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機器人對話事件:機器人自創語言有什麼不對?

Shutterstock
在不久之前,「臉書」在開發聊天機器人過程中,赫然發現它們倆竟然用原先未設定的語言對話,大出工程師意料,趕忙停止相關實驗。此事也在機器人界引起不小波瀾,但仔細想想,機器人用機器人語對話,有何不妥呢?

想像一下,如果有兩部機器人在你身邊聊天,聊著聊著,突然開始使用你聽不懂的語言對話,你會有什麼感覺?能接受嗎?

根據媒體報導,在不久之前,「臉書」在開發聊天機器人過程中,赫然發現它們倆竟然用原先未設定的語言對話,大出工程師意料,趕忙停止相關實驗。此事也在機器人界引起不小波瀾,一般認定此種不按牌理出牌的行為,已經逾越聊天機器人可被容忍的底線。

但仔細想想,機器人用機器人語對話,有何不妥呢?就像電影《魔戒》中,帥氣男星奧蘭多.布魯(Orlando Bloom)所飾演的神射手勒苟拉斯(Legolas)說著精靈語,我們除了覺得酷斃了以外,哪會有什麼意見?那機器人講自己的語言到底有什麼不對呢?

在討論這個議題之前,我們先來什麼是聊天機器人(Chatbot)?嚴格來說,聊天機器人不算是機器人,因為設計主要偏重人工智慧。當然你可以讓它有個機器人似的外表,甚至設計成一邊說話、一邊手舞足蹈。但以功能來看,它是一種可以與人類或是電腦對話的程式。

一開始,聊天機器人並非設計來和我們閒話家常,而是以輕鬆的對話方式協助我們完成如採購、訂票與約會提醒等事務。聊天機器人從具特定目的與實用價值的工作起步,到今天涉足社交場合,踏進我們的生活圈。

話說回來,我們為什麼淪落到和機器人聊天呢?人和機器人又能聊出什麼?知名擬真機器人學者、大阪大學的石黑浩教授曾經做過一個實驗。

他將一個外表近似人類的機器人放進宴會中,讓它自由與人交談,看看大家會有什麼反應?結果發現它的存在不但沒有產生巨大的違和感,還順道炒熱會場氣氛。事後的分析也顯示,像這樣的聚會場合,一方面環境吵雜、燈光昏暗,另一方面大家也沒在談什麼重要的事,即使機器人的對話能力實屬初階,還足以應付像是「你是機器人嗎?」、「你有看世大運嗎?」這種閒聊。

難不成Chatbot在社交上的功用就僅止於混入人群、炒熱場子嗎?石黑浩教授還進行了另一個實驗,這回他讓Chatbot上醫院,陪伴就診的人們,原本以為會被排斥,沒想到竟有不少的人談到,看到機器人在一旁守候,讓他們不覺得孤單,心情放鬆許多,原來陪伴本身就有撫慰人心的力量。

從技術面來看,機器人要能與人聊天,關鍵第一步不是「說」而是「聽」,也就是具有聽得懂對方說話的能力。這得仰賴語音訊號處理與分析的技術,將機器人所接收到的一團聲音,正確地拆解成一個一個的字。問題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說話速度與發聲習慣,該切在哪裡才能清楚地區分字與字,就是一門學問,所以機器人當然希望對方說話時,字正腔圓、字字分明。

接下來,要從這些字句中找出代表的意義,這就有待「自然語言」的技巧,運用文法的概念,找到句中主、受詞與與動詞等,再利用資料庫搜尋各詞彙所對應的意義,進而掌握全句的意思。

當機器人能「傾聽」後,就可以從資料庫中找出合適的回應。但不要忘了,機器人是按照字面上的意義理解一句話,受限於現有技術,很容易答非所問(這一點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和Siri等語音助理系統談話的經驗)。

因此,如果說話的人言不由衷或話中有話,甚至是說反話,那更是雪上加霜,我們就不要為難機器人了!

回到一開始的討論,臉書為什麼不容許聊天機器人自創語言呢?機器人沒有自我意識,並不理解自己所說的話,不會存心惡搞,之所以有脫序行為,應該只是程式設計上變數的偏差罷了。

但自創語言代表著設計者對系統失去掌握,也意味著一定程度的風險。更何況,聊天機器人亂說話,大家怪的是背後的公司,「到底包藏著何種居心呢?」

尤其對政治語言極端敏感的國家來說,若一句話不得體,可會有牢獄之災。可切記,機器人言者無心,人類卻聽者有意 !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追蹤我們