問題,不如說是應用場景想像力的大考驗。在這方面,銀行得以金融科技公司為師。

1.金融科技公司已經利用借款者或服務需求者於社交網絡和數位商務上的呈現行為、交易紀錄,以機器學習技術不斷累積對行為者的理解,持續優化其對行為者的預測和判斷,應用於信用評等,客製化內容、服務推薦等。

2.銀行可以應用人工智慧更有效率管理放款企業的信用風險。經由整合客戶的營運計劃與財務預估、額度使用紀錄、支付與滙入交易紀錄、定期財報揭露,銀行可以更準確研判企業的業務和財務管理能力和應對各種經營挑戰的對策行動模式,並據此決定採取何種信用風險作為。

筆者所投資的一家機器學習新創公司則和知名的外商銀行合作,運用機器學習和潛在客戶進行個人化溝通並深化其品牌形象。這個合作項目的第二階段將根據對潛在客戶的喜好與決策模式的深度理解,適時推薦客製化的銀行服務,其終極目標是建立可以協助銀行推動真正客製化服務的客戶關係管理系統。

Human Centric Design 是當今產品設計的重要原則,而此槪念乃奠基於品牌對完美「顧客體驗」的無止盡追求。身為「體驗決定品牌價值」信仰者,我對機器學習金融服務應用的終極的期待是:從運用機器學習繪形個別客戶的需求想像、引導產品服務設計、預測體驗滿足度、適時適處提供客製化服務、累積客戶授再到獨特不可取代的品牌價值。

台灣的銀行同業們,準備穿上金融科技的舞鞋,勇敢加入全球「新經濟」的舞會了嗎?

作者簡介:
陳識仁曾任職國際商業機器公司、花旗集團、瑞士銀行與星展銀行,主管企業數位顧問、高淨值家族財富管理及環球金融交易服務。他是知名的企業財務運營與供應鏈管理專家,曾協助上百家全球五百大和台灣百大企業整合金融服務與資訊科技,有效提升跨國營運管理績效。目前為匯智資本與顧問負責人。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